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3.21
撰文、摄影:杜艰
 
  去年十月,秋高气爽时节,途经新疆乌市,过喀什,沿南疆绿洲抵叶城,绕行219国道,从西藏最西端,径直向东到然乌,此时,离开重庆已20天。
 
  一路饱览西北边陲壮美山川、大漠气象。天公不作美,然乌阴云密布,时晴时雨。身被倦乏,仍满怀喜悦,因为再向南到察隅,从西藏入云南,将重走丙察路。上回是初夏,此番是初秋,此行会不会带来更多的惊喜呢?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来古秋色
 
  来古歇二日,一时大意,错过察隅班车,天色暗淡,不得已拦下一辆邮政货车。好心的师傅愿意捎带,不过身体却要吃苦头。驾驶室堆满了货物,身体如同蜗牛,蜷缩成团,伴随着马达的轰鸣声,车子吃力地向察隅进发。
 
  之前从色季拉山开始,红黄相间的霜叶,宛若一块块绣毯,遍铺山峦,河谷水源充足之地,色彩更加绚丽。刚翻过德姆拉山口,察隅河上游支流那玛曲岸边,秋风暗换年华,霜叶阵阵,层林尽染,春夏满山苍翠突然穿上五彩秋装,给仓促不安的心,服下一只镇静剂。抵达察隅已夜深。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德母拉山那玛曲河谷
 
  沥沥细雨,让人感到有些寒意,远方的山岳云雾蒸腾,迷漫无际。察隅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县城,引人注目的东西不多,不过,距离县城十来公里的下察隅,倒很有名气,值得前往。
 
  在西藏旅游,一定要事先办好边防证,否则,可能遇到麻烦。下察隅是一个极特殊的例子,在内地办好的边境证,此地一概无效,需要重新办理。手续不复杂,分文不取。两地交通方便,每天有班车对开。
 
  一早办好手续,上车出发,沿着桑曲河谷,逶迤南下。公路虽窄,仅容两车通行,但路面平整。两岸峻峰耸立,林木葱翠,雾气缭绕,时有飞瀑直下,悬垂山崖。河水湍急,遇石而击,冲开险滩,飞流而去,如同一幅水墨写意的画卷。桑曲有一河段,水色澄碧,称清水河。雨季塌方遗留路旁的巨石,仍提醒着驾驶员和乘客,留意安全。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前往下察隅途中
 
  谁曾料想,54年前,也是10月的一天,这片静谧的山川,曾战云密布,中印两国在此地不远的瓦弄,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杀。
 
  边防检查站的士兵,对过往行人查验很仔细,过了检查站向左约十公里,就到瓦弄,那里是中国领土,却被印度占据,此路游人免进。离开检查站拐右手,顺贡日嘎布曲上行十多分钟,抵达下察隅。察隅河上游分东西两支,东支叫桑曲,西支叫贡日嘎布曲,流经下察隅两支汇合,称察隅河。沿贡日嘎布曲上溯,经上察隅,走小道通来古冰川。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清水河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桑曲
 
  下察隅街面不大,十来分钟分钟即可逛完,街上小摊小贩不多,最丰富的水果是柿子,也卖点红薯,操四川口音的不少。午饭后上山,前往此行的目的地——僜人部落。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僜人部落
 
  山道边长满了油桐,果实挂满树梢,盘旋而上,几十分钟抵达山顶。惊奇发现,路旁大棚种植了不少西瓜,3元/斤,种瓜人称供应拉萨市场。再前行,一个村寨出现在眼前,上书“僜人部落”,粗大的原木上挂着几个牛头,昭示僜人先辈狩猎的习俗。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部落的芭蕉林
 
  僜人人口较少,生活习俗保留了自身特点,如他们喜欢用抓饭待客,抓饭中主要食材是鸡肉,不同于维族的羊肉抓饭,受藏族影响,他们也喝酥油茶。民主改革以前,察隅是西藏地方政府流放犯人之地,四周高山大川阻隔,交通不便,虽自然条件优良,物产丰富,僜人长期生活在深山老林中,刀耕火种,结绳计数,刻木记事,过着极端原始的生活。随着社会进步,他们才走出山林,迁居到适宜耕种,生活便利的河谷地区,当地政府也专门拨款修建村寨,扶持僜人的生产生活。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僜人女孩
 
  村寨依山而建,房庐顺山势由高而低纵向排列,间隔规整,几十公分深的引水渠穿村而下,既可以泄洪,也方便取水,这是国家优抚僜人的示范村。多户门前种有芭蕉、霸王鞭等热带、亚热带植物,有的南瓜已结到房顶,一派南国悠然风光。采收的玉米,放在木头搭成的长条形网中曝晒。此刻,细雨蒙蒙,再下几天,玉米会怎样呢?后来听说,玉米大多酿酒。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晒玉米
 
  雨越下越大,不得已躲进一户院落,栖身屋檐下,静听云雾山中空濛雨滴之声。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霸王鞭
 
  晚饭吃丽江排骨汤,滋味尚可。老板云南丽江人,退伍军人,曾在此地当兵,军旅生涯,情难割舍,干脆把老婆孩子接来,开丽江风味小店,兄弟之情和家人亲情兼而有之。一流浪犬闻香而至,在门前徘徊良久。默然回想二十多天行程,自己不也饱一顿、饥一顿,比它又好多少呢!将骨头和未吃完的排骨,悉数喂食。狗狗大嚼狂吞,尽兴而去。回宾馆,赫然看见这条流浪犬端坐二楼入口,仿佛在等待我们,一只流浪犬的嗅觉也如此神奇?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背婴孩的姑娘
 
