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8.12
导语:摄影师Renan Ozturk面对数百万只巨型蜜蜂,不顾蜇伤和万丈悬崖,为我们拍摄惊险刺激的稀世画面。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Renan Ozturk和最后的猎蜜人Mauli一同挂在半空中,前景是摄影师自己的双腿,缠在脚踝上的厚厚布条可以抵御蜜蜂的攻击,而攀着竹篾梯子上的是Mauli。
摄影:RENAN OZTURK
 
撰文:Hannah Lang
 
  在拍摄现场,Renan Ozturk及其团队坦陈行前并未重视喜马拉雅巨型蜜蜂的威胁。他们从尼泊尔东部的一处悬崖顶部下降约60米,悬挂在半空中记录最后的猎蜜人Mauli Dhan,而后者忙于寻找野蜂蜜。很快Ozturk就发现自己身穿的美国产防蜂服招架不住了。喜马拉雅山脉的蜜蜂比美国的大一倍,可以刺穿常见的防蜂服。
 
  “我曾多次参与有关登山攀岩的专题报道,例如大名鼎鼎的Alex Honnold,所以我在这次报道前没想过有多困难,但现实狠狠的抽了我一耳光。”土生土长的犹他州人Ozturk说道。
 
  Mauli在毫无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攀爬崖壁,接近蜂巢,就连鞋子都没穿;而Ozturk和作家Mark Synnott不但要携带摄影器材,还有90公斤重的绳索,另外为了保证双腿的血液畅通,他们还带上了临时制作的简易木椅。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Renan Ozturk悬挂在11mm粗的绳索上,即将下降至猎蜜人劳作的区域。背景中挂在半空的是制片人Ben Ayers。
摄影:MATT IRVING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Ozturk事先将相机绑在猎蜜人Mauli的竹竿上,而这张照片就是该相机所拍,当时Mauli正要爬下竹篾编成的梯子,他的身上连保护用的绳索都没有。
摄影:RENAN OZTURK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这张照片同样来自绑在竹竿上的相机,图中手举竹篮的是Mauli 的帮手Asdhan,他紧紧的倚在崖壁上,同样没有绳索保护,而旁边的Mauli将蜂蜜采至竹篮里。
摄影:RENAN OZTURK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拍摄完劳作中的猎蜜人后,Renan Ozturk利用绳索降至地面。
摄影:MARK SYNNOTT
 
  “我们不得不携带足够多的绳索,因为一旦对蜜蜂的毒素产生严重的过敏反应,那就必须赶紧降至地面。”Ozturk解释道。
 
  悬在半空中的Ozturk为了拍摄Mauli必须控制好平衡,但笨重的设备让他雪上加霜。
 
  “整个过程中,我时不时的会旋转起来,为了控制自己必须抓住某样东西,但有时手忙脚乱的腾不出手,感觉好难好难。”他说道。
 
  Ozturk和Synnott差不多每隔10秒钟就要快速旋转起来,他们必须利用这短暂的间歇进行拍摄,还要忙着停止旋转。很快他们想到了解决方法,就是脚踢对方来延长平衡状态。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Mauli Dhan沿着竹篾梯子攀爬了30米,终于抵达一处蜂巢附近。阴燃的杂草放出浓烟,多少能赶走部分蜜蜂,也就减轻了Mauli被蜇伤的痛苦。
摄影:RENAN OZTURK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猎取蜂巢之前,Mauli Dhan必须先用竹竿赶走成千上万的巨型蜜蜂,同时吟唱着Kulung语的曲子以作祈祷。据Ozturk介绍,Mauli所唱词句的意思是希望蜜蜂平静的离开,到别处安生。
摄影:RENAN OZTURK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Mauli切下这近2米宽的喜马拉雅蜜蜂蜂巢,随后被人提至崖顶。猎蜜团队对这块蜂巢使用了两根木栓,以确保这珍贵的战利品平安抵达终点。
摄影:RENAN OZTURK
 
摄影师赌命拍摄最后的猎蜜人
Renan Ozturk被蜜蜂蜇的失去了平衡,在绳索上转个不停,但也没有忘记自拍解嘲一番。他还说道:“我们必须心怀崇敬的看待这一地处偏远的文化传统,尽可能多的记录下来,该技艺随时可能失传。”
摄影:RENAN OZTURK
 
  “我还被蜇了三五十次,再加上自身的旋转,真的很难对焦。而猎蜜人行动敏捷,他有丰富的经验,也不用背负现代工具。他最专注的事情就是在崖壁上飞翔,为此我们必须跟他保持距离,绝不能触碰到他,也不能有任何干扰,这可是性命攸关的时刻。”Ozturk接着道。
 
  Ozturk在Mauli家中采访了他,还跟他去小村里收割谷物,但由于语言不通,两人交谈起来并非易事,好在Ozturk参加过海外培训课程,学习过尼泊尔语。
 
  “经过数天的相处,我们对彼此熟悉了很多,我觉得自己已经融入了这个猎蜜团队,而不只是单纯的摄影师。”Ozturk说道。
 
  回到家后,Ozturk对蜜蜂蛰伤产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不得不住进医院。
 
  在刚果的一次拍摄任务中,由于当地医疗设施不足,呼吸不畅、面部肿胀的Ozturk还注射了肾上腺素。
 
  但过敏不会阻止Ozturk前往尼泊尔的脚步,15年来他多次往返该国,将来也一定还会参与喜马拉雅题材的报道。在他看来,什么困难都是值得的。
 
  他说道:“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只要拍摄到令人振奋的画面,向世人讲述罕见的人与事,我就感到无比的幸福。”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