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卫星追踪器导致逆戟鲸死亡,科学工作遭质疑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6.10.12
在太平洋西北部,一头罕见的逆戟鲸因卫星追踪器死亡,引发了强烈抗议。科学界也对追踪器的使用进行了重新评估。
 
卫星追踪器导致逆戟鲸死亡,科学工作遭质疑
这头逆戟鲸名为为L95,它的死亡显然是因为一次失败的追踪器发射。本图拍摄遵循联邦许可NMFS:15569 / SARA: 388。
供图:CENTER FOR WHALE RESEARCH
 
撰文:Craig Welch
 
  一群联邦科学家带着标枪,驾驶着6.7米的橡皮艇徘徊在海滨,试图把卫星追踪器钉到逆戟鲸的背鳍上。他们在美国和加拿大边界附近的太平洋中偶然发现了一群逆戟鲸,这期间一直风平浪静。然而,就在那时,狂风大作,波涛汹涌,卫星追踪器和用来发射的飞镖并没能击中目标,而是没入水中。
 
  这是2016年2月的一幕,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NOAA)的科学家一直在尝试把卫星追踪器放到濒危物种身上,追踪它们在冬季的行踪,以此帮助查明为什么这些动物的种群数量如此之少。所以研究人员重新取回飞镖、装载,又发了一枪,这次正中目标——这是一头看起来很健康的雄性逆戟鲸,20岁,名为L95。
 
  但这么做的结果却最终导致了这头逆戟鲸不幸死亡,飞镖成了众矢之的。之后的一篇报道称,“在各项研究中,使用飞镖似乎成了惯例”。上周三,科学家专家小组一致认为,向L95发射卫星追踪器很有可能导致了罕见的真菌感染,并杀死了这头濒危的哺乳动物,导致那群逆戟鲸的数量降到82头。
 
  这一事故对研究鲸鱼的科学家来说不亚于一场冲击。NOAA的首席科学家、前鲸鱼研究员Richard Merrick说:“对于NOAA的追踪器可能和这次鲸鱼死亡事件有关,他们表示非常震惊。”
 
  NOAA的另一位鲸鱼专家Brad Hanson表示:“每个人都不知所措,而我是最无措的那个人。”十年前,Hanson就曾帮助逆戟鲸追踪项目的启动,现在他是项目的负责人。
 
  但这也带来了新的问题:这会不会只是一场不幸死亡事故,而不太可能再次上演?还是说,全球海洋科研的常用工具(卫星追踪器)会给大型海洋哺乳动物带来更多危险?
 
  目前,NOAA暂停了对濒危的逆戟鲸使用追踪器,并将重新评估微创追踪法是否必要。此外,国际捕鲸委员会(共有88个成员国)计划召开特别研讨会,讨论全世界范围内的追踪器。
 
  NOAA科学家Alex Zerbini一直在研究追踪器对鲸鱼的影响。他说,卫星追踪器“的使用变得越来越普遍,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可以买到,但每个人的经验和训练水平各有千秋。我们需要非常谨慎,我们需要做好防范措施。”
 
重要工具
 
  最近几十年,随着技术发展,追踪器也变得越来越小,在野生动物研究方面得到了广泛使用。科学家可以借此观察到不多见的动物行为,这些动物因为太遥远而很难被观察或者跟踪到,同时,追踪器还提供了大量数据,极大地促进了保护工作的开展。但一般来说,把追踪器安放到动物身上至少要通过微创的方式。
 
  Hanson的团队试图给L95带上的那种追踪器已经在19个物种中使用过530次,包括领航鲸、灰鲸、长须鲸、座头鲸、剑吻鲸和56头逆戟鲸。追踪器的大小还没有9伏电池大,它被绑在一对钛合金小飞镖上,用二氧化碳式气枪发射。理想状况下,飞镖应该被植入背鳍,在数周或数月时间里慢慢地工作,把鲸鱼的下落简要告诉我们。开枪的那位科学家很有经验。
 
卫星追踪器导致逆戟鲸死亡,科学工作遭质疑
在L95感染前,我们可以在它身上看到追踪器。
供图:NOAA FISHERIES
 
  但根据事故报告和内部审查,实际上在操作过程中,发生了一个严重的小错误。从水中找回飞镖后,忙于对付风浪的科学家的确用酒精消了毒,而却忽视了开第二枪之前,应该用漂白剂进一步消毒。
 
