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5.07.13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一名男子站在曾经的沼泽地上。美索不达米亚沼泽地位于伊拉克南部,萨达姆侯赛因曾经为了惩罚反抗他的沼泽阿拉伯人,蓄意排干南部沼泽,致使其干涸。萨达姆倒台后,沼泽地一度恢复生机,不过如今又开始干涸。
摄影:Carolyn Drake,帕诺斯研究所
 
撰文:Peter Schwartzstein
 
当萨达姆为了惩罚反抗他的沼泽阿拉伯人,下令排干伊拉克CHIBAISH的这片著名沼泽地时,Amjad Mohamed打包好自己屈指可数的财物,拿起自己的鱼竿,便带着自己的大家庭逃到了伊拉克南部的巴士拉。
 
  12年来,他们一直生活在伊拉克第二大城市郊区的一个贫穷社区。Amjad Mohamed在油田里做工养家,偶尔去附近的小溪里捕鱼。
 
  与此同时,Mohamed仍对重返故乡念念不忘。2003年,当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打响时,他是第一批加入到毁坏萨达姆曾经修筑的拦截水坝的人。后来美军进入伊拉克时,由于迫切的想过祖先们曾经的乡村生活,他买了一艘渔民们世世代代钟爱的小船,重新过起了渔民的生活。
 
  不过,由于近几年年景惨淡,加上与部落的长者发生了几次冲突,他放弃了渔民的生活,决定永远在城市居住。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在长满芦苇的哈马尔沼泽地中,一对夫妇撑着一艘平底船艰难的前行。哈马尔沼泽地是美索不达米亚沼泽地的三个重要地区之一,曾被萨达姆彻底排干。虽然后来又重新注水,但污染仍很严重。
摄影:Carolyn Drake,帕诺斯研究所
 
  “这里的水质很坏,盐度很大,与从前大不一样,我宁愿不去沼泽地,也不愿意看到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Mohamed坐在堂兄家电器产品商店的门廊上说道,商店就在巴士拉市一条垃圾成堆的运河旁边。
 
  美索不达米亚沼泽地的局部修复曾被视为伊拉克混乱局势中为数不多的成功改善。如今,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的水流量大幅减少,导致南部沼泽地的水源难以为继,沼泽地中一些居民的生计也再次受到威胁。
 
  2008年,沼泽地一度恢复到排干前近75%的水量,如今则下降到58%,从目前来看今年夏天这一数据有可能下降到50%以下。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图为横跨小扎卜河的杜卡恩大坝。小扎卜河为苏莱曼尼亚省提供水源,也是美索不达米亚沼泽地的水源之一。
摄影:Carolyn Drake,帕诺斯研究所
 
  在伊拉克历史上,沼泽地的面积平均可达9650平方公里,在高温干旱的6-9月期间总会干枯。遇到极为干旱的年份,如1989年和2009年,沼泽地几乎消失殆尽。
 
  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土耳其和伊朗修建的大坝致使伊拉克境内的河流水量减少多达60%。再加上伊拉克降雨量本来就低、灌溉用水又比较浪费,环保人士估计伊拉克的沼泽地最终将所剩无几。
 
  “这就是未来将会出现的情况,我们必须学着适应,”伊拉克自然保护协会的会长AzzamAlwash说道,他还是试图帮助改变这一局面的少数环保人士之一。
 
牛奶浓度高,渔业资源不足
 
  经过长期的流亡,返回家乡的沼泽阿拉伯人中罕有人愿意追随Mohamed的生活方式,但很多沼泽阿拉伯人的生活都很艰辛。
 
  美军入侵伊拉克后,Akbar Saad和家人搬到了哈马尔沼泽地的南部,他开始在那养牛。之前他的牛每天能产奶8-9升,但现在由于水的盐度变大,牛的饲料质量也随之下降,Saad的牛群受到诸多健康问题的困扰,如皮肤病、高血压,产奶量也因此减半。
 
  “现在草的营养不良。牛奶很浓,但是产量不够,”Saad一边说着,一边把200升牛奶搬到卡车上,送往一个奶酪工场。
 
  去年夏天,伊斯兰国涌入到伊拉克的北部和西部,又造成了新的困扰。“过去,我们的牛奶可以销往提克里特市、拉马迪市及安巴尔省的其它地区,现在不能再卖到这些地方了,”他苦笑着说,那些地方都被圣战主义者控制了。
 
  由于失去了重要的市场,Saad和同行们只能把牛奶销往广阔而贫穷的伊拉克南部地区。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掌控着沼泽地区主要经济活动的渔民表示,畜牧业主的生活要比他们容易。“夏天期间即使我们整夜捕鱼,抓的也很少,我很为未来担心。”Abbas Hasheem一边为昨晚捕捉的4公斤鱼讨价还价,一边说道。
 
