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06.26
导语:梅里雪山是一座南北走向的庞大雪山群,全长有150公里。卡瓦格博峰是最高的一座,寓意“骑着白马的王子”,海拔6740米,为云南第一峰,藏民更喜欢直接把这座神山称作“卡瓦格博”。在上一集中,作者走过原始森林,不断爬升,还在与转山路中的高反不停抗争。其实梅里雪山转山,从这里才真正开始。
 
撰文、摄影:薛斌
 
往前不远就要翻越多克拉卡垭口,
这座垭口海拔4479米,
光秃秃的通往垭口的路上,
没有任何可以遮阳的树木。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浩浩荡荡的队伍在艰难的路上走走停停,路上认识的藏族小朋友回过头微笑着说加油。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路上我认识了几位小伙伴,这几位藏族小朋友一直跟着我,时不时冲我微笑。他们在翻越这4000米的垭口的时候会帮着父母背包。看着前方湛蓝的天空上翱翔的飞鸟,跟随浩浩荡荡的转山队伍,此时,我累并快乐着。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一路上遭遇高海拔的艰难爬升,走走停停。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会。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到达多克拉卡垭口,迎风飞舞的经幡,每飘动一次就是对这个世界众生的祝福。
 
  在一路美景和对藏族同胞感动的陪伴中,终于快到垭口了。垭口附近挂满了七彩经幡,在垭口附近,会有很多藏族同胞煨桑。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上山容易下山难,过了垭口是令人腿软的之字形大下坡。
 
  翻越了垭口,看到山的另外一边是比上坡更陡峭的下山路,看着就腿软,之字形的山路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到子数通营地时,景色像油画一样,很多转山者在这里过夜。
 
  在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冷的,第二天一早起来发现不仅帐篷上还有周边的花草树木上都结了一层霜。吃了早饭后,晒了帐篷开始第三天的行程。第三天是从子数通翻越阿森拉去往曲那通。进山不久相继看到了“佛珠树”和“衣服鞋帽树”,还看到了一棵“摇钱树”。
 
  沿途遇到很多藏族同胞,他们见我背包很大,很多人会主动要为我分担一些。路上遇到一位自青海玉树的小伙子,他一家四口来转山的。在休息的地方非要为我买一瓶水,说如果我不要就没他当成朋友,实在拗不过他。沿途遇到的藏族同胞总会给你带来一些惊喜和感动。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两个可爱的藏族娃娃在家人的照顾下一起转山。
 
  终于走到了卢阿森拉。这里聚集了很多的信徒,因为这里是卡瓦格博的正背面,算是一处圣地。传说有大福报和真正的修行人,如果晚上在这里过夜,会被卡瓦格博请到家中做客,会奉上各种佳肴款待,白天的时候会再把你送回来。虔诚的藏族同胞在这里煨桑,点灯祈福。俨然是个道场。我在这里也点亮一盏酥油灯,为亲朋好友及一切众生祈福。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卢阿森拉位于卡瓦格博峰的正背后,这里传说是离卡瓦格博最近的地方。这里像个小型道场,路过的信徒都在这里煨桑、点灯,唱诵。
 
  从山顶走到山脚下就到了曲那通。曲那通属于阿丙村的管辖,但是这里离阿丙村还很远,还需要走一天。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到达西藏的阿丙村管辖范围,很多的转山者在这里休息、吃饭。在这里可以坐上摩托车转山了。
 
  在路上,一起转山的藏族同胞邀请我一起吃饭。他们还会给你倒上酥油茶。在吃完饭后我和他们一起玩藏族纸牌。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夜宿曲那通,和藏族同胞一起共进晚餐。
 
  第四天要翻过3820米的那通拉卡,藏族同胞们都是凌晨四五点就起来赶路。我睡到自然醒已到7点多,收拾好包吃完饭,独自上路。今天有摩托可以直接到阿丙村,有很多转山的藏胞选择乘坐摩托车,所以路上的行人明显少了。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从曲那通到辛康拉的狭窄的山路上,经常遇到驮着转山者的摩托车。
 
