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黄金的代价:印尼的水银之殇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6.05.27
黄金的代价:印尼的水银之殇
16个月大的Ipan癫痫发作,他母亲Fatimah在旁边照看着。他父母都生活在印度尼西亚的Sekotong地区,那里的淘金者利用水银来提炼黄金。医生表示,Ipan可能是在子宫里的时候得了汞中毒。他身材瘦弱,无法行走、说话或抓握东西。
摄影:LARRY C. PRICE
 
撰文:Richard C. Paddock
 
  印度尼西亚的Sekotong地区,16个月大的Ipan今天早上已经是第三次癫痫发作了。他的大头与身体不成比例,双腿瘦如竹竿,弓着后背,四肢僵硬,因为疼痛而大哭出声。
 
  Ipan的母亲Fatimah试着抚慰他,但她能做的实在有限。一位巫医(dukun)声称,他的灵魂已被猴子、蝙蝠和章鱼之灵侵入。在巫医的建议下,Fatimah和她丈夫Nursah将男孩的名字从Iqbal改成了Ipan,并给他喂食夹杂着章鱼肉的小饭团。
 
  “巫医说,这就是Ipan的腿为什么看上去像是猴子腿的原因。”Nursah说道,“实际上,我并不相信这个说法,但我愿意尝试一切可能。”
 
  医生表示,真正的罪魁祸首要更为实际:汞中毒。Ipan的父母都是小型金矿的淘金者,在他出生前多年来一直利用水银提炼黄金,哪怕在Fatimah怀孕时也是如此。
 
  由于过去十年来小规模采矿数量激增,亚洲、非洲、南美70余个国家的数百万人接触过高浓度的水银。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估计,至少有1000万淘金者(其中包括400万妇女儿童)正在“作坊般”的小型金矿里工作,这些小型金矿占世界黄金总产量的15%。
 
  2009年戈德曼环保奖得主Yuyun Ismawati表示,有一百多万矿工在850个热点地区以非法采掘黄金为生。他针对小规模采矿进行了广泛研究。其中许多人都成了腐败当局的受害者,后者会从非法开采的黄金中分润利益,而不是严格执法禁止使用水银。
 
  印度尼西亚是一个由17500座岛屿组成的岛国,人口数量排名世界第四。据儿童健康专家Stephan Bose-O'Reilly表示,印尼的汞中毒问题在世界上最为严重。他也是印尼环保组织BaliFokus基金会的志愿者。
 
  “印尼是一个真正的全球热点所在。”Bose-O’Reilly在最近前往印尼检查淘金者健康时说道,“我还没有见到过比那里更糟糕的情形。”
 
  印尼观光小岛龙目岛(靠近巴厘岛)西南部的人们穷困潦倒,医生们在这里发现了至少46位汞中毒疑似患者,Ipan就是其中一位。据Ismawati称,在爪哇岛、龙目岛和苏拉威西岛还发现了131位汞中毒患者。
 
  在印尼各地的偏远乡村可能还存在着更多尚未发现的受害者。Ismawati估计,印尼全国范围内大约有10万到20万的汞中毒患者,还有大约1万到2万名因为在子宫内受到水银毒害而患有出生缺陷的儿童。

黄金的代价:印尼的水银之殇
印尼Padanbila村的一位矿工将一锅水银倒进一个小型容器中。在印尼,利用水银提炼黄金的做法从2014年起便被禁止。然而在印尼各地的小规模采矿作业中,这种用法仍然普遍存在。
摄影:LARRY C. PRICE
 
  有些矿工就在自家厨房里加热水银,屋里的汞蒸汽浓度达到世界卫生组织安全阈值的四倍。
 
  高剂量的水银是一种神经毒素,被证明会导致婴儿出生缺陷,包括严重畸形和神经系统疾病。汞中毒最臭名昭著的案例发生在1950年代的日本,当时一座工厂将重金属倾入水俣湾。2000多人因为食用水俣湾的海鲜而中毒,不少人因此丧命,还有许多儿童有出生缺陷。
 
