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大象追悼会之谜:它们真的会悲伤吗?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ing
  • 发布时间:2016.09.14

罕见画面:野象“悼念”亡者
 
撰文:Laura Parker
 
  由于象牙偷猎者残忍的屠杀,得以善终的野生非洲象越来越罕见,而科学家也很少能见到大象对家族首领死亡的反应。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博士生Shifra Goldenberg是一个幸运儿,她见证了大象维多利亚女王生命最后的几天。维多利亚女王生活在肯尼亚北部桑布鲁国家自然保护区,是幸存的老族长之一。2013年,它自然死亡,家庭成员就在附近。几周后,当Goldenberg返回尸体所在地时,遇到了三个不同家族的大象在尸骸前哀悼。它们是在扫墓吗?
 
  Goldenberg独家供给《国家地理》的15分钟视频意义重大。在大象的思想和认知的复杂性以及它们对死亡的反应等研究领域中,这段视频提供了一个新的佐证。视频不仅捕捉到了大象行为中的一项重要仪式,也揭示了象群之间紧密的社会关系。
 
  Goldenberg说,虽然这三个大象的家庭都和维多利亚并非亲戚关系,但它们认识它,而且它们在尸骸附近徘徊这一点明显说明了与维多利亚之间有某种联系。
 
  “家人的做法很有意思,但非亲属关系的大象所做的也非常重要。你会看到它们在检视尸体,还会看见幼象走过去,闻了闻。这些行为都令人惊奇。它的家人因为它的倒地不起很悲伤,而更大的族群也很在意它的死亡。”
 
对死者的尊敬?
 
  一直以来,人们认为大象和海豚、黑猩猩一样,会表达情感,甚至能感同身受,但它们对死亡的反应仍是一个谜。它们有人类那样的悲伤吗?尽管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但在科学界还没有定论。
 
  其他动物对同类的尸体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而非洲象不一样。它们会把家人的尸骨弄得一团乱,会抬起脚跨过尸体的头部。桑布鲁国家保护区的另一位女族长埃莉诺于2003年死亡,之后的一周时间后,它的亲属不停地把尸体推推拉拉。一些大象前后晃动身体,另一些则静静地站着。
 
  大象还能辨别同类的和其他大型哺乳动物的尸体。在一次测试中,它们把大象的颅骨从水牛和犀牛的颅骨中挑了出来。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保护生物学家George Wittemyer从1997年开始,在桑布鲁国家保护区研究大象,他表示,大象“对死亡有一种难以解释的迷恋”。
 
  Wittemyer也是“拯救大象”科学委员会的领导人,他说:“大象对死者很尊敬,但它们和死者之间的互动还没有被人们完全理解。”
 
  “这种情况,每次都不尽相同,但大象的行为总是很让人震惊——不是为了生存或者迫不得已,而是出于一种情感。它们和死者之间的互动行为,在任何一种简单的进化背景中,都无法得到解释,大象的这种深层情感生活很难被轻易研究透彻。”
 
  但他并没有停止继续努力,知道这背后的机制,也许我们就能理解动物们在想什么。
 
  弗吉尼亚州威廉玛丽学院的人类学荣誉教授、《动物如何哀悼》一书的作者Barbara King并不同意这一点。
 
  她说:“毫无疑问,大象会哀悼。我们知道大象是一种聪明、有情感的动物,我们不需要明白它们在想些什么。我们要知道,悲伤的幸存者的行为显然与正常情况不同,比如回避社交、改变进食、睡觉、身体姿势,并以某种方式持续着。”
 
  这本书出版3年后,King说,关于动物悲伤以致行为改变的报道越来越多,这方面的数据库也日渐庞大。然而,“知道动物们其实并不悲伤也很重要。”
 
寿终正寝
 
  维多利亚在桑布鲁国家保护区所领导的象群被称为皇室,这20头大象全都以国王、女王和其它皇族称谓命名。皇室也是保护区内最大、最具统治地位的象群,其中有四头负责繁育的大象,包括维多利亚的姐妹阿纳斯塔西娅和克娄巴特拉,现在后者是象群的族长。
 
  维多利亚出生于1958年,比肯尼亚独立早了5年。2013年6月12日,它以55岁高龄去世。这些年,不少年迈的大象不是死在在盗猎者手中,就是被严重干旱夺走了生命,而维多利亚幸存了下来,并留下了诸多子孙。
 
  Goldenberg说:“皇室这样的象群提醒我们思考,社会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虽然看见维多利亚的死让我们很悲伤,但它其实是寿终正寝了的:一个安静的午后,它在河边自然死亡,周围的家人都非常平静,和其他非洲象不同。”
 
  Goldenberg在维多利亚去世前一天看到了它,炎炎夏日,它的家人在平素最爱的埃瓦索恩吉里河边饮水。
 
  Goldenberg说:“它看起来有些紧张,但也在进食,看起来很正常。眼睛后面的颞腺在不停地流泪,在情绪波动时,大象就会这样。”
 
  第二天,Goldenberg回来时,维多利亚已躺倒在河边的灌木丛中,当它的家人离开岸边时,维多利亚并没有站起来。它的女儿,10岁的努尔徘徊了许久,最后跟着象群走了。它的儿子,13岁的马拉索用鼻牙戳了戳它,可能是想帮它站起来。维多利亚死亡后,其他家庭成员也都纷纷前来瞻仰它的遗体,包括马拉索、玛格丽特和一头成年母象。
 
  捕食者很快就来了,Goldenberg回来时,尸体已经快没了。尽管如此,其他大象家族还是义无返顾地前来瞻仰遗骨。
 
  她说:“我不是说它们在哀悼,也并不知道它们在想什么。但它们显然对那里有兴趣,才会过去。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