  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开得飞快,我特意丈量了一下山路的宽度,最窄的也就80多公分,我真心佩服他们的驾驶技术和胆量,每辆摩托驶过都要尘土飞扬好一会。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他们都戴着口罩和墨镜,可是我惨了,一辆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我夹杂着汗水和泥土,一会儿成了泥人。走了一上午到达了辛康拉,离那通拉卡还有两三个小时,但是在这里又可以看到雪山了。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在路旁遇到从青海玉树来到这里转山的一家人,携老带幼,两个婴孩刚满月不久,每走一段时间,年轻的母亲就要给孩子哺乳,贴心的丈夫为他们打伞遮阳。
 
  在辛康拉休息路边遇到一个藏族大家庭,他们一家人有两个哺乳期的妇女,休息时候就在路边给孩子喂奶,我们用不太熟悉的语言交流着,得知孩子还不到三个月。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在一处休息点吃饭的藏族家庭。
 
  走着走着,来到一处卡瓦格博的圣地,周围挂满了经幡,据说这里有八百年历史的神泉。里面供奉着佛像和大宝法王的法相。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虔诚的祈祷并取水饮用或者洒在自己的头上,希望得到加持护佑。时间已经不早了,还要下到阿丙村,要从3820米降到2290米。我继续马不停蹄的赶路。走了很久终于可以在半山腰看到阿丙村。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八百年历史的神泉边上灌上圣水,在路上喝。
 
  通往察瓦龙有一条山腰小路,这样可以节省一段时间。我走上这条路才发现这条路真的选错了,光秃秃的砂石路,有的地方只有一脚宽,旁边就是悬崖,头上还时不时掉落碎石。而下面就是滚滚的怒江。这条路走的既兴奋又胆寒。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挂满法物的树,这是虔诚转经人供养神山的。
 
  过了寺院二百米就是曲珠温泉了,温泉紧挨着怒江边。很多人都在这里泡温泉,我出来转山四天没有洗澡,于是跟随通行的藏族同胞一起感受这难得的舒爽。泡完温泉继续赶路,无奈沿途还是尘土飞扬,不一会儿汗水夹杂着尘土,恢复泥人本色。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在通往察瓦龙路上,到处是修路的工地,转经人行走在在尘土飞扬的路上。
 
  下午6点多终于到达察瓦龙了,天空飘起了小雨,天色也渐渐黑了,进入察瓦龙要经过安检。在藏族朋友的帮助下,在一处客栈前面的水泥地上搭起了帐篷,走了一天实在太累了,当晚凑合吃了方便面,就早早休息了。
 
  第五天,雨越下越大。但是我还是要穿着雨衣赶路。离开察瓦龙遇到第一个村子是“龙普村”。龙普村是我在转山路上遇到最干净整洁的村子,有条小河在村间穿流而过,每家每户的门口都会种植着姹紫嫣红的鲜花,不是转山赶路真想在这样的村子住几天。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转经路上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这样的玛尼石。
 
  我决定今天停留一天,等明天雨停后再走。进入寺院,一位岁数不大的藏族出家僧人热情的接待了我。这是一座藏传噶举寺院。我进入寺院先把衣服烤干,正好赶上寺院做藏传佛教的“晚课”。经过寺院僧人的同意,我全程参与了他们的晚课,伴随着藏传佛教的法器,配合藏族僧人们的唱诵,整个过程震撼而又庄严。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在上龙普村噶举派寺院上晚课的僧人们。
 
  出了堪布的房间,寺院的僧人为我安排了住宿的房间和晚饭,饭后天色已黑,回到房间才知道由于下雨,太阳能电不够,晚上是没电的。于是早早的休息了。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寺院僧人们开心的合影。
 