  在印尼,金矿区的童工是常见现象。8岁大的男孩在挖掘矿石,12岁的男孩在烧着汞和金的混合物。
 
  14岁的Mujiburrahman居住在龙目岛西部的Luang Baluk村,他说自己在两年前开始熬炼水银。“我每星期会炼两到三次汞金。”他说道,“我从没穿过防护服。”他说,烟雾自己就会“消失”。
 
  医生们在龙目岛西南部Sekotong地区的采矿村子里诊断出有24位儿童患有出生缺陷或是水银导致的疾病。
 
  Lailatul Azwa就是其中之一,她在九月份出生时缺了一只左手。与Ipan一样,她也经常遭受癫痫的折磨。

  6岁大的Aida出生时两只手的手指都有畸形。
 
  Nyimas有着过大的头骨和其他严重畸形,今年早些时候在她8岁时去世。她一生几乎都处于植物人的状态。

黄金的代价:印尼的水银之殇
印尼万丹省的Cisitu村,一位村民在加热金块。在这个村子里,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家庭在自家后院利用强大的神经毒素——水银来非法提炼黄金。
摄影:KEMAL JUFRI, THE NEW YORK TIMES/REDUX 
 
  “汞蒸气的毒性对大脑极为有害,尤其是在发育期间,故而接触汞蒸气会对孕妇和婴幼儿产生危害,”哈佛大学环境卫生教授Philippe Grandjean说道。他在接触水银对健康影响的研究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印度尼西亚的淘金热
 
  小规模金矿开采在印尼稳定下来是在其长期军事统治者苏哈托1998年下台之后,并在之后政府的松散管理下迅速兴盛起来。几乎所有的手工淘金者都会用水银来提炼黄金,尽管这种做法从2014年起就被政府所禁止。
 
  Atmadji Sumarkidjo称,印尼的小规模金矿每年出产价值50亿美元的黄金,他是印尼安全与政治事务统筹部长Luhut Pandjaitan的特别助理。那相当于印尼黄金总产量的7%。印尼2015年的国内生产总值约为8730亿美元。
 
  淘金者将数百吨水银排入河流、土壤和空气中,从而污染食物与野生生物,这种情况常常发生在贫困偏远地区。在某些村子里,各个家庭利用含汞的矿渣作为自家地基,或是院子和走道的地面。
 
  在爪哇岛中部的Wonogiri,小规模金矿已经运营了15年之久。当地环保部门检测了该地区种植的番石榴、木薯、木瓜和香蕉后发现其中含有高浓度的水银,居民们得知此事后大为惊恐。
 
  “矿区儿童从他们还在子宫内时就开始接触水银,有些人出生时便是畸形。”Ismawati说道,“当他们长大后,还会吸入被污染的空气,喝下被污染的水,吃下被污染的大米。”
 
  淘金者会涌向印尼新发现的金矿矿区,这些地方往往位于国家公园或者其他共有土地上,他们未经许可便在那里开工。他们深挖矿井,乱挖河流,破坏森林并毒害环境。

黄金的代价:印尼的水银之殇
儿科医师及环境卫生专家Stephan Bose-O'Reilly在检查2岁大的Rifky Aldiansyah,后者居住在Cisitu村,出现了汞中毒症状。Rifky在三个月大之前都还健康良好,之后便开始丧失运动控制能力。他母亲(图中右侧)居住在附近的Cisungsang矿区,说她家周围都是黄金加工中心。Bose-O'Reilly表示,汞中毒对印尼的儿童而言是“一个严重的健康问题”。
摄影:LARRY C. PRICE
 
  矿区内嘈杂的球磨机几乎从不停歇,常常就在民宅旁边,伴随着水银和水不断研磨矿石好提炼黄金。球磨机旋转着嘎嘎作响,矿石粉碎后金末被吸附到水银中。之后,淘金者将液体过滤掉,并对剩下的水银加以回收。然而,大部分水银变成了蒸汽,要么污染空气,要么沿着地表流进排水沟。
 