  有些最珍贵的鱼类可重达10公斤,已经彻底从沼泽地区消失,而随着水的盐度不断升高,之前只能在海里找到的鱼类也出现沼泽地区。
 
  环保主义人士认为,这些沼泽居民的做法有些自取灭亡。很多渔民都把渔网换成了高压电鱼器,电鱼器在电晕鱼的同时也电死了鱼的食物,因此破坏了食物链。(一些沼泽地区的渔民一致决定禁止电鱼器的使用。)
 
自然环境虽恶化,不过生活条件和设施则变的更好
 
  然而,从很大程度上讲,恶劣的自然条件才是造成他们困境的罪魁祸首。
 
  在日出前,Rad Abbas Missan就动身前往较为偏远,但人口密度相对小一些的沼泽地区捕鱼。他在黑暗中前行,试图离Chibaish市远一些,自2003至今该市的人口增长了10倍,达到60000多人。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左图为2002年卫星图像拍摄到的伊拉克沼泽地区,那时几乎都是干涸状态。右图为2007年拍摄到的情况。
摄影:美国宇航局地球观测站
 
  随着水位下降,盐度飙升,有些地区的盐度从上世纪80年代的百万分之300-500上升到如今的百万分之15000,Rad Abbas Missan发现自己的活动区域非常受限。
 
  “发动机腐蚀的速度很快,需要经常清洗。很多地方很浅,必须使用船桨,不仅速度慢,我们能去的地方也受限。”他边清理船体上的杂草边说道。
 
  即使船的机动性下降,哈马尔沼泽地区的捕鱼船队每天仍能打捞起近100吨鱼。最近,当地人都趁艰难的夏季来临前跑来捞鱼,伊拉克自然保护协会的地方办事处负责人Jassim Al-Asadi担心,猖獗的过度捕捞会很快耗尽当地的渔业资源。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一名男子在荣耀河附近放牛,荣耀河是一条人工河,当初修建的目的是把流向沼泽地区的水引走。这条运河如今成了萨达姆族间仇杀的见证者,关于是否应关闭这条运河的争论还在继续。
摄影:Carolyn Drake,帕诺斯研究所
 
  “沼泽的下游非常不适合捕鱼,但是除了捕鱼人们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因此人们只能继续捕鱼,否则还能做什么呢?”他问道。
 
  沼泽阿拉伯人虽然很怀念过去富足的生活,但他们也承认如今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
 
  “现在我们有了现代房屋,有了学校、公路,家里也都有了冰箱。船也变成了机动船,穿越草丛也容易的多,” Om Hussein说道,她现在通过收割芦苇编织凉席补贴家用。不过谁也无法逃脱不断恶化水质的影响。
 
  沼泽阿拉伯人曾经直接从沼泽取水饮用,如今必须从水厂买水。水传播病,特别是造成皮肤和胃肠问题的疾病发病率不断上升。然而,自政府军上世纪90年代初摧毁了该地区的5个小诊所后,这些村庄就没有医生了,居民很难得到医疗护理。
 
  在这个地区,部落酋长通常比政府部门都要重要。然而,随着水质不断恶化,部落之间的关系也随之遭受到一定影响。
 
专家与当地人对解决方法存分歧
 
  当地人不知道应该如何改变现在的局面(有些渔民想到巴格达游行示威,希望引起政府关注他们的困境),但环保人士认为局面恶化的如此迅速的原因并不神秘。
 
  当河流水位高的时候,盐度低的底格里斯河流过沼泽地区,把其中盐的残留物带到了幼发拉底河。“如今底格里斯河水位很低,沼泽地区的水源主要由幼发拉底河提供。”伊拉克自然保护协会的Al-Asadi站在两艘生锈的驳船附近说道,这两艘驳船曾经用于运送芦苇到巴士拉市的造纸厂。
 
沼泽逐渐消失,沼泽阿拉伯人凄惨依旧
一个沼泽阿拉伯人家庭围绕在哈马尔沼泽中的一个烤炉边。沼泽阿拉伯人用芦苇建造房屋、宾馆及牲畜围栏。
摄影:Carolyn Drake, 帕诺斯研究所
 
  伊拉克政府委托了一项如何保护沼泽地的详细研究,不过环保人士对此研究是否能解决问题持怀疑态度。“水利部的影响力不够,无法推进法律的实施。这些研究通常都是理论性的。虽然有环境法,但即使是环境部都不重视。”Al-Asadi说道。
 
  此外,如果伊斯兰国家占领了幼发拉底河的中部流域,局面将有可能雪上加霜。圣战主义者已经表明,他们会通过切断政府控制区域的饮水与之抗争。最近,圣战主义者夺取了拉马迪市的大坝,大坝下游居民恐将面临饮水短缺的问题。
 
  与此同时,沼泽阿拉伯人的生活仍在继续。他们曾遭受过大屠杀和环境灾难,已经习惯了艰难的生活。他们表示,无论是战争还是自然灾害,都无法破坏他们与沼泽地的密切联系。
 
  “当水位回来的时候,我们就能迅速恢复。我们的生活与水密切相关。”渔夫Missan说道。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