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 内容来源:
  • 网站编辑:玄天
  • 发布时间:2015.06.02
撰文:冯春

漂流探险 精神永驻

  谈到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漂流运动,不能不提到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美国人肯.沃伦;另一个就是中国人尧茂书。

  20世纪80年初的一次偶然机会,西南交通大学电教摄影员尧茂书,在得知美国著名激流探险家肯.沃伦将于1985年亲率美国漂流探险队来华首漂我国的长江后,为了抢在美国人前面,他只身一人划着“龙的传人”号橡皮船从长江源头下水,在人迹罕至的沱沱河、通天河漂流了1200余公里后,不幸在长江上游金沙江通迦峡翻船遇难。

  这一年,肯.沃伦率领的美国漂流探险队因遇到种种困难未能成行,但次年(1986年)来华漂流长江的工作以准备完毕。于是就有了1986年的中国长江漂流热,在国内引起了极大反响,从此也开创了中国漂流探险运动的先河。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没有尧茂书就没有1986年的中国长江漂流探险活动;同时,也正是肯.沃伦先生将漂流这项惊险刺激、快乐的运动带进了中国,让国人认识和了解了漂流。虽然他们都已离开了人世,但他们为中国漂流运动的开展做出的贡献,人们是不会忘记的。

  中国的漂流运动一开始就跟国外的漂流大不相同,国外的漂流开始和发展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初级的休闲娱乐漂流开始,到中等级别的江河漂流,再到高难度级别的探险漂流,而且当时国外的漂流历史和经验长达几十年。而当年(1986年“长漂”)我们对于漂流的概念和认识几忽是零,则一接触到漂流就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河---长江。

  这一年(1986年),三支漂流探险队,一共有10名队员遇难,其中包括一名美国队员。1986年的“长江漂流探险活动”结束后,极大地推动和促进了国内漂流运动的发展。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国内的一些公司就着手开发和经营短程的大众休闲旅游漂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有近千家这样的漂流公司,几乎遍布国内每个省,漂流材料和器材装备也有了极大的改善和提高。

  特别是2004年中国民间漂流探险队首次海外远征,成功的漂流了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后,中国的漂流无论是从经验、技术还是从漂流理念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同时对国外先进的漂流器材和装备也有了全新认识。然而,在1986年的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之前,中国的漂流也并非完全空白,只是当时人们还没有认识或者说没有意识到漂流还可以成为大众参与的一项旅游、竞技和探险活动。

  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四川境内的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上,就有一支勇敢、技术高超的木材“赶漂人”,他们划着单人充气橡皮船在江河水域上穿峡过滩、击水搏浪、逐木飞舟。虽然这只是他们的工作,但这也应该算是中国最早的“江河漂流”吧!正是这些“赶漂人”成了1986年中国长江漂流探险队员们的启蒙“教练”。1998年洪灾后,我国政府下令全面禁止砍伐原始森林后,这支队伍转向做起了旅游漂流的向导。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1986年“长江漂流”活动中反映出来的“一寸不落”、“全程漂流”口号所造成的重大伤亡,虽有当时的历史背景,然而,当年的中国漂流探险者们必须那样做,因为人无论做什么都需要有点精神,当一个人在用生命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是值得尊重的。经过多年的反思和总结,以及与漂流技术先进的发达国家的交流和学习,我们认识和懂得了漂流,中国的漂流探险者已能够理性、平和地对待漂流,“珍惜生命”、“以人为本”,“还漂流以本来面目”的理念标志着我国的漂流探险已走向成熟,这也是当年勇敢的漂流者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万事俱备 折戟沉沙

  1977年,美国江河漂流探险家肯.沃伦(Ken Warren)驾着他的“下次是哪条江”号漂流船,在印度成功漂流了恒河上游,有记者问他:“你的下一个目标是哪里?”肯.沃伦指着远处的喜马拉雅山说:“在山的那边,只有伟大的长江没有被征服过!”漂流长江被《今日美国》称作“人类对地球的最后一次征服”。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肯.沃伦的“下次漂流船”

  怀着灼热的梦想,肯.沃伦在1983年组织了一支漂流探险队,准备前往中国漂流长江。当时在中国办理漂流探险的手续相当复杂,肯.沃伦多方联系到一个姓林的美籍华人并委托其办理相关手续,还将一笔巨款交给他。当全体队员和数吨物资器材抵达香港,岂料下了飞机后竟无人接机,此时肯.沃伦才发现被骗了。队伍只好就地解散,物资和器材寄存在了香港。

