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5.23
撰文、摄影:杜艰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是《金刚经》四句偈颂,说世间万物,薄如朝露,快似闪电,缘起缘灭,转瞬即逝。如诗一般的译文,让晦涩难懂的经文,登时生动了起来。《金刚经》汉译本大约6种,鸠摩罗什译本最为流行。401年,后秦姚兴打败后凉吕隆,将鸠摩罗什从凉州(武威)迎请到长安,奉为国师,其间,鸠摩罗什翻译了《金刚经》。然而,鸠摩罗什并非汉人,而是西域胡人,他的故乡——龟兹古国,即今天的新疆库车。
 
  从内地到库车,必须经过乌鲁木齐。在乌市可稍作停留,顺道欣赏市区独有的景致。如果喜爱自然,不妨到新疆地矿博物馆,去看看那里陈列的各种原石,不过,镇馆之宝却放置在馆外院落中,这个宝贝太沉重,恐怕那些心怀叵测之人,也难免心灰意冷。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世界第三大铁陨石
 
  那是一块铁陨石,重约30顿,1898年被发现于清河县银牛沟,1965年运抵乌市。这块全球第三大铁陨石,光滑似玉,通体冰凉,数一下,上面至少有四道被人切割的痕迹,虽饱经沧桑,终究圆满。抚摸这个来自遥远太空的天外来客,感受古代被称为玄铁的宝物,或许能给人带来福气吧!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铁陨石被人切割的痕迹
 
  时近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不远处自治区文化博物馆旁,一家抓饭店人头攒动,生意兴隆。一盘晶莹饱满的米饭,浸透羊肉汤汁的浓郁香气,上面摆放了一根滋润、肥美的羊排,让人胃口大开。再配一碟开胃小菜,胡萝卜、洋葱切丝,香醋、辣椒面、食盐拌好,它可以帮你解解油腻。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二道桥国际大巴扎
 
  二道桥国际大巴扎是要去的,它几乎就是乌市的标志,为世界第一大巴扎。“巴扎”,维语集市的意思。圆形高塔巍然耸立,络绎不绝的游人,正享受着着节日带来的欢乐,这里有着与内地迥异的伊斯兰风情。沐浴在秋天的阳光中,徜徉其间,要的正是那份惬意。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大巴扎旁的姑娘
 
  二道桥有不少小餐馆,随意选一家,点一份烤包子尝尝,权当晚餐。不像内地的圆形包子,它是方形的,放在锅中煎,待两面焦黄起锅。羊肉馅,混合面皮的焦香,诱人垂涎。如嫌不够,再来几只烤羊肉串,将它裹卷在一只刚刚出炉的馕中,要一杯茶水,慢慢品味。新疆羊肉串有其独特吃法,一串通常四块羊肉,其中必定夹一块羊油脂,经过炭火烘烤,流淌的油脂滋润着羊肉,口感酥香,肥而不腻。浸润过油脂的酥馕,变得有些绵软,吃起来更加爽口。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烤包子
 
  短短大半天,领略了乌市精粹,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在车上睡上一觉,天不亮就到库车。
 
  那曾经是一个佛国的世界,唐僧天竺取经,路过此地,佛寺仍有一百多所。鸠摩罗什父亲是天竺人,母亲是龟兹王妹,七岁随母出家,早早显示出非凡天资。前凉将军吕光奉命迎请法师,将他带到凉州,一呆十七年。一个讲龟兹、天竺语的胡人,开始研习汉文典籍,辨析中西文化,融会贯通,最终成为一代宗师,译经大家。《高僧传》评价:“出言成章,无所删改,辞喻婉约,莫非玄奥。”
 
  今天的库车,早已远离鸠摩罗什的年代。漫步老城中,黄色土墙,蓝色大门,蓝色的廊柱支撑着屋前回廊,廊顶装点伊斯兰装饰,门旁总要栽种不少花草。一维族老人赶着马车嗒嗒驶来,又疾驰而去。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库车民居
 
  只有在城外荒芜的旷野中,才能找到往日遗迹。经年累月的风沙吹袭,将它们变为断壁残垣,成为了考古学家的乐园。二十世纪初,法国人伯希和、日本大谷探险队,对当地进行过地毯式发掘,将写着汉语、龟兹语和吐火罗语的珍贵木简、纸片席卷而去,可恰恰就是这些看似残破的玩意儿,记载着汉唐的辉煌岁月。
 
  天宝六年(747年),一只一万人的唐军从龟兹出发,通过拔换城(阿克苏),疏勒(喀什),翻过葱岭(帕米尔高原),出奇兵一举击破小勃律国(克什米尔吉尔吉特),领军者叫高仙芝,高丽人。那时,安西都护府是大唐管理和经营西域的最高军政机构,治所就在龟兹。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库车老城
 
