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付诸东流:五大湖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收缩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webmaster
  • 发布时间:2014.07.21
付诸东流:五大湖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收缩
犹他州的鲍威尔湖饱受干旱的困扰,开裂的河床在沙漠阳光下备受烘烤。沙漠的蒸发速率比沉淀速率高20倍。
皮特•艾斯克(Peter Essick)作品
作者:约翰G.米切尔(John G. Mitchell)
 
  以前,世界上最大的淡水系统也发生过萎缩,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快。在密歇根州特拉弗斯城,度假村外空空的马车,这里曾经是湖底,生动地反映出五大湖的旅游经济是如何随同下降的水位一样同步下滑。湖水退去得越远,焦虑就愈发严重。
  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学习如何与湖泊相处。10年的时间还远远不够。整整一代人可能会做到。然后,如果你在和密歇根湖一样大的湖泊旁居住得足够久,你将开始明白,起伏的水位对于其所造成的任何不便都不会说一声抱歉。这里是一个宽阔的沙滩,thbenefere是一个位于摇摇欲坠的断崖边上的山寨。有时你会见到它们,有时又不会。这总是会让你猜来猜去。湖泊完全不在乎。
  在密歇根湖大特拉弗斯湾欧米新半岛,泰德克莱因在多年前就放弃了猜测。自1957年以来,他和他的妻子——吉恩,一直居住在可以俯瞰整个海湾的屋子里。从草坪的边缘,台阶往下通向沙滩,几乎到了水边。但在克莱因搬进来没多久,他们散步时就会打湿双脚,密歇根湖此时的水平面已经创下自19世纪以来的最低记录。在20多年后,湖水再度上升,比上世纪任何时候都要高,淹没了克莱因家的楼梯底部。
  去年夏天,我和克莱因站在湖面上,五大湖仿佛回到了1964年早些时候创下的最低水位。现在,经过多年的干旱和平均温度的逐年上升,从明尼苏达州的德卢斯一直到位于圣劳伦斯河源头的安大略省金斯敦,五大湖湖面已经再次下降。这不仅给美国和加拿大沿岸成百上千的土地所有人带来不便,其中不少人不得不花钱扩建其码头,这关系到依赖于湖水的众多城市和农场,该地区数十亿美元的划船和钓鱼旅游产业以及定期往来于这些内陆港口和水道前往北美地区中心地带从而通向世界市场的深水船舶经营者。
  欧米新半岛广阔、杂草丛生的海滩和岩石沙洲说明了这一切:在经过几年的严酷气候,这些湖泊中的最大一个也很可能降到最低水位,低于历史上所记录的任何值。
  克莱因说“哦,总有一天,湖水还会再回来”,他是一位退休的外科医生,在二战时,曾经是一位海军陆战队俯冲轰炸机驾驶员,他已经从私人飞机驾驶舱中看到过五大湖区上游大多数的地方,为书籍和杂志执行飞行航拍任务。现在,站在干涸沙滩的台阶上,我只能对克莱因说,“我希望你是对的。”
  五大湖包括苏必利尔湖、密歇根湖、休伦湖、伊利湖和安大略湖以及通向这些湖泊的河流、渠道和较小的湖泊,共同构成了地球上最大的地表淡水系统。该系统的总面积超过94,000平方英里(243460平方公里),其流域涉及美国的八个州和加拿大的两个省。如果地球是扁平的,而湖泊就像一个水桶,桶里的水足够淹没西半球所有的土地,积水水位可以达到两英尺。
  在任何时候,一个复杂的水循环会安排好系统中所含的水量。当然,水量决定了水位。
  水循环首先从云开始。整个湖泊及周边流域土地上的雨水和降雪将形成径流补给系统的支流和地下蓄水层,他们反过来再补给湖泊。但是,这只是一半循环。另外半个循环是湖泊表面的蒸发作用以及流域中陆生植物的蒸腾作用将带走部分水分。当蒸发和蒸腾作用流出的水分超过降水和径流流入的水分,圣劳伦斯河的水位将下降,那么五大湖的水位也必将下降。