  事后,肯.沃伦夫妇亲自赶赴北京找到中国国家体委下属专门接待外国人来华探险的体育服务公司。经过多次努力,肯.沃伦的申请终于获得中国有关部门批准,并定于1985年8月来华首漂长江。

  鉴于第一次(1983年)漂流夭折,一方面,肯.沃伦需要处理赞助合同违约事宜,另一方面又在与中国国家体委的反复磋商中决定组织一次中美联合漂流活动,由于当时中国还没有开展漂流运动,肯.沃伦又提出将中方选派的三位队员送至美国接受漂流培训,如此一来,漂流长江的行程推迟安排到了1986年。

  1986年7月初,肯.沃伦踏上中国的土地时,在广州对记者说:“我带来的器材是全美国最好的。”“跟我来的人,都是最优秀的水上人员。”最后他说:“好了,剩下的事就是到源头去,和长江好好聊一聊。......我想,我会和长江谈得来的。”
    
  中美联合长江漂流探险队共二十七人,其中美方二十人中,除六人担负水上探险外,其余十四人为后勤、医生、史学家和电视报道人员。中方七人中,三名是水上人员,其余四人为翻译和记者。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中美联合长江漂流探险队合影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中方水上队员:褚斯鸣(国家体委体育服务公司翻译,中方队长)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张继跃(四川省登山协会联络官)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1986年7月18日,中美队到达长江源头各拉丹冬雪山下的姜古迪如冰川。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7月21日,中美队从源头下水。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7月28日,中美队漂抵设在沱沱河大桥附近大本营。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7月31日,中美队十三名水上队员和一名记者分乘七条漂流船从沱沱河大桥下水。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大卫墓碑,8月3日,美方摄影师大卫.夏普因高山反应引起肺水肿病逝,葬于通天河畔,时年28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8月16日,在青海玉树州,三名桨手和一名医生因故离开漂流队回美国。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8月17日,中美队9人分乘4艘漂流艇从直门达下水,开始金沙江漂流。
 
8月24日,中美队从白玉下水。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8月27日,中美队进入叶巴险滩群。一个月前的这一天,科漂队和洛阳队在这里翻船落水,有三名队员不幸遇难。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9月2日,中美队3艘橡皮艇在白玉县境内盖玉区叶巴附近被礁石划破,无法前进。
 
  9月9日中美联合长江漂流探险队11名遇险队员在巴塘与陆上接应队汇合。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肯.沃伦
 
  9月13日下午,肯.沃伦在四川巴塘宣布中美联合探险队漂流结束。他同时深情地感叹:“我对长江的了解还不够,还要与她认真的谈一谈。”美方队员保尔说:“金沙江比我想象的厉害得多,它就象一匹脱缰的野马,任你鞭打,也驯服不了它。”

  肯.沃伦返回美国后陷入舆论的误解,在连续几起官司终于宣告结束后,他也面临公司和个人破产。多项赞助合同未能履约产生的赔偿,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画册合同取消,精神和物资的双重窘迫,使肯.沃伦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

  1991年2月23日(星期六)的下午,正在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南部家中修剪草坪的肯.沃伦死于突发心脏病,享年63岁。之后,他的妻子简.沃沦曾多次计划重返长江,但都未能成行,简.沃沦的最大心愿是重返中国,亲手把肯.沃沦骨灰的一部分撒在长江上。

关于肯.沃伦(Ken Warren)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肯 沃伦

  1927年生于美国,年轻时,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经营一家户外运动装备店。

  1976年,49岁的肯.沃伦和他的队员们在印度恒河的西部支流巴吉拉蒂河奔波了一整年,当他返回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丹巴克斯特,与律师Andy Griffith、曾经担任过电视主持和演员的Robert Duvall,计划着1977年在印度恒河的东部支流阿拉克南达河来一次更狂放的漂流,并获得成功。这次远征被美国三大广播电视公司之一的美国广播公司(ABC电视台)宣扬为“美国运动员”。