  高仙芝年少跟随父亲高鸡舍,在西域大漠追风逐月,东征西讨,自此一战成名,登上西域权利宝座——安西四镇节度使。天宝八年(749年),高仙芝奉诏入朝,杜甫夹杂在欢迎的人群中,热情洋溢,赋诗一首,《高都护骢马行》:“安西都护胡青骢,身价歘(xu)然来向东·····。”
 
  天宝十年(751年),高仙芝再次从龟兹出征,讨伐石国(乌兹别克塔什干)。在怛逻斯(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城下,与前往驰援石国的大食(阿拉伯帝国)军队遭遇,惨遭大败,两万唐军被俘,其中有懂得造纸技艺的工匠,造纸作坊不久在撒马尔罕开张,直至传到欧洲。四年后,“安史之乱”暴发,藩镇割据,黄巢起义,然后,帝国的光辉消散在夜空。公元十一世纪起,善男信女的烟火逐步断绝,西域开启了近千年的伊斯兰进程。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库车河
 
  历史化作烟尘,现实依然美好,城区内的库车王府有些年头,应该看看。

  清乾隆年间,当地维吾尔族首领鄂对,协助平定大小和卓叛乱,受到乾隆皇帝表彰,封辅国公。到二十一世纪初,王府“最后一位王爷”,已经传承十一代。2004年,当地政府在原址重建库车王府,再现王府往日荣光。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库车王府
 
  其实,库车还有一绝妙去处,不要错过,天山神秘大峡谷,当地人称“克孜利亚”,意为“红色山崖”,号称中国最美的十大峡谷之一。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独库公路
 
  乘前往东风煤矿的班车,一早出发,沿独库公路北行。这是一条从库车到独山子,翻越天山,连接南北疆的捷径。在县城西北盐水沟附近,分布着大量雅丹地貌,陡崖峻岭交织,棱角分明,那是风沙的杰作。“雅丹”也是维语,意为陡峭的土丘。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雅丹地形
 
  一个半小时抵达峡谷,伫立公路边,一堵红色崖壁陡然耸立,气势不凡,摄人心魂。进入园区,拾阶而上,几座石峰红艳明亮,一条小径蜿蜒而进,伸向山崖。陡峻的山坡边,散落一些稀疏小树,让局促、不安的气氛缓和下来。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天山神秘大峡谷一侧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大峡谷园区
 
  峡谷隐藏在山中,长约5公里,主要由红色砂岩组成,疏松、并不坚硬,不时有细水流淌。时值秋季,水流减小,如遇夏季暴雨,山洪暴发,峡谷必定凶险。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进入大峡谷
 
  踩着松软的沙地,信步前行,进入峡谷,躲过秋日骄阳,顿时凉爽起来。不一会儿,一个洞厅出现在眼前,柔和的光线投射进来,岩石层次分明,螺旋排列,如同贝壳的纹路,仿佛进入一只巨大的蚌壳内,一个清晰的大手印凸显洞顶,有几分诡异。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蚌壳状的洞厅
 
  再前行,穿出洞厅,一个形似座椅的红色石崖,好像等待游人端坐。两端低,宛若扶手,中间似靠背,竖立的圆形石柱,支撑椅背,安放于苍穹之下,一只猴头探出椅背,好奇注视着往来游客。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诡异的大手印
 
  或许是峡谷的神性,其中不乏各种神佛造像、石窟,虽已残破,仍依稀可辩,最远能追溯到唐代。库车自古产煤铁,此地曾是一条通道,人们往来穿梭,留下遗迹合乎情理。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没法入座的座椅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水流的力量
 
  峡谷有几条分支,最窄处仅能一人容身,地面潮湿,水流潺潺,光线忽暗忽明,转折回环,是名副其实的“一线天”。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一线天
 
  离开峡谷,回首仰望,阳光西斜,山壁灿烂如血,中午的光景,无可比拟。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回首大峡谷
 
  劳累一天,最好的犒赏,莫过于本地特色饮食。早前听新疆的朋友讲,吃抓饭、羊肉串不算啥,最美不过馕坑肉。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将羊肉挂好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放入馕坑盖上烘烤
 
  听说一家叫“金刚尔沙”的小店不错,安坐,伙计将羊肉码味,用铁扦穿好,挂在铁架上,放进馕坑,盖上铁板烘烤,十来分钟出炉。馕坑肉肉厚、酥香、鲜嫩,虽说都是烧烤,烤羊肉串略显单薄,烤全羊虽好,但背、肋等部位发柴、塞牙,而馕坑肉则取羊最好部位,口感自然上乘。六串馕坑肉,四分之一大馕,配一壶带玫瑰花香的茶水,50元,足矣。
 
新疆库车|龟兹古国的风情
馕坑肉和大馕
 
  好些人说;“北疆看风景,南疆看风情”,前方的喀什,南疆重镇,不会没有好风光吧!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