  蒸发量似乎将占据主导地位。大多数人认为历史上最热的年份中,有六年出现在近十年。这不仅增加了夏季的蒸发速度,而且由于冬季减少了湖泊上正常覆冰,进一步增加了蒸发量。因为,冰具有抑制蒸发的作用。除了最浅的伊利湖之外,五大湖很少在对面湖岸间结冰,只是经常在湖湾和湖心区结冰。然而,近年来,往年结冰的地点不再结冰,或者结冰要来得比往年晚一些而消融得早一些,这也是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所致。
  整个系统的湖泊水位也受到全年积雪和随后融雪径流的影响,尤其是在苏必利尔湖的源头国家。在过去五年中,三个上游湖泊积雪所产生的径流有三年明显低于平均径流。来自底特律美国陆军工兵部队的资深水文学家——罗杰•戈捷(Roger Gauthier)说:“在北部湖泊区域,春天比正常提早六个星期到来,今年我们见到的唯一一场雪是因为湖泊效应导致的,水从湖面蒸发,然后形成降雪,有时还位于盆地外部。这对于提高水位没有任何作用。”
  苏必利尔湖的轮廓看起来就像是面朝西的狼头。“鼻子”处是港口城市明尼苏达州德卢斯以及威斯康星州苏必利尔(总人口118,500),每年通过五大湖向东运输4000万吨货物。我们狼头型的湖泊现在很口渴。
  在我访问的当天,两艘大船运载出口到地中海的小麦,第三艘船装载着中西部生产的大豆前往圣劳伦斯航道,第四艘船的船舱中装载着从伯恩斯港装载的57,000吨(57,900公吨)铁矿石球团,准备运送到印第安纳州加里附近的钢厂。美国生产的所有钢材中,有近三分之二是使用在苏必利尔湖岸边运输的铁矿石生产的。在德卢斯,铁矿石的吨位仅次于煤炭,将使用123节车厢的列车运往等待的船舶,来自千里之外的怀俄明州粉河盆地。
  水位对于五大湖的航运具有显著的影响。按照德卢斯航道港口管理局执行董事——戴维斯赫尔贝里的介绍,在较浅水道中,如苏必利尔湖和密歇根州休伦湖之间的圣玛丽河,船舶吃水净高每减少一英寸,运营商必须减少270吨(245公吨)的货物,否则就会发生触礁危险。对于这些湖泊中长度超过三个足球场的货轮所有人,水位过低的成本估计为每年数十亿美元。
  千英尺长的伯恩斯港的船长阿尔伯特•德尔科告诉我,在几年前,一条船在通过比弗岛以东密歇根湖的灰色礁航道时,船底撞出了一个洞。他说:“他们不得不将船停在干船坞,而另一艘船卡在卡柳梅特港底部一次或两次。”
接着港口经理——戴维斯赫尔贝里说:“不要忘了圣玛丽河开挖的岩石,这是你必须注意的事项。开挖的岩石一点都不会留情。”
  为五大湖观光船长和钓鱼爱好者提供场地的港口、码头以及支流,也不会留情。苏必利尔湖北岸上游以及危险城堡和比弗湾上游,洗礼河和自律河的水位很低。我在大沼泽停下,前往野外运动用品商店,为边界水域泛舟营区的划桨客户提供服务。苏必利尔湖的水位下降是否影响了业务?老板说:“旱情确实影响了业务,我们出租的独木舟被撞出了比以往时候都要多的凹陷。”
  对于游艇驾驶员和水手来说,导航也变成棘手的问题。在密歇根州港泉的爱尔兰划船购物商店,萎缩的湖面迫使大卫•爱尔兰要连续三年疏通他的游艇码头。“这是一个快速花钱的好办法,”他说。
  Tip of the Mitt Watershed Council是一个致力于保护密歇根州北部水资源的非盈利性组织。其办事处设在佩托斯基,位于密歇根州下半岛地图米藤的顶端。在我听到有关大湖糟糕的经济消息后,我想了解一些关于环境影响的消息,并且早已预料到这将是些坏消息。其不在米藤的顶端。
  Wil Cwikiel说:“周期性的低水位非常重要”。Cwikiel是管理局的沿岸专家。他说:“湿地与外露滩地是大湖最具有生物生产力的生态系统之一,我们已经看到水鸟和其他野生动物都在大量使用这些暴露的平地。裸露的土地生长新的植被,而当水位再次上升后,将为水生生物提供良好的栖息地。如果我们保留了湖泊中的渔业生产,我们必须维持鱼类赖以生存的食物链。”
  Cwikiel感叹很多人都渴望存在一个静态的系统,其中,水位能够保持稳定。他说:“这不会发生”。事实上,国际联合委员会最近对大湖研究结论说明,调控流量及水位的工程不仅成本超过了工程本身能够带来的效益,同时还将导致严重的环境影响。
  Cwikiel说:“如果我们能够像五大湖一样思考,而不是担心我们要在海滩上走多远才能到达水面,我们就能够认识到,在水面循环的各个部分都是有益的过程。”
  当湖泊水位在今年年初稍许上涨之后,许多像Cwikiel一样的专家还是担心将来的水位。如果最近的下降并不属于自然波动的一部分将会是怎样?如果真的向一些科学家所说的那样,水位的下降来源于全球变暖又会是怎样?