  第二天早饭后,丽江老板告诉我们,僜人部落的首领阿拉松正在一店铺喝酥油茶,同行的广东友人好奇,渴望一见。老板提醒我们,依当地习俗,10点后方可。进入店铺,一位头裹白巾,面目慈祥的老者正与人谈笑。一人报喜,说家中老婆生了。老者弯着食指,上下抖动,打趣问道:“是不是生的这个?”一时哄堂大笑,气氛顿时热闹起来,一改初时众人拘谨、敬畏的场面。老人谈及上世纪80年代,走出山谷,到广州、香港考察的经历,谈吐风趣,思维敏捷。他就是阿拉松,僜人部落的首领,全国人大代表,当地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临行前,友人要和阿拉松合影,他欣然同意,阔步走出店铺,站立门边,摆弄了一下腰间长刀,威风凛凛的样子。回察隅,问及阿拉松,几家宾馆、餐馆老板无人不知,足见其名头之大。1962年10—11月间的中印战争,僜人曾为解放军当向导,为打赢东边这场战争,立下头功。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挎长刀者为僜人首领阿拉松(图片来源于广东佛山南海友人)
 
  联系察瓦龙的车出奇的顺利,400元,越野车。心中快活,抽空到桑曲的一条支流边,翻检石头,寄回一块重十多公斤的石头,权当念想。
 
  天不亮就出发,进入山区,车子缓慢前行。天亮时分,正翻越第一座山口,天色骤变,突降大雪。下车拍照,寒风扑面,仍身穿单裤,措手不及。驾驶员催促下山,唯恐高山反应。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早6点向察瓦龙开拔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山口降雪
 
  上回从山顶俯瞰海子,二三十分钟,色彩变幻,勾人心魄。这回停车坐看,又是另外一番光景。海子不大,翠色怡人,高低杂树环列,红绿点染其间,在初秋的旷野中分外夺目,丙察路上,它是一个地标,一颗闪亮的星星。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梦幻海子
 
  沿途都是施工场地,难免影响心情,当凝望远山,阴云初散,烈日高照,白云蓝天映衬,满山遍野铺就七彩秋衣,让人为之振奋。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泥泞山道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霜叶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山口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山坳
 
  快到察瓦龙,车辆也多了起来,卷起的尘土扑面而来,天气变得干热,大家慌忙不迭脱掉保暖衣物,去迎接傍晚的凉爽。明月初上之时,抵察瓦龙。推开宾馆窗户,繁星四照,皓月当空,夜枕怒江涛声入眠。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怒江边
 
  众所周知,热带植物的花卉,如仙人掌一类,其美艳炫目是无与伦比的。中国生长仙人掌的地方不多,察瓦龙是一个典型,即要求气候干热,但也要有一定降水。春华秋实,见过三春的花朵,自然想目睹秋日的果实,奇怪的是,沿途仙人掌果实累累,却未见有人采收,天气干热,连采几个野果尝鲜的时间都没有?对这个疑问,第二天的亲身经历,给出了答案。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仙人果
 
  早上饭后,利用找车的空隙,来到荒郊。高大的仙人掌成林,红艳的果实挂满仙人掌,顿时垂涎三尺。用食品包装纸握住果子,旋转拽下。突然间,轻微的抖动,旁边浅黄的毛刺弹起,扎满手指,方知苦楚。已经采了一半,终难舍弃,只得鼓足勇气,采到手软为止。宾馆伙计称,仙人果好吃,但麻烦,果子上的毛刺,比仙人掌的大刺还难对付,它扎进皮肤里很难拔出。采摘时需用长火钳,巾丝蒙面,果子用水洗,带皮手套刀削,最后吃内核,方可无虞。伙计一席话,犹如凉水浇心,食欲顿消。然心有不甘,拎着仙人果,去了丙中洛。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前往丙中洛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老虎嘴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怒江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怒江的波涛
 
  丙中洛也成了工地,重型卡车隆隆而过,已无当年清雅的气氛。仙人果反成挂念,当晚,在洗手盆用水反复冲洗,拿衣架不断搅拌,将漂浮的毛刺漂尽,到水清为止,即使如此,也偶尔扎手。取出,用小刀切开皮肉,掰开,一翠绿、柔软内核呈现眼前,吸吮,口感似火龙果,但更加软糯、清香,甜味更胜一筹,两人大吃一顿。果子好吃,几天后,手指间长出小脓胞,全拜毛刺所赐。浓胞破裂,手指恢复如初。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贡当神山的假荔枝

丙察公路|在西藏最美的季节,走最危险的进藏之路
贡当神山观云海
 
  清晨登贡当神山,大雾弥漫,驾驶员说近日阴雨不断,今天一准放晴,我们赶上好运气。当阳光穿透云层,云蒸霞蔚,玉树临风,恍若羽化登仙。第一回见到假荔枝,可食,微酸,虽不知由来,但让人开眼。
 
  丙察路肯定还要喧腾一阵子,但可以预见,二三年后,这条变幻莫测的高山峡谷之路,必定像一路华灯,照亮滇西北、藏东南深邃、幽静的夜空。到那时,再走可好?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