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blackie
  • 发布时间:2017.05.18
导语:乍得湖是当地流浪者的生命之源,如今消逝的乍得湖逐渐荒芜成沙,导致居无定所的人越来越多,生活也越来越艰难。

撰文:Sarah Stacke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从乍得巴加索拉(Baga Sola)的上空俯瞰,乍得湖中的小岛几乎连成一片。
摄影:JANE HAHN
 
  摄影师Jane Hahn是一名韩裔美国人,她在非洲大陆已闯荡了10多年。所报道的内容涵盖健康危机、政治暴力、人道主义问题,以及伴随而来的动荡景象。Hahn回忆道,有一次她站在一座沙丘上,却被告知30年前这里曾是一片湖水,其面积远超目力所及,她的心情仿佛坠入湖底,满眼黄沙的景象至今仍刻在她的脑海里。
 
  位于中非的乍得是一个内陆国家,广袤的撒哈拉沙漠和博科圣地危机(Boko Haram crisis)已成为乍得湖流域内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该地区的生态极为脆弱,浅水型淡水湖泊乍得湖正位于核心地带。由于湖水面积的缩减,如今湖畔几乎只属于乍得和喀麦隆两国。但历史上还包括尼日利亚和尼日尔两个国家。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的乍得湖边,Fadi Madou希望能买些鱼,清理之后拿到巴加索拉的市场上去卖,以挣得差价。Madou来自Marakou岛,18个月前博科圣地组织袭击了邻近的岛屿,她和家人被迫逃离,来到Tagal村。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巴加索拉的Tagal村,女人们在清晨中等待渔船的到来,她们会买些鱼拿去加工,再卖到周边的市场上。
摄影:JANE HAHN
  
  今年二月,Hahn在乍得湖的乍得境内区域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旅行,包括乘车、搭船、步行等多种交通方式。此行她所关注的重点是摇摇欲坠的水体生态以及周边赖以生存的民众。
 
  发起于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是世界上最残暴的恐怖组织之一。据Hahn介绍,该组织在2014年末就把矛头从尼日利亚境内扩展至了乍得湖流域国家。在该流域地带内,靠近尼日利亚的数十万居民被迫逃离家园。最终在乍得、尼日尔与喀麦隆的村庄和乡野安顿了下来。在乍得湖的乍得境内区域,流离失所的乍得人和外国难民占到当地人口结构的最大部分,这些流浪者依靠乍得湖维持生计,使得乍得湖的资源愈发紧张。再加上持续恶化的沙漠环境,乍得湖堪忧的前景远胜以往。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的Wollirom村,乍得湖边长大的男孩们都是钓鱼好手。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Mohammed Mboudou从他20岁起就开始采集泡碱,这是一种含有钠的矿物,也是该流域地带很多人维持生计的经济来源。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位于图片中间的Abakar Umaru是巴加索拉Tagal村的一名40岁渔民,他正和其他人在船上煮鱼。Umaru来自尼日利亚的Doron Baga,2015年1月遭到博科圣地组织袭击后,他被迫穿越湖泊来到巴加索拉。
摄影:JANE HAHN

  Hahn在采访的当地人的过程中,很多人都表示其家庭已在这里延续了几代人,亲眼见证当地的沙丘越来越多,村子也不得不跟随乍得湖的边际线不断迁移。“我在当地遇到的人无不对沙漠化感到恐惧,他们可是身处黑暗旋涡里的人啊。”Hahn叹道。
 