Cwikiel说:“好吧,那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然而,当我开车沿着环湖路向北,前往米藤的最北端,我脑海中已经有了我的答案。虽然,对于全球变暖的影响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目前的研究表明,在某些情况下,五大湖的水位到21世纪中叶可能会进一步降低3英尺或以上。面对这样的数据,谁又能像五大湖一样思考?
  北依佩托斯基和港泉西北,陡峭的悬崖通向桦树、铁杉和枫树下的密歇根湖,然后途经在某些地图上标记为Sevenmile Point的黄色沙滩。某个夏天,我也曾在这里游玩,学习游泳、堆砌城堡和跳过石头。在那些日子里,我怀疑我是有点害怕密歇根湖,即使是站在安全的沙滩上。湖面显得如此巨大。一望无垠。盛行风呼啸不停,白浪和蓝色的湖水(可能有人这样说过)就将你送到了一百英里之外的威斯康星州。然后,我在学校学到了关于五大湖的其它知识,以及它们总共包含了世界上淡水的五分之一。
  现在,水源应该已经很充足。对不对?不一定。
  无论气候变化能够存储多少五大湖的水,但是,总会有一部分人类从系统中消耗的水不会直接返回到五大湖。  当前市政饮用水和工业用水所抽取的水源仅仅只是凤毛麟角,大部分的水最终都在经过处理后或者通过地下水流返回。唯一重要的没有重新进入系统的分流是芝加哥每天从密歇根湖中抽取的24亿加仑(约每天90亿升)水。对于圣洁的海滩,芝加哥将其经过处理后的废水排入清洁的运河,然后通过德斯普兰斯河进入Gulfbound密西西比河。但是,该分流并没有对系统造成很大的损失,因为在苏必利尔湖两条汇入的分流补偿了损失的水源。实际上,这些分流将安大略省哈得逊湾流域的水流转移到苏必利尔湖。在其向南的过程中,安大略省水被用来进行水利发电。
  尽管,美国和加拿大已经临时暂停了进一步改道或大量水分流,该地区一直以来都担心像加州这样具有足够政治影响力或者西南地区,可能会找到方法继续从大湖中掠夺水源。而且,事实上,有些人一直在试图这样做。
在20世纪50年代,大循环和北方发展项目计划(GRAND)应运而生。当时的想法是修建堤坝隔离詹姆斯湾和哈德逊湾,阻挡住海水,然后,通过改道一些加拿大河流,将淡水注入休伦湖,然后再从这里转移到更干涸的地区。但是,该计划最终由于工程量过于浩大而终止。
  在20世纪80年代,有人想到将五大湖中的水转移到大平原干涸的奥加拉拉蓄水层,但遭到了美国陆军工兵部队工程师的拒绝。然后,在1998年批准一家加拿大公司将在苏必利尔湖的湖水批量销售到亚洲的交易几乎被暂停。今年早些时候,雀巢饮用水北美公司获得许可,每年从大急流城北面的蓄水层包装2.1亿加仑(约800升)的水,该蓄水层为密歇根湖的主要直流马斯基根河提供水源。法院受理了对该交易的起诉。
  前伊利诺伊州参议员、总统候选人以及有关全球水资源短缺的文章和书籍作者——保罗•西蒙认为,从该地区出口大量的水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成为可行将是迟早的事。西蒙说:“对五大湖的开发即将开始”,他对于前景十分沮丧。“如果西部的海水淡化工程没有获得足够的赞助,我会说这将是必然结果!
  当我下午再次来到Sevenmile Point宽阔的沙滩时,我想到了西蒙的预言。天气十分炎热。平静的湖面犹如一面镜子。没有白浪也没有帆船,在另一头是比弗岛。我当时认为西蒙的预测和全球变暖模型之间,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让我们学会怎样与自然、周期性潮起潮落以及五大湖共处。
  就这样,我发现了一块湿滑的石头,我想起了一个赤脚男孩被白浪卷到了一百英里外的威斯康星。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