  两次在印度恒河的漂流探险旅行,帮助肯.沃伦在漂流事业上进入全球舞台的中心,并为日后他著名的中国长江远征获得了广泛的支持。就在肯.沃伦着手准备长江漂流时,肯.沃伦也遇到了比他小20岁的终身伴侣和事业上的帮手简。后来,简.沃伦在1986年中美联合队中担任陆上支援队队长。

  1984年10月31日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被刺暗杀,肯.沃伦夫妇被邀参加葬礼,并在恒河上游撒下总理的骨灰。“What 's the next?”下一个是什么?这是肯.沃伦给这支漂流艇起的名字,它意味着下一个是未知的,不可预测的。

  1986年,肯.沃伦的队伍在长江遭遇挫折离开中国后,在美国出现了两条相互对立的新闻,1987年的美国的专业杂志《桨手》(Paddler)把肯.沃伦带领的长江漂流队被评为史上全球十次最伟大的漂流之第二位(次于青尼罗河漂流)。在同年5月的美国《户外》(Outside)杂志上,迈克.麦克瑞(Michael McRae)撰写的《扬子江上的哗变》,阐述了肯.沃伦队伍在长江上何等糟糕。

虎啸长江,中国长江漂流探险队

  漂流长江,主要是漂流长江中、上游的金沙江。长江全长6300多公里,落差达5400米。金沙江全长2200公里,落差竟达3300米。

  1986年7月19日下午4时50分,由十名志愿报名队员组成的“金沙江敢死队”,由队长王岩、副队长何平,队员孔志毅、李大放、兰为可、颜柯、杨勇、杨斌、周洪京和我(冯春)分乘“攀钢”号和“前卫号”两艘橡皮船,从青海省玉树州的直门达大桥左岸下水,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长江漂流探险。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漂流长江,主要是漂流长江中、上游的金沙江。长江全长6300多公里,落差达5400米。金沙江全长2200公里,落差竟达3300米。下水后,不免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我们谨慎的划着橡皮船在金沙江的激流险滩中穿行。“快看!”不知是谁在船上大喊一声,在岸边的礁石上出现了用红色油漆书写的醒目字标:“前方200米甲等滩”,“注意安全”等。它就像黑暗中的灯光,茫茫大海中的航标,为我们指明前进的方向。一处又一处的警示标志,是我们漂流队陆上踏勘队友沿江徒步,冒着烈日,风餐露宿为我们留下的。这一天我们漂得非常顺利。晚上8时靠岸,在四川境内的石渠县真达乡(马达寺)宿营。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第二天,早上8点23分我们就下水了。这时江面突然变窄,江水流速加快,江中礁石林立,险滩一个接着一个,大浪中,尖硬锋利的礁石直插江中,两艘橡皮船像两匹脱缰的野马,时而被巨浪掀到浪尖,时而又被跌到谷底,乱石交错的激流中,两支孤舟一前一后在惊涛中夺路奋进。几次眼看撞礁难免,全船队员齐心协力,机智沉着,奋力划桨躲避,在一个急弯处,眼看“攀钢号”不可避免的要撞上礁石,队友周洪京机智的将船桨挡在船与礁石之间,只听“啪”的一声,船桨被拆成两半,橡皮船在最后一瞬间擦石而过,化险为夷。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刚又转过一个弯道,突然,看见靠四川一侧的左岸半坡上,一个矮小的身影极速跑向江边,不停的向我们招手“快靠岸!快靠岸!”听见喊声,我们两艘船先后靠到岸边。大家一看,原来是“刘老头”。“刘老头”名叫刘启俊,是人民画报社的高级摄影记者,同时也是我们漂流队的随队记者。由于他年近5旬,人又和善,平易近人,队员们都亲切的称其“刘老头”。他从半坡下来,跑得满头大汗,身上挂满了摄影器材,手里提着摄影三角架,嘴里还不停的对我们喊着:“你们漂得太快了!我什么都没有拍到,太可惜了!太可惜了!”等我们上岸后,“刘老头”激动的还是用像机对着我们拍个不停,然后拉着我们的手:“安全就好!安全就好!”这时,我们才知道刚刚漂过的江段,就是当年尧茂书遇难的通伽峡乱石滩,长约5公里,被人们称为“鬼门关”的通伽峡,就这样被我仰“稀里糊涂”的漂过来了。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金沙江漂流首战告捷,全队士气大振。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首战告捷
 
