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4.07.20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莫桑比克北部的基林巴群岛里,Quero Niun是最小的一个岛屿,比一条沙滩也大不了多少。
 
撰文:Verlyn Klinkenborg
摄影:George Steinmetz
 
  沿着莫桑比克海岸有一条沿海公路,这片海是沿途最美的,岛屿之间,帆影点点,这些船只上载着来自当地村庄的渔民们。有些船上载着坦桑尼亚的渔民,他们寻找着更加富饶的水域;有些船载着索马里人,而另外的船上,人们按着危险的路线,沿着海岸,要到南非去。
  海峡的更远处,是来自全世界的商业渔民,再远一点,坦桑尼亚边界线以南,离基林巴群岛不远的地方,有好多船只,它们由于石油罢工聚集在了一起。
  本文讲述的海岸,经历过攻防、革命、内战、台风和贫穷。现在这里是非洲石油和天然气最富集的地方之一,数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全部可以上涌而出,可以说,正是丰饶的生物资源让这个海岸变得如此与众不同。
  现在的问题,一是要让这片极具潜力的财富不要成为第二个尼日利亚——尼国的石油给该国带来的好处跟害处一样多;二是要如何保护莫桑比克水上生物多样性这一无可替代的珍宝。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制图:国家地理员工VIRGINIA M. MASON
来源:美国宇航局(NASA),联合国环保署世界保育监测中心(UNEP-WCMC)
 
  在脑海里幻想一下莫桑比克海岸的美景吧,想象一下撒哈拉的沙丘被虚幻的海水淹没,一湾浅水,刚刚没过沙丘的顶。海浪不断地催动着砂子,沙丘间的凹陷里,尽是蓝色的阴影。
  这里的海浪不高,不过却很宽。当海浪退去,消失在地平线,就好像它隐退到了地球弯曲的壳儿里去了。海浪给海峡里带来了海风,留下了海星。大海敞开胸怀,欢迎莫桑比克人来收集软体动物和贝类。人们行走在大腿那么深的海水里,看起来却像是离海岸很远。
  岸边的海水无边无际,向四方蔓延,潮起潮又落。一眼望去,你禁不住要去寻找任何垂直竖立的东西。那或许是一只白鸟站立的一棵12米高的棕榈树;或许是座头鲸咳嗽时喷出的彩虹状水雾;又或许是,清晨,渔民出航时,帆船打出的水浪。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妇女们在Quero Niuni的浅滩上蹚着水,搜寻着鱼。这里现在还有大鱼。基林巴群岛的其它地方,当地人为生计而捕鱼,已经让水里无鱼可捕了。
单桅帆船是祖先传下来的,像是海滨载重的兽,很适合在这种漂移不定的浅水水域中划行。单桅三角帆矗立在风中,它们在点点灯光中倾斜着,船上载着几乎所有东西。几百年前,它们载着伊斯兰教和阿拉伯语来到这里,因此人们把莫桑比克北部海岸叫作斯瓦西里海岸。这个名称有点语义重复,因为“斯瓦西里”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就是“海岸”。所以,我们可以把莫桑比克从巴扎鲁托到基林巴的区域称作海岸中的海岸。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1791年,葡萄牙的殖民者在伊博岛西部建了这座星形的塞巴斯蒂塔城堡。伊博岛曾是奴隶贸易的一个节点。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莫桑比克岛上,坐落着南半球最古老的欧式建筑,即建于1522年的诺萨堡垒教堂。

