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og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10.15
导语:加利福尼亚州的葡萄酒产区遭到山火重创,消防员夜以继日的奋战在第一线,部分居民也返回故土,希望在废墟中找回财物以及生还者。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罗莎,一处房屋被塔布斯山火(Tubbs fire)烧的仅剩一面墙壁,微微颤颤的矗立在原地。
摄影:NOAH BERGER,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撰文:Alexandra E. Petri
 
  照片中的惨烈场景让人历历在目,曾经让孩子们疯狂的假日乐园如今烧得仅剩一面墙壁尚未倒塌,周围还堆满了残片破瓦,像流水一样摊开来。紧挨房屋的汽车也成了一具空壳,被倒下的建筑碎片掩盖着。
 
  这些触目惊心的照片都是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葡萄酒产区拍摄的,从当地周日晚至撰稿时止,大大小小22场山火共波及8个郡。初步估计,这将是该州最严重的灾害经历。
 
  经验丰富的新闻摄影师Noah Berger已在加利福尼亚州工作了20多年。过去的6年里,他着重记录了有关火灾的题材,差不多每年夏天都要拍摄6到8场火灾,但他直言,这次火灾是他从未见过的惨烈。
 
  “这次火灾的规模远超我拍摄过的任何一次,曾报道过的加利福尼亚州火灾和这完全没有可比性。据估计,目前已烧毁的住宅就有1500座之多。”Berger说道。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在加利福尼亚州纳帕的Signorello葡萄园,周一的一场大火吞噬了一栋主建筑。差不多有3500栋商业建筑与住宅在近日的山火中被烧毁。
摄影:NOAH BERGER,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周一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纳帕,消防员正在抢救遭山火威胁的建筑。强风和干燥的空气是这场山火持续蔓延的部分原因。
摄影:NOAH BERGER,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罗莎,塔布斯山火将一处房屋烧的仅剩一段楼梯。据报道,这场山火共造成11人死亡。
摄影:NOAH BERGER,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周二在圣罗莎,Jeanette Scroggins站在塔布斯山火过后的废墟中寻找她的姑妈,后者至今杳无音讯。
摄影:NOAH BERGER,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在塔布斯山火的怒吼下,圣罗莎Fountaingrove村的建筑被夷为平地。
摄影:NOAH BERGER,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加利福尼亚州纳帕谷的某个葡萄园附近,山火将连绵的山脊烧成了火龙。
摄影:NOAH BERGER,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就近代而言,加利福尼亚州最糟糕的山火要属2003年的锡达山火(Cedar Fire ),那场大火席卷了圣地亚哥,过火面积达1100平方公里,2820栋建筑遭到摧毁,15人殒命。
 
  但本周的多起山火已造成21人死亡、560人失踪,惨烈程度远超锡达山火。另外,过火面积已达690平方公里,共计3500栋建筑遭烧毁。
 
  山火仍在继续。周三,消防员不畏强风,浴血奋战。包括低湿度在内的环境因素使得灭火工作极为艰难。仅仅几分钟,山火在天气、风力和干枯树丛的推波助澜下就能扫荡上万平方米的土地,一路吞噬过去。
 
  这一系列山火始于周日夜晚,2万多居民被突如其来的灾难赶出家园。山火爆发的初始原因并不清楚,但消防员认为强风、低湿度空气和干燥植被是山火蔓延的推手。
 
  在消防员奋战一线的同时,部分居民回到已成灰烬的故居,希望在废墟中找回财产以及生还者。山火无情,但映出了人间冷暖,还有人们团结互助的精神与力量。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2017年10月9日,狂风助虐,加利福尼亚州纳帕谷葡萄酒产区的一栋房屋燃起熊熊大火,就连其附属的消防监控器都被吞噬了。
摄影:JOSH EDELSON, AFP, GETTY IMAGES
 
  面对毁天灭地的烈焰浓烟,山火知识的推广在此刻显得尤为重要,另外它对动植物与环境的深远影响同样值得关注。
 
  加利福尼亚州索诺马郡的山火到底从哪燃起,我们不得而知,但当地政府在接受CNN采访时称,加州95%的山火都是因人而起。
 
  气象学家并不能预测山火的爆发,但促成山火的必要因素有三点:可燃物、氧化剂等助燃物以及引火源,消防员也将其称为“火三角”。一般来说,五分之四的山火是人为的,但干燥的天气、缺水和强风会极大助长灾害的势头,将一颗火星发展成持续数周乃至数月之久的大规模山火,过火面积高达数百平方公里。
 
  从历史上来看,山火实际是有利于某些特定自然风貌的,它可以清除森林中的灌木丛,还能促使包括短叶松在内的多种植物释放种子。不幸的是,自然发生的山火遭到人类的刻意抑制,原本低频次的山火变成了泛滥成灾的小型山火。
 
  历史学家Stephen Pyne把 美国20世纪上半叶无节制镇压山火的行为称作“恐火症”(pyrophobia)。直到后来,人们从生态学的角度认可了规模适中的山火,也就是官方所称的“受管控的山火”(managed wildfire)。一方面,消防人员致力于压制重要场所与易燃区域的火灾,例如社区、市内流域和红杉林等;另一方面,他们会让部分山火自行发展,就像大自然自发而成的那样。
 
  据相关报道,每年全世界的山火造成33.9万人死亡,大多数来自亚洲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但值得一提的是,因住所内的地毯着火冒烟而遭受呼吸道损伤、急诊入院的人数却在急速增长。
 
加州葡萄酒产区山火肆虐
随着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和纳帕谷的山火持续肆虐,其势头已经直逼旧金山湾地区,正如图中所示,林火的烟雾遮天蔽日。
摄影:TAYFUN COSKUN, ANADOLU AGENCY, GETTY IMAGES
 
  但对动物来说,山火的意义或许更重大。某些物种依赖山火得以演化,有些更是在山火过后兴盛起来。例如,啄木鸟就会扫荡烤熟的甲虫。当然并不是说山火就成了动物的朋友,很多动物逃跑的速度可比不上山火蔓延,年幼和体型较小的动物更是危在旦夕。行动缓慢的树袋熊天性使然的逃向树干的更高处,结果身陷囹圄。
 
  另据野生动物学家Patricia Kennedy介绍,相比于存在40年的森林,新生一年的森林拥有的动植物种类多出40倍,很多物种都在等待一场山火的到来,等待一次“重生”。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