  第二天(7月21日)早上8点,下江漂了6—7公里,险滩一个接着一个,就不断,基本上没有平缓的江面,漂过“仁果西”险滩后,下午1点10分左右,我们漂到一个U型峡谷口前,此峡谷名为卡松渡。由于事前没有对此峡谷进行陆上勘查,当我们漂进峡谷后,峡口段水势也较平缓,突然江面变窄,前方白浪冲天,涛声震耳,两边是垂直竖立的绝壁,要靠岸己不可能。漂流船又没有刹车,只能直面危险,硬着头皮往前冲,我乘座的“前卫号”在连过两个4级险滩后,第三个是一个五级滩,一个5米左右高的巨浪迎面打来,前面的“攀钢号”正好骑在浪背上顺利的通过。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我乘座的“前卫号”运气不佳,刚一进滩,一个高达4-5米的卷皮浪正好涌起来,瞬间就将船掀翻,坐在第二排的我毫无思想准备,当即船翻后船尾变成船头,水下巨大的激流迅速将我冲向下游,巨浪顿时把我包围,一下就拖下江底,睁开眼,眼前一片混淆的黄色江水,我拼命的踏水并双手奋力划水往上浮,突然眼前一亮,我知道浮出江面了,立即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巨浪又将我卷入江底,我拼命往上浮,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头发,我清楚的知道这是队友求生做的动作,我屏住呼吸往下沉,队友才松手上浮上去,这时我的肺都快憋炸了,我本能有意识的张嘴喝了一口江水,这样心里舒服多了,我才又拼命的浮上水面,此刻,在下游的“攀钢号”在我眼前,我马上抓住船舷绳想爬上去,但是浑身一点劲都没,船上的队友一抓住我的双手,将我拖到船舱内,我象“死狗”一样瘫倒在里面,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心想这下好了,有救了……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然而,由于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忙着救援我和李大放,这时,船也没人掌舵,前后不到1分钟,没料想又出现一个巨浪把“攀钢号”也掀翻了,当我被橡皮船扣在船底的那一瞬间,我心里想“完了”......好在前面我被救上船后就死死的抓住了船舷内则的绳子,虽然被扣在船底,但是还有一些空间,我从船底顺着摸船舷外的绳子钻出来,然后双手死死的抓住船绳,船在巨浪中翻腾,加之江水又冷,双手也快抓不住了,我将右手胳膊钻进船绳死死的绕了一圈,这时整个全身已经麻木了,更不知道疼痛。运气还好,前面没有险滩。

  我和队友开始相互抓挂在“攀钢号”船体周围的人,接着又问在附近的“前卫号”上的队友,大家数来数去,怎么就差一个人呢?是在“前卫号”前排的兰为可不见了,我还有印象,前卫号翻船后,我和李大放被冲到下游,只有何平、杨勇抓住了船舷绳子。这时何平说:仿佛看见岸上有一个人,眼前是一片平水,因为我和李大放加入到“攀钢号”后,共有7个队员将船推到左岸,上岸后,只见何平和杨勇俩个人吊挂在“前卫号”船舷绳上,从我们身边漂向下游,只靠他们两人是无力将船推到岸边的,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连人带船被江水冲下去不见了。我们十分着急,如果下游再有险滩,何平他们就危险了。我们将“攀钢号”船翻过来后,奋力划桨追了大约2公里,看见何平他们在右岸边的一个回水处上岸了。

  上岸后,大家已被江水冻得浑身打抖,牙齿上下不停的咬,彼此相互吃力的将对方身上的救生衣和衣裤脱掉,然后各自抱着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大石头,我们称为:“抱石取暖”。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又将两船划到左岸,王岩和周洪京沿江去找小兰,我们开始整理装备,半小时后,他们将小兰接回营地。由于船上的装备都没固定好,绝大部分物资装备和食品都被江水冲走,我找到一包方便面和一头独蒜,然后我们十人分而食之。

