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6.20
导语:张扬导演的《冈仁波齐》今天就首映了,剧组用一年的时间,跟着一组真实朝圣的队伍拍摄,行程长达2000公里。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冈仁波齐”,本文作者亲自体验冈仁波齐转山,他说:“那是一次苦旅。回首凝望,心中又升腾出无言的温暖,再苦,也是值了。
 
撰文、摄影:杜艰
 
  两年前,路过冈仁波齐,遥望巍峨的神山,犹豫再三,依依惜别而去。那是源于内心的胆怯,山高、路远和曝晒。去年秋天,再次路过神山,阿里地处偏远,来往不易,一咬牙,决定转山。那是来自心底的召唤。
 
  抵达塔尔钦,边检依旧严格,一名狮泉河女子没有边防证被拦下。我入住当地较好的宾馆——重庆宾馆。好是相对而言的,单间,仅能放下一张床、一张桌子,房间逼仄,好在有卫生间,老板是重庆人,乡音、乡味亲近。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塔尔钦的后山
 
  下榻不久,东西南北、男男女女的转山人齐聚一堂,共同的目标,让大家走到一起,很快拼凑成一只六人的转山团队。利用下午空闲,大家愉悦地前往塔尔钦后山,搞了一次适应性登山。暮色之中,大地苍茫,猛烈的山风吹动经幡猎猎声响,纳木那尼峰遥遥在望。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遥看纳木那尼峰
 
  去时有说有笑,返回突遇变故。山上风大,回房头痛,老板赶紧送药服用。深圳的小陈更惨,头痛、胸闷,半夜呕吐。塔尔钦海拔4600米,后山顶多4800米,明天步行22公里,后天面对转山最高点,海拔5600米的卓马拉山口,岂不要命?之前老板说夏天某人转山丧命云云,众人心中徒增一道阴云。
 
  当晚清理物品,除相机、脚架外,其他物品一概留下,只为轻装前进。转山途中,基本在5000米以上,一公斤的重量,都是沉重的负担。东西背负为好,为了省力,最好不用手拿。当然,辅助工具是必须的,头巾可以保护面部不被强光辐射,防晒霜就免了,起不了多大作用,看看藏族同胞就明白了,无论用啥,包住脑袋就好。不要忘了登山杖,在崎岖的山路上可以给你助力,下山可以作支撑,当地现买,10元一根,木质。
 
  早8点出发,天色微明,空气略微清冷,六人鱼贯而行。沿路口左侧小道,依顺时针方向,开始了当天的转山。小陈面色苍白,坚持着和大家同行。
 
  售票处,工作人员执意要众人签生死保证书,声称如遇意外,景区概不负责,心中纠结。后来问其他转山人,称没有此类规定,估计和小陈的身体状态有关。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狗狗卫队
 
  一群流浪狗跟随大家,无声无息走了好一段路程,浩浩荡荡,好像守护的卫士。此时,天光已亮,初升的斜阳投射在茫茫草原上,一大片阴云飘浮在天际,大地满眼金黄,一老妪缓慢走在小路上,好似画中人。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转山的老妪
 
  2小时后看见白塔,稍远有小卖部提供泡面、饮料,停下脚步,浏览山景。右前方,神山初露真容,在浮云中若隐若现;左侧一巨大红色山崖,形如堡垒,和冈仁波齐遥相呼应。天空湛蓝,稀落、泛黄的枯草生长在一条小溪旁,此时,才刚刚进入转山的状态。路口有一指路牌,上书“查琼阿加土追”,问两位甘孜藏族青年,得知是当地天葬台。不清楚要问,千万莫自作聪明哦。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白塔
 
  前行数分钟,神山侧面显露出来,云雾半遮半掩,山型犹如脸孔,眉眼俱全,肃穆庄重,犹如一尊天神,注视着往来众生。久视,竟心生敬畏。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冈仁波齐神秘的面孔
 
  1907年9月的一天,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带着五名随从、两条犬、两只步枪和一只手枪、几天干粮,顺着这条路,翻过卓玛拉山口。不过他们不是转山,而是径直向北,去探寻印度河源头。在冈仁波齐北侧二三十公里处,流淌着印度河的源头——狮泉河,他重新标定了南亚次大陆这条大河的正源。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途中的小溪
 
  第一天主要在大峡谷中穿进,地势逐步抬升,不疾不徐,不用花费太多体力。一条涓涓溪流相伴,云朵飘逸,天色如洗。一旁静坐休息,回望山谷,心胸豁然宽广,给人超凡脱俗的境界。虔诚者莫过于磕长头的转山人,在碎石踏成的路径上,用身体丈量转山路,那种全身心的投入,令人肃然起敬。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山谷
 
  小陈仍顽强追随着大家,向前迈进,身边不时有转山队伍急速通过,或二三人、或六七人,扶老携幼,拖家带口,他们是藏族同胞。近处来自普兰、扎达,远方来自四川甘孜、阿坝,他们大多要在一天之内转完冈仁波齐,这得益于他们的身体,完全适应了高原环境。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上山途中的溪流
 
