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卢旺达牛粪画,画出大屠杀幸存者的重生之路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5.05
视频:欢迎走近牛粪画的创作
 
撰文:Justin Fornal
 
  23岁的Fabrice Ndayamdaze在谈起母亲时,总是一脸自豪。
 
  “我的母亲从17岁开始就用牛粪作画了。她从她的母亲那里学会了这些。在我们的文化中,学习如何制作牛粪画(imigongo)是成为女人的必经之路。经历了种族屠杀后,我的母亲用这门技艺拯救了一家人。”
 
  牛粪画是卢旺达人的传统艺术形式,据传可以追溯到18世纪。首先,制作者要把牛粪和灰做成具有可塑性的混合物,然后在一个平面上把混合物按压成复杂的几何图案。待其干燥后,就在螺旋形、菱形、折线形或者正方形图案上用天然颜料进行上色。卢旺达人认为,这项技艺是由卡基拉王子发明并加以完善,他是吉萨卡的科米尼国王之子。
 
  46岁的Basirice Uwanmariya对自己能继承王子创立的传统很是自豪,她成立了以卡基拉为名的女子艺术合作社——卡基拉牛粪画合作社。在一层的院子里散步时,Basirice指了指她最伟大的杰作:一个圆形神殿似的建筑,稻草屋顶,门上挂着锁。
 
  她说:“卡基拉王子发明牛粪画的时候,直接把画作挂在了宫殿的墙壁上。这是他宫殿的复制品,我们以此来纪念他留下的遗产。”
 
  观其内部,这一小屋的内部构造就如同一个迷宫,独立式墙壁上布满了令人眼花缭乱的黑白图案,且全都装在暗红色的画框里。Basirice的代表作是在向18世纪卢旺达艺术致敬,虽然给人以一种超现代、未来主义的感觉,但她却是带着一颗敬畏之心对待整个空间。Basirice解释说,经历了种族屠杀的悲剧后,她和其他卢旺达女人从这位王子那里学会了这门技艺,因此才能生存下去,而这也正是她尊敬王子的原因。
 
战争的代价
 
  Basirice出生于卢旺达尼亚卡拉姆比村,有五个兄弟姐妹。这个村子距离坦桑尼亚边界的鲁苏莫瀑布只有21公里,那里葱翠群山,景致宜人。Basirice从小在那里长大,她家里也装饰着牛粪画。从母亲那里学会了这门技艺后,她很快就沉浸在自己作品的创作当中,并从1987年开始公开售卖作品。
 
  1994年,Basirice与当地一名律师喜结连理,随后诞下一子,在她的名下有一座名为“With many Cows”的农场。然而就在那年的4月6日,卢旺达总统Juvénal Habyarimana(胡图族成员)遭到暗杀,坠机身亡。卢旺达的胡图族多数派政府公开宣称,他的死亡是图西族极端分子造成的。总统死亡几小时内,政府下令,任何军人和普通公民都应该杀死图西族的男女老少。1994年4月7日,卢旺达大屠杀开始。
 
  Basirice和她图西族家族中的所有成员都成了袭击目标。几个月时间里,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以及80万卢旺达人都被杀死。而普通的胡图族人也纷纷加入民兵组织,开始强奸、杀害那些世代都是自己邻居的人。
 
  为了逃避大屠杀,Basirice和丈夫带着刚出生的孩子逃到了附近的坦桑尼亚。1997年,一家人又回到了卢旺达小镇,希望能重建支离破碎的生活。但Basirice注意到,这场悲剧让很多传统文化元素都消失了。
 
  她说:“大屠杀后我们返回故乡,已经没有人再制作牛粪画了。但我需要做点什么重新开始,而且我也清楚,如果想要恢复传统,就必须做些事情。”
 
通过艺术重生
 
  Basirice开始制作售卖小尺寸作品,重建社区。1999年,她的丈夫去世,Basirice知道,必须扩大规模才能支撑自己和儿子Fabrice活下去。而今,Fabrice已经成了一个年轻的商人。看着母亲把人们凝聚在一起,他深受鼓舞。
 
  Fabrice说:“2000年,我的母亲发现身边有很多寡妇。社区支离破碎,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活下去的办法。母亲知道,她们如果能团结起来,会变得更强大。”
 
  所以,Basirice把其他寡妇带到了自己的工作室,教她们制作牛粪画。很快,她们做出了大量作品,并卖到了其他地方。
 
  卡基拉牛粪画合作社目前招募了15名女性。她们都是从大屠杀中幸存的寡妇,所售商品从放在木框里正方形小作品,到占据一整面墙的壁画,不一而足。通常,这些艺术家会合作完成一幅作品:一个人先在正方形的木框里画出图案,再用牛粪把图案描摹出来。等牛粪干燥后,另一个人用红粘土、黑灰或白色高岭土等天然颜料给图案上色。经过多次砂纸磨光和上色后,这些作品就可以展示出来了。
 
  这种来自卡基拉的艺术也得到了国际方面的青睐,曾在法国巴黎展出,2018年还将在纽约进行展览。虽然卡基拉牛粪画合作社没有官方网站,但精通多门外语的Fabrice可以代表他的母亲,接听国际电话,处理国际订单。
 
  商店打烊后,我邀请Basirice和abrice共进晚餐。夕阳西下,尼亚卡拉姆比村中一派田园风光。行驶在郁郁葱葱的山道,主路上都是走路的人。金色的阳光中,大家笑语晏晏,或手拉着手,或骑着自行车,就像大型活动刚刚散场似的。
 
  “大家要去哪里?”我问道。
 
  Fabrice微笑着:“我想大家只是想出去走走,人们很幸福。现在卢旺达的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我很高兴能在这里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你的母亲也打算待在这里吗?”我问:“她非常受欢迎。如果她把所有的牛粪都用光了,怎么办?”
 
  Fabrice笑着把这个笑话翻译给了他的母亲,Basirice微笑着,平静地用卢旺达语做出了回答。
 
  “她说,在卢旺达,我们是农民,村里几乎每个人都有一头牛。只要有牛,就有牛粪。”
 
(译者:Sky4)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