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vicky
  • 发布时间:2017.11.24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一座建在高台上的古城遗迹,是丝绸之路经过葱岭——帕米尔高原的最大驿站

摄影:射虎

撰文:漫漫
 

  在遥远的帕米尔高原西部,有一片比西藏更原始、更淳朴、更让人魂牵梦绕的心中日月,有一片千峰万壑相隔的洁净世界——塔什库尔干,它在维吾尔语里意为“石头城”,因城北有一座石砌的城堡而得名。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在大汉朝,这里曾是西域蒲犁国地,历经沧桑与变迁,千百年后,她依然洁净的挺立在高原上。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我对这片美丽净土的万般憧憬,源自少年时代的一部电影——《冰山上的来客》:“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哎......红得好像,红得好像燃烧的火,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2016年初冬,我怀着朝圣的心,只身前往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三国接壤的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因为仰慕白雪皑皑的慕士塔格峰和秀丽多彩的喀拉库里湖,因为神秘的公主堡、石头城……一切便无所畏惧。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然而,在塔县不多的几日,我却被高原上这个热情的民族深深感染着,于是,我将我的镜头献给了他们。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居住在这个雄奇的“世界屋脊”上的塔吉克人,被称作“彩云上的人家”,他们是我见过最热情有爱的人之一,我成了塔吉克人尊贵的客人,还有幸参加了别具特色的塔吉克婚礼。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塔什库尔干县,85%都是塔吉克族,他们长期居住在帕米尔高原,被称为“太阳部落”、“鹰的民族”。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种文化造就一个民族。塔吉克人以他们特有的方式展现着这个民族的文化与精髓。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我深深地被那种仿佛现代又古老的文明所震撼,我甚至无法想象在距离我生活的城市千里之外的边疆,保留着如此真挚的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朴素关系。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塔吉克人从亘古到现在,都已“吻”作为见面礼。两个男子相见,会紧紧的握手并亲吻对方的手背,有些还会热烈拥抱,即使在路上遇到不相识的人,也要将双手拇指并在一起问候对方;长幼相见,晚辈要迎上前去,亲吻长辈的手,长辈则吻晚辈的额头;妇女见面时,平辈互相吻面颊,晚辈则亲吻长辈的手心。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并融入其中深深感受到的。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我被塔吉克人的热情折服,我对这里的人们多了一份敬意,我想将那里的人文用我的镜头记录下来。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冬季的帕米尔静谧而安详,早晨被雪清洗过的空气散发着高原独有的清香,塔吉克人就伴着暖暖的阳光开始了一天的生活,直到太阳渐渐下山,直到夕阳的余晖落在远方的树枝上、前方的河面上,他们才会踱着悠闲的步伐回到温暖的家。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黄昏时,站在石头城看山下的村庄,帕米尔高原上积雪的山峰、静静的小河、草原放牧中的牛羊尽收眼底。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短短几天,塔吉克人给了我许多深深的触动,我想起拍摄结束从提孜那浦返回塔县县城途中,那个从我身边经过又折回来问我是否搭车的摩托青年;我想起那些争相闯入我镜头的顽皮孩童,他们的眼睛和白雪下的慕士塔格峰一样洁白透彻。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我还想起那个爱好摄影的塔吉克警察对我说的:从建国以来,塔什库尔干没有出过一个罪犯;我更想起那个送我去参加塔吉克人婚礼的出租车司机,他把主席的头像端正的摆在车前......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所有这些,都在向我呈现一个简单又陌生的民族,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民族,一个对祖国有着高度认同感的民族,一个值得我们尊敬的民族。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所以,当拍摄蕴藏着某种情愫,故事便在镜头中展开了。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阳光漫过石头城头顶的时候,也一视同仁地把金草滩照亮。石头城俯视着金草滩,金草滩依偎在石头城下,塔什库尔干河缓缓流淌着金色溪流,毡房里住着的塔吉克人家每天都生活在画卷中,他们的牛羊在草滩上移动,炊烟袅袅飘浮在草滩上空,使这幅千年不变的画卷愈加鲜活灵动。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作为一个摄影人,迷人的景色可遇而不可求,淳朴的人文情感更是难能可贵。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如今的塔吉克年轻人会一些汉语,然而大多数人还是无法言语交流,因此全世界都懂的微笑成了消除距离感的重要手段,孩子们更是好亲近,不用言语不用比划,我很快就成为他们的大朋友,他们好奇的看我给他们拍的照片,快乐在每个人心中散开。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塔吉克人有着和我们不一样的肤色,不一样的瞳孔颜色,他们是一个不善于表达,却可以通过歌舞传递快乐的民族。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从南疆重要城市喀什到达塔什库尔干距离200多公里,车程却需要5个多小时,可见交通的不便与落后,然而在我看来,这正是他们的世界保持纯净的一个重要条件。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离开塔什库尔干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远处的慕士塔格峰缥缈而神秘,那是塔吉克人心中的冰山之父,更是我们摄影人心中的神圣之地,回头看看身后的路,竟然和来时感觉不同,脑海里闪现出再一次来到这里的场景......

 
当我站在雄奇的“世界屋脊”,当阳光照在壮丽如画的塔什库尔干!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