在涌浪中潜水
 
  事实上,我在观光潜水冒出水面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单桅帆船。小船在地平线附近钓鱼,一根绳子从桅杆连到船尾,用来晾晒衣物和鱼。坐在船上的五六个人,都试图挤进小小的帆影里,躲避火辣辣的太阳。
  海面上波光粼粼,微风轻轻推动着小船。不过,水面之下,只有一股股的涌浪,把它们推向一个附近的礁石。
  我曾与一只玳瑁海龟四目对视,在我们下面,一只红海龟正趴在海底的一枝珊瑚下面。我让自己停留在水下15米处不动,而我前后拨水的时候,像一只钟摆一样。海葵在我周围舞动着,忽前忽后。一群银色的小鱼,也在忽前忽后地悠游着。它们那么合群,就像是分子里的原子一样,永不分离。
  莫桑比克的东边,是马达加斯加,西边是海岸边让人迷路的众多岛屿和沙洲。某些位置固定,也经常可见,另外一些则在涨潮时就消失了。它们实在是太迷惑人了,于是1498年,瓦斯科·达·伽马在惩罚了一个误以为船即将到达大陆的领航员之后,他将其中的一个岛屿命名为鞭笞之人岛。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渔民们在帕索马的海滩上缝补渔网。帕索马是莫桑比克岛的一部分。
 
  确实很容易犯错。从一两海里外的海平面上看,大陆不过是一段低矮、遥远的锯齿。达·伽马绕过了今日被称作好望角的地方,来到了莫桑比克岛的海岸。他所带来的葡萄牙文化,仍然存在于这里的语言中,存在于文化纽带中,也存在于海岛上葡萄牙殖民帝国留下的鬼魅般的建筑里。达·伽马抵达这里的一百年之后,路易斯·瓦斯·德·卡蒙斯,写下了葡萄牙最伟大的史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歌颂了达·伽马伟大的功绩。
  但是,看一眼地图,就会知道,莫桑比克海峡向南直至好望角,是一个沟通南北交通和文化的渠道。就像达·伽马当年一样,沿着海岸往北并非易事。几百年来,航海家们都认为,海峡中持续往南流动的洋流,与马达加斯加南部的阿古拉斯海流交融在了一起。最近的研究却发现了不同的东西。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Quero Niuni外的礁石上,一群渔民在水下、水上通力合作,驱赶鱼群进入渔网。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基林巴群岛的瓦米兹岛,是世界级的度假胜地,也是一个渔村。每天捕捞的鱼都会在阳光下晒干,并拿到大陆的市场上卖掉。
 
丰饶的水域
 
  莫桑比克北部是季风性气候,每年,风和风暴都会来袭,而印度洋的洋流也会流向这个东非大陆的凸起部分。
  根据一项挪威的研究,缓慢流过莫桑比克海峡的,是一系列巨大的逆时针方向的涡流。这些涡流如此巨大,甚至在它们流过时,都会挤压地球的地壳。不过,跟科学家们(和航海家们)想的不一样,这些涡流对阿古拉斯海流的强化作用,在数量和力量上,都要小得多。
  从海面上看,很容易相信,莫桑比克海峡就只是海岸的沙滩和矮岛的延续而已。除非你飞到巴扎鲁托之上,才可以看出,这些小岛是一圈屏障,向东开着口,那里有礁石和滩涂。落日在海岛上落下,就像是火热的气球逐渐下降。平静的水面上,反射着太阳慢慢变弱的光辉,直到夜幕突然降临。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莫桑比克岛的圣奥东尼奥教堂旁边,一艘新造的船刚刚上完了漆。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莫桑比克岛上,一群孩子们聚集在伊斯兰学校里。莫桑比克海岸边的大多数人口,都信仰穆斯兰教。
 
  但是岛西边的风景,却有所不同。沙丘从海浪中冒出,一路延伸到山一般的干燥沙滩上。看着这些涌浪和海水,你可以看出吹过海峡的风的力量,就好像你突然远离了陆地,飞到了海上。随着陆地深入到大海,海水就变得神秘莫测了。
  这座海岛的山脊两侧分别是迎风面和背风面,似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背风面,退去的潮水,似乎要诱惑你走向低矮的大陆海岸,要让你徒步向西,走向矮树丛中飘起的缕缕炊烟。在迎风面,高高的沙丘上扬起干燥的沙,你可以想象自己驾着一艘三角帆船,从海岛岸边起航,驶过巴扎鲁托,并沿着这条神秘海岸线边上错综复杂的洋流漂流而去。
 
莫桑比克奇幻水域之旅
瓦米兹岛上,岸边盖满了密集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以打渔为生的渔民所建,所以跟海岛另一边的度假地,相距甚远。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