  我看着天上时大时小的雨,心里很纠结,最后还是决定冒雨去往下一站格布村,于是拜别了各位法师后继续上路。但是出发不久后雨越下越大,在前往格布村的路上我独自一人行走在泥泞蜿蜒的小路上。由于察瓦龙去往格布村已经通了公路,全程没有碰到一个转山的人。雨很大,在一处分岔路口上迷路近4个小时。经过痛苦不堪的爬升,在下午2点多到达堂堆拉卡垭口。到达堂堆拉卡就要一直下山,走了近四个小时才看到怒江边上的一个村子。
 
  这里由“扎古组”和“拉达组”合称为“扎达”村。向前还要走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格布村,天还在下雨,也没有合适地方扎帐篷,我选择在一家农家客栈休息。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坐车经过的转经路
 
  第七天行程最为艰难,从格布村八点多出发,还是继续走小路,格布村从海拔2300米要翻越4100米的达古拉,然后再到哥扎拉、再到来得寺。这是整个梅里外转中路途最长的路段,爬升强度也很大,而且我全程夜路。由于走的是小路,路上几乎没有碰到转山的藏族同胞。因为对很多藏族同胞来说,走到这里就算梅里转山结束了,从这里就直接回西藏了。
 
  第八天,两位藏族同胞凌晨四点多起来赶路,准备用一天时间从来得寺到梅丽水,走完转山路线。我想用两天时间走完剩下路程。于是简单告别后,睡到七点多钟才起来继续赶路。从来得寺到来得村走了近三个小时,来得村是只有五户人家的“村子”,村子很美,感觉像个世外桃源。今天要到达整个转山中海拔最高的说拉垭口,海拔4815米。爬升近2000米的海拔,过程异常艰难。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转经路上的原始森林,生态环境极好,大自然的氧吧,树上挂满了松萝。
 
  终于在下午3点左右看到了说拉垭口。听路过的转山人说翻越整个说拉垭口需要3-4个小时,这几天下雪,不是很好走。为了安全,我早早地到达说拉垭口前的一处平地扎营,煮了一锅茶水,一个人静静欣赏着周边的雪山,偶尔路过的藏族同胞微笑着向我打招呼。夜里迷迷糊糊听到外面下起了雨,帐篷里温度急剧下降,我蜷缩身体继续睡觉。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说拉垭口上回望来时路,静看风云变……
 
  清早醒来发现外帐上结满了冰粒和雪粒。原来昨晚下的是雨夹雪。但是天空已经放晴,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卡瓦格博峰的侧面。
 
  我要等到太阳完全出来,把外账上面的冰雪晒化后才能出发。我就在这儿等着太阳出现,期间很多路过的转山藏人都走近来看我的帐篷。等到快九点太阳才从云层里钻出来,晒完帐篷已经十点多,于是马不停蹄的走向最后一个垭口。这里还是可以骑着摩托车到达说拉垭口的,雪山骑士们穿着厚厚的衣服和棉帽,还带着防止雪盲的墨镜,在群山之间不断穿行。
 
  能在如此高海拔骑行摩托车并驮人过山的,我想也只有藏族同胞了。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说拉垭口路上,雪山骑士迎来送往一批一批转经人。
 
梅里雪山转山(下):传说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
通往垭口最后一段路,过了这座山又回到云南境内的梅里水,结束了十天的梅里外转之路。
 
  我和一些坚持走路的藏族同胞努力走完这最后一个垭口。到达说拉垭口。山这边是西藏,那边是云南。
 
  看着这白雪皑皑的神圣雪山,突然觉得很激动,独自走在雪山上感觉很幸运,出来这么久,一路上遇到人和事,历历浮现在眼前,酸甜苦辣都自己细细品味,沿途收获的感动和友谊。
 
  下山的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加上走的人多了,道路上的雪已经融化,走起来非常湿滑。决定在这里再多停留一天,因为这也是我亲近卡瓦格博最后一天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