  7月24日上午,大约漂了20公里,来到一个叫“卡岗”的附近,突然,听见江畔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天空,张政、孙宝叶和接应队员在江左岸向我们挥手,大声高喊:“快靠岸!快靠岸!”大家知道情况不妙,前方有险情。我和队友紧张奋力地将船划向岸边,并将船绳抛向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接应队员泽郎手中,船被牢牢地捆在岸边礁石上。我和队友们迅速跳上岸,到前方一看,这里开漂以来遇到的最大一处跌水,整个滩长约150米,落差近20米,滩头是一个高达10米高的跌水,卷起的巨浪高5米,右岸是绝壁,左岸是巨大的乱石滩,江面最窄处不到10米。大家站在高处仔细观察着险滩,“真悬啊!”“如果不及时靠岸……”我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这时,另一支与我们同在长江上漂流的洛阳队也赶到时被我们叫上岸。经过反复的察看水情,两支队伍一致认为:用现有普通的“排桨船”过滩必翻无疑。然后一旦翻船,队员的生命将无法保障,后果不堪设想。此时,洛阳队向我们提出:利用两队的优势,联合冲滩。经过商量,最终决定:两队各派两名队员乘座洛阳队的“碉堡”型密封船过滩,然后由我队6名队员操控一艘“排桨船”,在滩尾平缓处接应漂下来的“密封船”。

  就在两队队员紧张有序的地做着开漂前的准备工作时,意外发生了,当队友周洪京解开捆在岩石上的一艘橡皮船的绳索准备拖上岸时,由于江水流速太快,巨大的摩擦力将周洪京抓船绳的双手勒出两道血痕,因疼痛只好松手。大家在岸上眼睁睁地看着“攀钢号”橡皮艇被巨浪卷走,冲得无影无踪。无奈,我们只能齐力把另一艘“前卫号”橡皮艇拖上岸,从巨石群上抬到滩尾接应。

  下午5时,王岩、孔志毅和洛阳队的张军、扬红林两名队员,乘座“密封船”顶着大跌倒卷起的5米高巨浪,漂过“卡岗”险滩后,我和其他5名队员奋力划桨,成功的将“密封船”拖到岸边。现在“卡岗”滩是漂过了,然而只剩下一艘“前卫号”橡皮船,根本无法承载我们队10名队员,以及大量的物资装备和食品。怎么办?请求陆上后勤支援,要翻山越岭徒步两天才能将消息送出去。何况,我们的指挥部和后勤装备供给,已经移师下游100多公里的巴塘县城。等消息送出去,再将补充的漂流船运到,最少需要一周的时间。时间不等人,装备优良,技术先进的美国漂流队,已经离我们不远了,这一夜,大家睡在乱石堆里的沙滩上和岩石缝里,望着满天繁星,烧着篝火取暖,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大早,指挥部张政和队长王岩、副队长何平跟队员们商量后决定:6名队员乘座一条船继续下漂,其余4名队员与接应人员徒步返回白玉县城,转乘汽车赶往下游巴塘县城。这时,何平悄悄地把我叫到一边对我说:“老幺!下面的情况(水情)谁也不清楚,肯定会越来越危险,我们公司(攀钢)就来了我们两个(人),要死也只能死一个(人),我是副队长,我必须要漂(上船)!你还是走回去吧!”此刻,我心里明白,单船下漂非常危险,孤舟在峡谷无人区流漂,没有接应,没有救援,一切全靠他们自己,何平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他却要与其他5名队友,去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危险……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吃过早饭后,我们为下漂的队友整理装船,并把所有的物资和食品都装在了船上,我还把我的睡袋给了何平,要分手了,中午11点,我们与下漂的队友在江边握手、拥抱告别。我爬到最高处的一块岩石跪在上面,眼含泪水,双手合十,心里默默地为战友们祈祷、祝福!远远望去,王岩、何平、孔志毅、杨斌、颜柯、周洪京等6名队友,奋力的划着那只孤舟,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10天后,当何平和周洪京以及王岩、颜柯、杨斌历经艰辛,九死一生,先后到达巴塘县城与我们会合时,我们队的孔志毅和洛阳队的张军、杨红林却永远地留在了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遇难者名单: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孔志毅
 
  湖北武汉人,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青藏兵站59035部队营职干部,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7月27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叶巴滩时,不幸翻船遇难,时年33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杨红林
 
  河南洛阳人,原洛阳市公交公司职工,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7月27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叶巴滩时,不幸翻船遇难,时年32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张军
 
  河南洛阳人,原洛阳五三七厂职工,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7月27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叶巴滩时,不幸翻船遇难,时年35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大卫.夏普(Dave Shippee)
                         
  美国人,原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中美联合长江上游漂流队随队记者。1986年8月3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通天河段时,因高山反应引发肺水肿不幸病逝,时年28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孙志岭

