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7.11.07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撰文、摄影:邓雄
 
“迁徙”是什么?
 
  雅克·贝汉在《迁徙的鸟》上说,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一种对于回归的承诺。所以一如春运是所有游子对故乡的承诺,自然界的迁徙是一场关于团聚的故事;旅行是自己对于过去的承诺,迁徙是一出关于自由的传说。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对于哈萨克族来说,迁徙意味着生命的轮回,无关承诺与回归,它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民族基因。生而为哈萨克牧民,即做好一生流离迁徙的准备。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一碧无垠骏马翔,少年鞭响牧歌扬。
姑娘舞动裙欢悦,篝火星燃醉晚阳。
 
  我们知道哈萨克族牧民有草原、有青稞酒、有美丽的姑娘,却不懂得草原是家,青稞酒是甘露,姑娘是心头纱。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游牧文明发展到今天濒临灭迹,而现代人对游牧文明的认识和了解还十分浅薄。与历史上为了征服而进行人口迁徙不同的是,哈萨克族的“转场”迁徙是为了生存。
 
  由于草场条件的限制、高山峻岭的阻隔,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新疆北部阿勒泰地区的哈萨克族牧民们,要赶着牲畜找寻最好的牧场。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夏天从山下到山上,冬天从山上到山下,一年又一年,一代人又一代人。
 
  对于久住都市的人们来说,转场就是折腾,对于哈萨克牧民来说,“转场”是对美好富足生活的希冀。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携老扶幼,打包毡房,赶着牛羊,牵着骆驼,带着全部的家当在马背上开始迁徙之路。
 
启程: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黎明上的草原一片娇美,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偷懒,天空中依稀可见星星落落,白露串串浸湿了透碧的草地,牛羊还流连在睡梦中,早起的狗儿蔫蔫的申诉,春季转场就这样拉开帷幕。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远处的阿勒泰山莽莽苍苍,似一头巨大的猛兽正凝视着早起的人儿,牧民们麻利地收拾着行李,力气健壮的男人负责拆卸毡房,女人则负责收拾日常生活用品。
 
  空气中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一望无垠的草甸沁着微微的芳馨,只恨晨光之熹微,看不清生命中的万千气象。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一时半霎,暗灰的天边渐渐地镶嵌了一层薄薄的金红色,蓝白黄相间的天穹被火红的朝霞缓缓铺散开,抖闪出奇艳的红袂。
 
  草原开始亮起了起来,一碧千里,绿波荡漾,大草原的精灵,决不把寂寞忍耐,听取咩声一片;我贪婪地汲取着,站在这浩瀚无际、逶迤千里的大草原上,感受着大草原的气息,灵魂像被万物的呼吸托着任意飘逸:天地很宽,云烟很柔,这时亦然想到庄子所说的:“忘乎物,忘乎天,忘乎己,只谓之入于天”,顿然开怀。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当黎明点亮东方,男人们身着皮棉衣、头戴图马克(一种尖顶四楞的毛皮帽子),老人和女主人们则骑着骆驼跟在后面,像他们祖祖辈辈那样,迎着朝霞离开草场。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我是一个不会好好告别的人,回头看一眼昨晚住过的地方,牧民的巧手早已让它消失殆尽,那些无法清扫的生活痕迹也会随着季节变迁消失印记。或许是小牧民愉悦的情绪感染了我,或是我被草原的美妙绝伦震慑住了,这一次离别心里却生出一抹喜悦之感。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转场不似王维送别故友去西北边疆时“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无奈,更像高适别董大那样“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激鸣,迁徙不是颠沛流离,它是老鹰拔毛断喙——为了更长久的活着。带着这种信仰,我也开始上路了。
 
途中:牧歌声里雄鹰叫,风拂葱茏现牛羊
 
  跟随大部队向前行,一路上都是动人心魄的绿,灵动飞扬的蓝,晶莹剔透的白,威武雄壮的黑。蜿蜒的山路上,马嘶犬吠,羊咩牛哞,浩浩荡荡、尘土飞扬。在天地的舞台上,这注定是一场草原上的狂欢,蓝天,白云,草原、羊群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双脚踩在这静谧的光影中,耳旁听着大山朝气蓬勃地呼吸,嗅着淡淡氤氲的花香,潺潺的流水声响荡气回肠,葱郁的百年古树苍翠欲滴,碧野蓝天,长湖落日,都市的喧嚣与骚动随着绿茵消失,谁不想策马奔腾唱一曲,浊酒一杯走一程。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夜幕四合,流动的云被落日余晖印染得金黄,浩淼的、墨兰的苍穹慢慢地压向绿地,随着天边最后一抹红霞杳无踪迹,太阳沉入了草原。月亮悄然爬上天际,繁星似锦低低地悬垂着,月光照亮这广袤地草原,让这沉寂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温情。悠悠地琴声切切私语、时而悠长、时而奔放。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伴着牧歌,我们酣酣的入梦,,不知今夕是何年。
 
  然而转场除了有如诗如歌地梦幻,也有如风如木的痛苦,迁徙是生与死的较量。不少牲畜从春牧场启程,却到不了肥美的冬彼岸,转场是一次直面死亡的旅程。哈萨克族的生命牧道,有时也是“墓道”。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终点: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
 
  每一趟旅程都有一个终点,经过7天的跋涉,冬牧场就这样从天而降。我像凯撒征服小亚细亚吉拉城那样,大喊着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内心的澎湃之感随着声响回荡在空气中,大城市很热闹,人却很孤独;草原很安谧,却很饱满。与其在薄情的城市里深情地活着,我多想在这深情的土地上多情地活着。
 
阿勒泰 | 哈萨克族人的草原大迁徙简直让我心绪澎湃!
 
  随着社会发展,很多牧道经过修缮,已能通车,牧民也实现了现代化的转场。我不知道从前那种游牧文明会不会消失,但我希望游牧民族那种不变的信念,可以一直流传下去。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