  众所周知的是,乍得湖的面积存在季节性的波动,其水体体积在过去的数百年里频繁变动。但Hahn强调:“近60年来,乍得湖的规模几乎锐减了90%,原因无外乎干旱、沙漠化、森林砍伐、资源管理不善以及气候变化。乍得湖的水位已陷入最低值的险境,考虑到越来越多的民众通过抽取地下水用于家用或灌溉,可以推断该湖基本上无法完成自我修复。再加上日益扩张的沙漠,乍得湖流域或许将在不久的未来干涸。”湖里的大鱼越来越少,鱼的总数也在急剧下降。人们在湖水里洗澡、洗涤衣物器具,导致水质持续恶化,致使直接饮用此水的人群疾病缠身、营养失衡。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巴加索拉的Broumbya村外,22岁的Amadou Allay走在沙地上,然而30多年前这里曾是一片泽水。村民们回忆称,当时的水资源很丰富,甚至需要修建堤坝来把农田和水隔开。但岁月流逝,农田跟着湖水的步伐也开始变得干涸,如今整个村子都落入沙地的包围当中。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巴加索拉的达累斯萨拉姆难民营,27岁的Fati Moussa站在她的破屋棚前面。Moussa来自尼日利亚的Baga,2015年1月,在博科圣地组织最残酷的一次行动中,她幸存了下来。随后不得不穿越湖泊逃往巴加索拉。但当地的救援机构资金不足,能提供的帮助极为有限。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巴加索拉的Tagal村,几名男子在湖边的树荫下休息。
摄影:JANE HAHN
 
  干涸的湖水、暴虐的博科圣地组织,这些因素严重影响着乍得和尼日利亚之间的经济命脉。博科圣地组织发起于尼日利亚的迈杜古里(Maiduguri),那里曾是个重要的交易站点,聚集着渔民、农民,还有将货物卖往迈杜古里市场的乍得商人。博科圣地组织造成的动荡局面直接阻断了相关地区的道路,而乍得湖流域范围内的低水位也对往来迈杜古里的船只带来负面影响。“主要的交易市场遭到破坏,与其相关的一切都难以幸免。”Hahn总结道。
 
  随着湖水的消逝,泡碱矿床逐渐显露出来,这权且当做乍得湖的最后馈赠。采矿人通过收集泡碱来换得财物,然而这条仅剩的苟且之路也因为博科圣地组织的肆虐变得艰险起来。灾难压顶的乍得湖,此时也显出了另一番景致。每当太阳升起时,湖边的女人们围在小火堆旁,一边取暖,一边等待渔船的归来。和渔船一起到岸的还有吵闹的鸟儿,它们飞旋在人们的头顶上方,希望在鱼儿运往下一站前能叼上几条。部分的鱼经过清理后将在当地市场出售,其余的在晒干后会运往乍得首都恩贾梅纳。天空渐渐亮起,女人们离开湖边,身后的空气里仍飘荡着鱼腥味。湖边的灌木丛并不算茂盛,沙地已入侵到离岸30米内的地带。刚离开湖水和树丛,女人们就踏上没入脚踝的另一个世界——荒漠草原,这是撒哈拉沙漠吞噬前的过渡形态。

  “撒哈拉沙漠的魔爪越来越近,风只会越来越强。”Hahn说道。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巴加索拉的Tagal村附近,75岁的农民Ali Koura在Kourkei岛上的田地里给庄稼浇水。为了躲避博科圣地组织的袭击,该岛的大多数农民已放弃土地逃往他处,但Koura不愿离开,他坚信会得到真主的保佑。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的巴加索拉,一名男孩穿过达累斯萨拉姆难民营。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Liwa的国际救援诊所,23岁的Babay Moussa陪伴着2岁的Abakar,后者的肺部炎症在营养不良的情况下愈加恶化。随着乍得湖湖面的收缩,Liwa周围的村落聚集着越来越多的返乡居民,他们也是为了躲避肆意蔓延的博科圣地组织。
摄影:JANE HAHN
 
消逝的乍得湖,道尽非洲的未来
在乍得的Mayala村,Mohammed Mboudou正在挖掘泡碱。随着乍得湖水位的降低,越来越多的泡碱显露了出来。村民纷纷挖出泡碱卖给周边的市场,其中属尼日利亚的泡碱市场最为兴盛。但从2014年末以来,通往尼日利亚的道路因为安全原因遭到阻断,这极大的影响了当地的泡碱市场,也导致以此为生的采矿人收入锐减,整个家庭都有可能难以为继。
摄影:JANE HAHN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