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6.09.19
撰文:易水
摄影:许培武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江西鄱阳湖。《下寻阳城泛彭蠡寄黄判官》:“浪动灌婴井,寻阳江上风。开帆入天镜,直向彭湖东。”
 
  九江是长江中游一座重镇,城在江边,襟江带湖,背倚庐山。李白曾在庐山栖隐避乱;曾在永王军中得意高歌;曾在浔阳监狱研读诸葛亮传,曾在长江码头告别妻友……而今,这一切都已随滚滚江水东流而去。整座城市只剩下一口浪井,算是与他有关。
 
  浪井即灌婴井,是汉代灌婴据浔阳筑城时所凿。传说长江风高浪大时,井中之浪就会响动。我隔着玻璃罩看井底,黑乎一片,侧耳许久也未听得一丝声响。走过一条马路,就到了长江边,乌云空中密布,大风掠过江面。“浪动灌婴井,浔阳江上风。开帆入天镜,直向彭湖东。”李白的诗句一下子涌进了我的心里。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庐山秀峰黄岩瀑布。《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安徽天门山。《望天门山》:“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755年,安禄山终于反了。以“清君侧”(杨国忠)之名,率领虎狼之师从渔阳(今天津蓟县)杀气腾腾地扑向长安,给了大唐王朝沉重一击,从此帝国江河日下。正在开封的李白携夫人仓皇逃难,奔向江南,最后隐于庐山屏风叠。
 
  长安沦陷,太子李亨在灵武即位。入蜀避难行至汉中的唐玄宗,仍封李亨为天下兵马元帅,并遣永王李璘赴江陵。李璘领节度使镇江陵,并率军沿江东下,欲占南京和哥哥争夺天下,路过庐山时派人上山礼聘李白,他正为怀才不遇的愁闷中,顾不了宗夫人的反对,兴高采烈地登舟而去。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宣城谢朓楼。《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宣城敬亭山。《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李璘在起兵之时就曾招揽过萧颖士、孔巢父(李白曾与他一起隐居于徂徕山)等人,两人都避而远之。只要稍有政治眼光,对时势有所观察,都会看到永王必败。与其说李白没有看清局势,不如说建功立业之心已经压倒一切,这个57岁的“年轻人”需要这个“机会”。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泾县桃花潭。《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北京人艺有部经典话剧《李白》,第一幕便是在浔阳江头,仰天大笑的李白说:“太上皇(玄宗),我又出山了,我接到了永王殿下的邀请,不,是安禄山的一把火把我烧出了庐山。久违了,太上皇,这是你赐给我的宫锦袍子和珊瑚鞭。”《李白》从 1991年首演至今已有25年了,主演濮存昕也从38岁演到了63岁。
 
  “刚开始演李白的时候,不能入戏,直到有一天,我觉得李白性格最突出的特点是天真,他有孩童般的天真、简单甚至是愚蠢。这一下让我找到了演李白的感觉。”濮存昕曾经对采访他的媒体说:“还是简单一点好,他那么真,那么善,使得他的俗和蠢让人觉得有趣。但是他也有傲骨,所以才会活得那样的艰难,找不到出路。我也是一边演,一边体悟。我尝试塑造李白,李白也在塑造我。坦白地说,在做人做事上我很想像李白那样,但我免不了俗,我也得赚钱,也得迎合世俗规距。”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南京。《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湖南岳阳楼。《与夏十二登岳阳楼》:“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入幕以后,李白希望能像鲁仲连(战国时义士)那样建立不朽功绩:“齐心戴朝恩,不惜微捐躯。所冀旄头灭,功成追鲁连!”他还为李璘作《永王东巡歌》达11首之多。但是,李璘的军队刚走到镇江一带,就遇到高适和韦陟的阻击,一触即溃。李白立功不成,还落了个附逆的罪名。他匆匆逃亡彭泽,随后自首,关在浔阳狱中。虽然得到宋若思、崔涣的相救,但唐肃宗李享对此事不能释怀,作出流放夜郎(今贵州正安)的处罚。
 
  759年,流放者李白行至奉节白帝城时,朝廷大赦天下,他遇赦后即返荆州。大悲大喜过后,这位花甲老人以为时局焕然一新,又萌发功名之意。在荆州、武汉漂泊期间,求人荐引未果。屡屡求人荐引,处处不得伸展,一身抱负眼看就成了一串泡影,李白回思往事,既多悲愤,瞻念前途,又感渺茫,只有痛饮狂歌以发泄胸中郁闷:“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君亦为我倒却鹦鹉洲。赤壁争雄如梦里,且须歌舞宽离忧。”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重庆奉节白帝城。《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武汉黄鹤楼。《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如此境遇,如此年纪,若换作了我,可能早已颓废,或者早已放下,然而他是李白,这位永远年轻的诗人,那巨大的生命力依然在翻滚涌动。他不但没有倒下,没有放下,反而觉得一旦不如意,则不惜破坏一切,打倒一切。
 