  在提炼黄金的最终阶段,淘金者通常会用喷灯来加热汞金,将有毒的汞蒸气排放到空气中。医生表示,吸入燃烧汞金所产生的汞蒸气是最危险的水银接触方式。
 
熬炼水银
 
  67岁的Karto Paimin和家人生活在Wonogiri平静的山丘地区,其爪哇风格的木头房子有着高耸的屋顶和宽敞的居住面积。这一家子人在房子下面的山坡上挖了条15米深的隧道来寻找矿石,然后在自家花园里利用水银和球磨机来提炼黄金。
 
  长时间的劳动后,Paimin得到了一小块汞金,将之带到房子一头的厨房内。厨房的地板肮脏不堪,有着竹条编织而成的墙壁和没有烟囱的简陋柴火炉,下午时分正炖着两大锅汤。
 
  Paimin拿出一根46厘米长、末端封闭的管子。他将那块汞金放进管子封闭的那一头,把管子放到火上,再将管子另一头搁到地上的一小盆水里。他33岁的女儿Yuni和9岁大的外孙Galang蹲在旁边观看。
 
  随着管子被加热,水银融化后大部分流进了盘子里。但还有一些水银蒸发了,蒸汽逸散到屋里的空气中。
 
  Krishna Zaki是BaliFokus基金会的一员,他将一个便携式蒸汽分析仪拖进屋内开始测试。他检测到每立方米空气中含有4000毫微克的水银,这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安全阀值的四倍。
 
  Ismawati立即告诉这家子人厨房里的空气并不安全,他们应该到外面去。但包括孩子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听取她的建议。

  提炼过程结束,Paimin得到了2克炽热的小金粒,大概能卖出75美元。
 
  厨房外是Paimin55岁的妻子Dinah,她一直在抱怨头痛和呼吸困难。Ismawati对她做了简单的协调性检查,包括用她的手指触碰她的鼻子,以及同时移动她的手腕。她的表现很糟糕,Ismawati建议她做一下水银毒性测试。Dinah备受震惊。她和丈夫从没想到过水银如此有害。
 
  “现在我知道了。”Paimin悔恨地说道,“但此前我一无所知,一直都在厨房里熬炼水银。”

黄金的代价:印尼的水银之殇
在Rau-Rau的一座竹屋内,一个名叫Dita的小女孩僵硬地躺在竹条编制而成的地板上。女孩瘦得只剩下骨头的双腿抽搐、停止不动,然后又反射性地伸开。她的两脚僵直着颤抖。Dita是神经和身体异常的受害者,小型金矿在苏拉威西岛部分地区很常见,这种病痛折磨着那里的人们。43岁的Kustin是她的母亲,她说,Dita在3岁以前都还是个正常的小女孩。之后Dita开始无法正常行走,且患有癫痫。医生无法找到问题所在,Dita的母亲也对此无能为力。当Dita到了7岁时,症状突然恶化。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手臂和双腿,四肢变得扭曲而僵硬,双手和手指蜷在一起,并且不再说话。Kustin表示,仍然没有人知道她女儿到底是怎么了。医生们声称,这些症状与接触水银有关。他们怀疑她出生后得了汞中毒。她在去年八月去世。
摄影:LARRY C. PRICE
 
  自从用奴隶去提炼朱砂(硫化汞)的罗马时代以来,人们就知道水银会导致各种症状,包括头痛、震颤、流涎、行走困难,以及最终的死亡。然而,由于汞中毒的症状与许多其他疾病有相似之处,因此很难加以诊断。
 
  如今,当BaliFokus基金会、志愿者医生和少数政府官员开始寻找汞中毒受害者,测试空气、食物、家里和水中的水银时,印尼与水银有关的健康问题才开始暴露出来。
 
  龙目岛Sekotong地区的公共卫生服务医生Erick Gunawan在BaliFokus基金会的帮助下,在矿区进行了两次筛选,发现了数十位潜在的汞中毒受害者。他相信还有更多中毒的人,希望能进行更多次筛选。
 