  去翻越未曾有过的高峰,去忍受未曾遭遇的痛苦,磨砺内心,启迪心智,对于来自大都市的人们而言,或许有另一层涵义。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穿行在河谷中
 
  下午一点半,花费约5小时,赶到当晚宿营地,止热寺。不过,在止热寺对面的山坡上,当地人搭建了一排排帐篷,也可供转山人住宿。由于位置比止热寺高,更靠近第二天出发的道路,许多人选择这一宿营地。食物多是速食品,在这样高海拔的地方,讲究是一种用不上的奢侈。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近在眼前,抬头仰望,山势陡峭、雄壮,层层台阶在青色的山椎上凸显出来,犹如通往天国的阶梯。一侧挂着长长地冰凌,好似胡须。山体向内收缩,弯折成一个曲面,山顶积雪顺势倾泻,气势逼人,就像一座金字塔,直指苍穹。神山处于山谷之间,一览无余。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冈仁波齐
 
  就地休息时,一高山雀在帐篷边蹦蹦跳跳,寻找人们掉弃的食物,给寂寥的大家,带来一丝暖意。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觅食的山雀
 
  时有进入帐篷小憩的转山人,或喝一壶酥油茶,或吃一碗方便面,他们急着赶路,打算一天之内转完神山。一对来自普兰的中年夫妇,休息时,向大家要头痛药,一问才知,他的夫人有高山反应,这在藏族中比较少见。小陈终于赶上来,面色青灰,早早卧床休息,看他虚弱的样子,让人揪心,真担心晚上出事。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营帐
 
  5200米的宿营地,和珠峰大本营海拔相当,睡眠成了一件痛苦的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半夜起身,拿着脚架拍夜空,厚厚的云层遮盖天际,天气寒冷异常,几颗稀疏的星星,眨着眼像是嘲弄。背着脚架转山,那是一件苦差。
 
  早6点有人嚷嚷着起床,要摸黑上山,想天黑前赶回塔尔钦。第二天注定艰难,全程33公里,再登高400米到5600米山口。大家依傍着,借助头灯的光亮,在漆黑一团、崎岖不平的山道上,摸索向高处挺进。十来米就得停下脚步,大口喘气,头上好像套着紧箍,胸膛憋闷几乎爆裂,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迈着沉重的步伐,像机器一样,单调、重复着,向山口攀爬。寂静的山道上,少有人说话,唯一的声音,就是粗壮的喘息声。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晨曦
 
  八点半,一缕金色的光线,照耀在冈仁波齐的山顶上,此处视角已基本水平,神山的风姿好像触手可及。近千年来,日照金山的场景,无数次为佛教徒,乃至印度教、耆那教徒勾勒出美妙的天国世界。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日照金山
 
  不知不觉中,经幡在四周挥舞,排成一个蔚为壮观的阵势,有的已经触及冈仁波齐的山脚。少许石头上摆放着香烛和祭品,黑漆漆的神鸦来回翻飞,搜寻着它们心仪的东西。抬头仰望,峰顶一冰川,悬挂在幽兰的天空中,如水银泻地,直下山谷,卓玛拉山口到了。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卓玛拉山口的经幡
 
  回首望去,五人仍爬行在山路上,在山城重庆练就的腿力,终于派上了用场。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神鸦
 
  行前老板嘱咐,在山上要扔一件旧衣服或剪一缕头发,以示割断往日烦恼。爬山时没了思考能力,登上山口又兴奋莫名,竟然忘了。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卓玛拉山口的冰川
 
  在5600米的山口旁,乱石堆迭,一个不大的海子,横卧在山谷中,承接着冈仁波齐的冰雪融水。在如此高峻的地方,居然有湖泊,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卓玛拉山口的海子
 
  上山难,下山也不易。旁边的海子连接一巨大的石头阵,有时不得不跳跃通过。一个陡峭的山坡直通山脚小溪,如有失足,定遭不测。只能曲身下蹲,手脚并用,坐而下脱,山脚一小卖部迎接着像英雄般凯旋归来的人们。小陈随着人流,翻过山口,下到山脚,他终于挺了过来。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石头阵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陡峻的下山路
 
  最后的路程平坦且长,好像没有尽头。卓玛拉山口已不见踪影,兴奋随之而去,体力耗去大半,猛烈的阳光,晒得人昏沉,抬动麻木的步履,挣扎着向远方挪动,希望能早日走完一生中从未走过,最为漫长的一段路。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山脚边的小店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漫长的归途
 
  道旁石头上,仍可以看到传说中罗汉的足印,一条溪流伴随下山的道路,蜿蜒流淌,在冲出大山前,形成一个险峻的峡谷。同进山时看到的那条溪流一样,它们悉数流过塔尔钦旁的巴嘎草原,注入拉昂错,圣湖玛旁雍错身边的那个魔鬼胡。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传说中的罗汉足迹
 
重登冈仁波齐——那年转山,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最后的峡谷
 
  围绕冈仁波齐转山,那是一次苦旅。回首凝望,心中又升腾出无言的温暖,再苦,也是值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