  李白感到立功难以成就,便希望立言可以不朽。他在《江上吟》中写道:“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啸傲凌沧洲。”在武汉他将平生诗文都交付给倩公,请其刊布于世。痛惜的是,这次托付,不知所终。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秭归屈原祠是。《江上吟》:“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武汉长江岸边。《鹦鹉洲》:“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
 
  61岁的李白流落到江南一带,靠人周济为生。沦落如此,依然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在听闻史朝义(史思明之子)复叛、李光弼出镇临淮备战之时,他又想立功报国,请缨入幕,不幸的是,走到半途就病倒了——他的肉身已经不能承载他的精神了。
 
  李白抱病前往当涂,投靠时任县令的族叔李阳冰,从此一蹶不振,主要原因是长年豪饮所致,功业无成,求仙未果,只有喝酒了,酒能解他千愁,但最终也要了他的命。临终前,将所存手稿托付给李阳冰,请他编纂结集。762年11月,在人世热烈追求了一生的李白,在寂寞中撒手而去。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巫山神女峰。《元丹丘坐巫山屏风》:“昔游三峡见巫山,见画巫山宛相似。疑是天边十二峰,飞入君家彩屏里。”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宜昌西陵峡。《上三峡》:“巫山夹青天,巴水流若兹。巴水忽可尽,青天无到时。”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宜昌三游洞。《渡荆门送别》:“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四月的当涂,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当涂县文联主席施长斌和姑熟姓氏研究会理事王强,热情地带着我寻找李白。我们从一条小道爬上龙山,施长斌说:“晚年的李白非常凄凉,在重阳之日登高,作《九日龙山饮》。因为家贫,死后草葬于龙山东麓。”
 
  我问:“现在龙山还有李白墓地遗存么?”
 
  “早就无迹可寻了。”他说:“李白下葬四五十年后,故人之子范传正访得他的两个孙女,得知其有‘宅近青山同谢朓’的遗愿,便将龙山墓迁到青山。并为新墓撰句:‘谢家山兮李公墓,异代诗流同此路。’”
 
  我问:“现在当涂还有无李白后代?”
 
  王强说:“我们希望通过对当涂李姓家谱收集,找到李白后人的珠丝马迹。”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当涂太白楼。《姑孰十咏•慈姥竹》:“野竹攒石生,含烟映江岛。翠色落波深,虚声带寒早。”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当涂采石矶。《姑孰十咏•牛渚矶》:“绝壁临巨川,连峰势相向。乱石流洑间,回波自成浪。”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当涂采石矶。《横江词六首》:“横江馆前津吏迎,向余东指海云生。郎今欲渡缘何事?如此风波不可行。”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当涂太白楼。《临终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青山离龙山不远,层峦叠嶂,景色清幽。李白墓园就在青山西南,墓园很大,有太白碑林、太白祠等,太白祠两侧壁上镶嵌着6块碑刻,其中一块刻着李白绝笔《临终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这何尝不是李白为自己所写的墓志铭,字里行间蕴含着深沉的悲愤!
 
  太白祠后面就是李白墓地。墓呈圆形,墓顶芳草萋萋。我买了一瓶“李白盛宴”酒,摆在墓前,却看到上面早已放有几瓶了。来了一个操着上海口音的旅行团,女人们搔首弄姿地拍照留影,呼来喝去,喧嚣不已,男人们则叼着香烟,匆匆地来瞟一眼又匆匆地离去。随后,几个荷兰游客静静地来了,几个日本游客悄悄地走了。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洞庭湖。《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安陆白兆山。《日夕山中忽然有怀》:“久卧青山云,遂为青山客。山深云更好,赏弄终日夕。”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安陆白兆山桃花岩。《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他们可曾知道,这里长眠着一个痛苦的生命。这个人虽然一生汲汲于功名,但他并未曲意逢迎,而是始终忠于自己的内心。尽管一生失败,坎坷漂泊,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他没有像诗人王维那样否定人生,放下一切,从佛教的慰藉里获得内心的平静。他至死都没有平静,也没有从他热爱的道教中获得对人世的超脱。
 
  他是个孩子,一生都没有走出青春期,天真、自由、豪放、进取、自信,这些青春品质终其一生,他从未老去。愈是入世,愈是执着,痛苦愈深——这是他的宿命,把生命祭给了痛苦,把苦难当成了养料,然后开出瑰丽的诗之花朵,那九百多首诗是他生命剧烈燃烧后的“舍利子”,是他创造的世界——一个自由浪漫、超凡脱俗的世界。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鄂州黄龙矶。《楚江黄龙矶南宴杨执戟治楼》:“五月入五洲,碧山对青楼。故人杨执戟,春赏楚江流。”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鄂州长江岸边。《送客归吴》:“江村秋雨歇,酒尽一帆飞。路历波涛去,家惟坐卧归。”

寻找李白|他从未老去,只是肉身已载不动精神
池州江祖石。《秋浦歌其九》:“江祖一片石,青天扫画屏。题诗留万古,绿字锦苔生。”
 
注:本文节选自《华夏地理》杂志2016年9月刊,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纸刊及电子杂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