  两天后,研究人员在哥伦比亚河的河口附近发现了L95。这头逆戟鲸的肋骨处有消瘦的迹象,但这不算非常罕见。和其他过境型逆戟鲸不同,三群南部定居型逆戟鲸把华盛顿州的普吉特湾和加拿大的乔治亚海峡作当做了夏日居所,它们不吃海豹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主要以数量越来越少的鲑鱼为食。逆戟鲸体内还含有毒素,包括多氯联苯(PCBs),通过食物链不断累积。L95是一头雄性逆戟鲸,已经接近死亡的平均年龄。
 
  这一切都表明,L95的免疫系统可能已经受损。几天后,科学家失去了它的踪迹,直到3月30日,它的尸体被冲上加拿大温哥华岛的埃斯佩兰萨水湾。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病理学家Stephen Raverty负责对L95进行尸体剖检,他发现真菌可能来自于水体表膜,也可能源于L95的皮肤,这些真菌似乎进入了血管,最终到达肺部。在飞镖刺入皮肤的地方附近,真菌的浓度最高,背鳍上还发现了追踪器的碎片。Raverty说:“这是我们最大的线索。”
 
  NOAA的Merrick说:“这次感染可能是伤口造成的。”
 
  虽然尸体已经腐烂,我们不能盖棺定论,但Raverty的结论是,感染,再加上逆戟鲸本身已经很虚弱,导致了最终死亡。
 
  这激怒了保护鲸鱼的积极分子,他们称追踪项目残暴、有缺陷,认为科学家应该转向水下声学监测(加拿大已经用这种方法追踪逆戟鲸)或者其他办法。
 
  NOAA的科学家承认了错误,但表示追踪器带来了很有价值的信息,且他们能更频繁地在冬季跟踪动物的行踪,甚至获得猎物和粪便样本。这样科学家最终可能会将濒危动物栖息地的保护扩大至北加利福尼亚州。
 
  Hanson说:“这对于我们而言,是巨大的突破。它们竟然在那里待了那么久!这是我们从卫星追踪器得到的信息。”
 
  现在的问题是,是否应该,或者至少如何继续使用追踪器。NOAA已经考虑在未来使用追踪器时,增加新的限制,且不仅仅局限于逆戟鲸,其他鲸鱼和海豚都在考虑范围内。
 
追踪,不追踪?
 
  但整个过程究竟有多危险?风险看似极低,但科学家承认还有很多未知。
 
  鲸鱼生物学家John Ford是加拿大渔业及海洋部太平洋生物站的负责人,他说:“关于这种情况是否能被接受、是否解释得清,我不确定我的评论会有多少权威性,不过我们会在整个项目过程中高度重视这个问题。”Ford的团队在长须鲸和灰鲸身上,也用了同样的追踪器,并用更小的穿孔设备获得了鲸鱼的活检样本。
 
  在夏威夷和缅因湾对鲸鱼的多年研究表明,这一过程并不是特别危险。追踪器有时候会造成非常轻微的肿胀或者伤疤。但在濒危的北大西洋露脊鲸身上使用的那种更具侵入性的追踪器则已经导致感染,Zerbini说:“但是,在我们观察的所有物种中,没有证据证明死亡率上升。”
 
  不过,Zerbini、Ford和其他专家表示,L95的死亡突显了科学家对鲸鱼物种所知甚少,且在瞬息万变的海洋世界中,追踪风险有多高。
 
  例如,1974年-2008年期间,在太平洋西北部有超过250头北方、南方定居型逆戟鲸死去,而科学家尝试并且找出死亡原因的还不到20%。
 
  除此之外,如果飞镖会帮助皮肤或水中的真菌传播,那么给飞镖消毒是否能起到足够的预防作用?经常抓咬彼此的动物,实际上已经为皮肤或水中病菌进入血流提供了便利。
 
  研究人员也无法确定,导致L95死亡的真菌是否比以前更频繁地出现在海水中,或者只在特定动物身上出现。但他们发现,最近另一种和热带树木有关的真菌正在杀死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鼠海豚。随着水温变化、环境可能出现的改变,与追踪器相关的风险是否也会有所变化?
 
  Hanson说:“感染L95的真菌不是我们已认识的、会杀死逆戟鲸的那种,至少在野外中是这样。这让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思考,对于病原体而言,这并非静态环境。”
 
  现在负责评估L95死亡的专家小组建议科学家开发新的规程,譬如选择进行跟踪的动物前,看看它们是否健康,是否对疾病更敏感。但研究人员也很快指出,必须在危险和卫星追踪器带来的珍贵信息之间做出权衡,毕竟后者可以帮助发现鲸鱼所面临的更多困境。
 
  明年某个时候,国际捕鲸委员会将召开研讨会,届时,关于追踪逆戟鲸的正式建议也有望公布。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