  河南洛阳人,原洛阳机务段职工,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9月12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中虎跳峡时,不幸翻船遇难,时年35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万明

  四川丹棱人,原四川《青年世界》杂志社记者,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随队记者。1986年9月13日,在长江上游金沙江段中虎跳峡采访途中,被飞石击中头部,以身殉职,时年23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雷志

  云南丽江人,原金沙江水运局工人,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10月14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白鹤滩时,被漩涡卷入江底,不幸遇难,时年24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杨前明
              
  四川成都人,原成都色织染整厂设计师,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11月19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扎木滩时,不幸翻船遇难,时年32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王建军
            
  湖北黄陂人,原中国科学院成都地理所干部,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11月19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扎木滩时,不幸翻船遇难,时年33岁。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王振

  河南洛阳人,原中国科学院成都地理所干部,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队员。1986年11月19日,在漂流长江上游金沙江段扎木滩时,不幸翻船遇难,时年29岁。

  :根据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指挥部1986年12月14日专题请示,四川省人民政府审核,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1986年12月22日以[86]民优函第312号文,同意批准在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中牺牲的王建军、王振、杨前明、尧茂书、万明为革命烈士。孔志毅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批准为革命烈士。

后记: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1986年11月25日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的勇士们驾着两艘红色橡皮艇,在六级大风掀起的浪涛中安然漂至长江入海口附近的横沙岛,从而完成了历时五个多月的长江科学考察漂流重任。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长漂烈士纪念碑

作者简介: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冯春
 
  冯春,1957年1月生于四川成都。现任玉树市政府漂流总顾问,玉树州漂流协会副会长,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理事。曾当选“北京2008奥林匹克火炬接力火炬手”; 2009获得“中国当代徐霞客”等荣誉称号。

  中国漂流探险运动开创者之一,是世界上漂流里程最长的人之一(超过1万公里)。中国漂流探险界最具代表性和旗帜性的人物。

  冯春也是唯一亲身经历和见证中国漂流探险运动三个重要历史发展阶段的人,特别是2004年组织并参与对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全程的成功漂流,这是中国漂流力量首次大规模海外远征。

  从参加了举世瞩目的1986年中国长江漂流探险活动至今,近30多年来,冯春一直志力于中国漂流运动的推广和发展。足迹走遍了中国的主要江河,还在国内举办的漂流比赛中取得过优异名次。主要漂流及教学经历如下:
                        虎啸长江 1986年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亲历者回忆录 训练照
 
1986年6月参加“中国长江漂流探险”活动,主力队员、舵手,历时180余天,漂流6000余公里。
1993年7月参加“长江源漂流”活动,舵手,历时60天,漂流1000余公里。
1998年7月参加“雅鲁藏布江漂流探险”活动,副队长兼总教练,历时150余天,漂流1500余公里;徒步36天全程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
2001年5月参与组织和策划“首届中国攀枝花国际长江漂流大赛”。
2002年1月至2003年6月雅安芦山青衣江漂流公司总教练
2003年8月参与组织和策划“中国汉江国际漂流邀请赛”。
2003年9月参加“中国汉江漂流探险”活动,队长兼教练,历时20天,漂流800余公里。
2004年4月参加“中、美、日、澳四国澜沧江(昌都段)漂流探险”、中方水上队员,历时20余天,漂流120余公里,总行程5000余公里。
2004年7月参加“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漂流探险”活动,副队长兼总教练,历时20余天,漂流370余公里。
2005年四川大学漂流队总教练
2005年9月参加“中国大学生雅鲁藏布江上游漂流”活动,总教练,历时20余天,漂流100余公里,总行程3000余公里。
2005年12月参加“中国攀技花长江国际漂流大赛”,总教练兼舵手,夺得全部两项冠军。
2006年6月参加“长江源(当曲)漂流”活动,历时15天,漂流200余公里,总行程5000余公里。
2008年11月参加“四川大金川(河)漂流”,舵手,历时6天,总行程1700余公里。
2009年8月至2011年12月西藏雅鲁布大峡谷漂流队总教练。
2012年5月至10月新疆布尔津县喀纳斯漂流公司总教练。
2013年7月受邀参加青海卫视“大美青海,通天河极限漂流”活动嘉宾兼总教练,历时10余天,漂流200余公里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