  “它就像是一座冰山。”他说道。,“你仅仅看到了最上面的部分,不知道下面是什么状况。”
 
勒索之举
 
  这个缓慢增长的环境灾难已经开始吸引到佐科•维多多总统内阁高级官员们的注意力。
 
  去年,统筹部长Pandjaitan将非法采矿列为该国正在面临的安全挑战之一。其助手Sumarkidjo表示,部长提到了那些破坏环境和在社区内散布水银的非法淘金者。
 
  他表示,部长特别关注了偏远布鲁岛上淘金者们造成的快速环境破坏和对水银的普遍使用。布鲁岛属于摩鹿加群岛的一部分,曾经是一座监狱。自从2012年以来,成千上万的淘金者被这里的淘金热吸引而来。
 
  “当你关注布鲁岛时,就会发现那并不是什么小规模的问题。”他说道,“需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清理干净那里的水银。”
 
  Gatot Sugiharto是印尼人民矿业协会的创始人,他表示淘金者被迫将其一半的收入上贡给腐败的政府官员和军人,后者控制着矿区入口并索取贿赂。他宣称,有数十亿美元进了腐败官员的口袋,而这些人本应严格执法禁止使用水银。
 
  “淘金者将他们收入的50%用于支付勒索。”他说道,“有时候政府官员会拿走他们的所有收入。”
 
  Sumarkidjo同意淘金者的非法身份使他们很容易被勒索,而且官员和军队夺走了很大一部分非法采金收益。
 
  “这些官员拿走了多少收益,我们并没有相关证据。”部长助手说道,“但你不可能在不了解政府当局(官员和当地军队)的情况下去从事非法活动,所有人都会趁机捞一把。”
 
  Sugiharto自己也曾经开采过金矿,他建议将小规模金矿合法化,因为这是结束使用水银的唯一方法。在法律许可之外从事这些勾当意味着淘金者不需要交税,让政府急需的收益化为泡影。他表示,如果能让这些人合法化的话,政府就能教导他们不用水银来提炼黄金的办法,管控他们的活动,并收取税收用于卫生保健、清理水银和土地恢复。
 
  “在非法状况下,所有活动都不受控制。”他说道,“他们会在自己家里使用水银,从而躲避公众和官员注意。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他们有时会在厨房或者住所内熬炼水银。
 
全球行动
 
  全球范围的汞污染状况促进了国际间合作。2013年,128个国家签署了旨在限制全球水银交易和使用的《水俣公约》。
 
  这项联合国协议并没有禁止小型金矿使用水银,但要求缔约国采取措施减少水银的使用,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消除这种做法。在诸多措施中,缔约国被要求制定详细行动计划消除汞金熬炼行为,并教育公众水银的危害。
 
  印尼签署了该协议,但包括美国在内目前只有25个国家批准了该协议,而印尼并未在其中。该协议只有在获得50个国家批准之后才会生效。
 
  印尼环境森林部危险废弃物部门负责人Tuti Hendrawati Mintarsih表示,她所在的部门正在制定该国的行动计划。但在处理水银问题上,她表示政府正受到权限重叠的困扰,并且缺乏资金来寻找受害者、提供治疗和清理污染物。
 
  与此同时,非法采矿从未间断过。
 
  2岁大的Resti Fauzia从未说过一句话。她母亲Ocih表示,她在18个月大的时候便不再行走。她无法抓握物体,也无法自己站起来,睡觉时还会癫痫发作。
 
  她们一家生活在蓬戈尔山附近的Pangkal Jaya村,位于雅加达西南方96公里处。自从2000年以来,非法淘金者就在那里挖掘金矿。如今,那里有着上万名淘金者。
 
  15年以来,Resti的家人一直就在厨房门外使用着一台球磨机。志愿者医生和BaliFokus基金会合作检查了这个女孩,断定她深受汞中毒之害。
 
  在医疗小组检查她的那一天,厨房外测量到的水银水平高出世界卫生组织安全阀值的20倍。
 
  “从来没人告诉过我们,水银有危险。”Ocih说道。
 
(译者:红心之王)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