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这个男人,想把城市打造成国家公园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xiaoran
  • 发布时间:2017.05.08
这个男人,想把城市打造成国家公园
圣詹姆士公园(St. James's Park)是伦敦众多绿色空间中的一个,得益于诸多绿色改造项目,伦敦已成为生态型都市的典范之一。
摄影:SIMON ROBERT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撰文:Emma Marris
 
  公园到底是什么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公园是避开城市纷扰的一处所在,那里保留了大自然的原始属性。在这个越来越频繁地受人类活动左右,常用来满足人类需要与欲望的世界,公园便是一处本色之地。事实上,人们也真的离不开公园的慰藉,公园就像人类心灵的避难所,抢救着那些长时间与绿色自然无缘的人们,抢救着过于操劳各类琐事的人们。
 
  伟大的自然主义者约翰·缪尔在国家公园运动开始时就提出了此类观点。1901年,他写道:“成千上万身体疲惫、意志恍惚、过分文明的人开始意识到,登山就像是回家,荒野是人生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从那以后,人类对公园的认知就没有什么大的改动,北美、欧洲和澳洲的人们尤为如此。
 
  然而,自称为“游击式地理学者”的Daniel Raven-Ellison却试图改变这一观点,他是国家地理学会的一位探险家。
 
  Raven-Ellison并非生长于乡野,反之,他的家乡是建城于公元43年的伦敦,一座现如今拥有900万人口的大都市,平均每平方公里就居住着5,400多人。
 
  Raven-Ellison四处奔走游说,希望把整个伦敦打造成一个国家公园。他认为,尽管伦敦的街道很繁华,混凝土的用量并不少,但与国家公园相关的特质也很多。如果你把官方的城市公园和各式庭院、小块绿地等加起来,你会发现,伦敦的绿色空间占比已高达47%。甚至,该城还拥有非常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有些地方的荒野程度也相当之高。
 
  倘若在伦敦市边缘的埃平森林(Epping Forest)散步,你或许还会偶遇獾、蝙蝠和嘴里塞满草的黇鹿。有时还能看到在人行道上溜达的赤狐,或者藏在后院的赤狐幼崽。整座城市的树木差不多有840万株之多,桦树、酸橙树、苹果树、梧桐、橡树和山楂树等等,种类极为丰富。就连伦敦地底之下都孕育着其特有的生物多样性,例如地铁通道里的“地铁蚊”(Culex molestus)就是如此,它已被列为新的物种。
 
  如果拿伦敦和大型公园相比,当然还有很大差异,那里仍人潮拥挤、建筑密集,车流量庞大。但这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妥,Raven-Ellison把这一差异称为特色。
 
  他说道:“如果把人的因素考虑进来,那么伦敦绝对可以称作英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仔细想来,这话也在理,毕竟与偏远地带以及人为改造程度较低的地方相比,伦敦的生物多样性有它独特的价值所在。
 
  “位于热带雨林的国家公园与沙漠中的国家公园不同,而一座城市又与这两者皆不相同,虽然如此,但这并不等同于城市价值相对较低。”Raven-Ellison为我们重新定义了公园的含义,希望人们能开阔眼界,珍视近在眼前的自然生态,并激发人们把这种观念更多的落在实处。
 
这个男人,想把城市打造成国家公园
旧金山市的要塞公园(Presidio)同样是个著名的城市公园,你可以享受美丽的远景和包括滑板在内的休闲运动。
摄影:SIMON ROBERT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生物自卫型都市
 
  并非只有Raven-Ellison一人呼吁,希望人类与其他500万个物种隔离开来,所有物种本就该共同享有这个星球。如今,全世界的半数人口定居城镇,该比例仍在年年递增,我们必须认识到生态型城市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城市规划师Timothy Beatley领导着名为“生物自卫型城市”(Biophillic Cities)的联盟,重点提及了新加坡、新西兰惠灵顿、西班牙维多利亚、英国伯明翰、旧金山、波特兰和密尔沃基等生态城市,它们都致力于打造更多的绿色空间,促进生物多样性,并在城市结构中融入更多元的荒野元素。该组织的名称取自生物学家E. O. Wilson在1986年完成的著作《Biophilia》。Wilson在书中坚称,人类天生热爱大自然,这种与其他物种间的相关性来源于人类漫长的进化史,期间人类栖身于大自然的怀抱,与其他物种相互依存。
 
  Beatley认为:“城市的自然属性绝非可有可无的选项,而是营造快乐、促进健康,让生活更有意义的必备条件,而这也是最基本的一种观念。”他在城市规划中要求种植大量树木,在高层建筑的墙面和屋顶布置苔藓和蕨类植物,选择鸟类友好型的窗格玻璃。在推广本地植物之余,还选择适宜传粉昆虫和其他生物的非本地植物,鼓励私有住房用户种植耐旱型植物,并搭建野生动物友好型花园。
 
  不仅如此,加深青少年儿童的自然历史教育也是个重要环节,应鼓励人们在清晨多出门走走,换个角度去欣赏身边的自然世界。想一想,你能说出街道上的树木种类吗?公园里的鸟儿有什么特征呢?你还记得最后一次寻觅小昆虫是哪年吗?
 
  其实推广这样的观念并不困难,在美国西部最大的都市旧金山,那里满城车辆,建筑密集,这种观念依然可以被唤醒。在该城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市民科学计划共收集了数千份有关蛞蝓、爬行动物、松鼠等动物的观察报告,其途径涵盖各类社交媒体以及名为“iNaturalist”的手机端应用程序。为了给孩子们提供可以下脚的池塘和动手的堆肥,市民科学计划的负责人Lila Higgins还在博物馆内建造了昆虫飞舞、百花齐放的小花园。
 
  Wilson提出了生物自卫本能的概念,这可谓超越时代的壮举。大量科学研究证明,与大自然的接触有助于提高人类心理与身体的机能,使人更宽容大度、更具合作精神、增强免疫系统、缓解压力以及降低血压。Raven-Ellison和Beatley正打算打开这扇门,让你我不必远离城市就能享有这些福利。
 
这个男人,想把城市打造成国家公园
作为伦敦八个皇家公园中最古老的一个,圣詹姆士公园的美景由来已久。
摄影:SIMON ROBERT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半个伦敦
 
  包括市长Sadiq Khan在内,很多伦敦政治家都支持Raven-Ellison的“国家公园式都市”计划。这需要上至政府,下至百姓的共同努力,官方的政策法规和居民的民间行动都是必不可少的共建手段。Raven-Ellison说道:“这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每一个小小的努力与进步都是添砖加瓦。看似简单的动作就有可能影响许多生命的延续,例如在院落的栅栏上打个洞方便刺猬的进出;在私家车道旁种植些多肉植物;把花园布置的更野性一些。”
 
  Raven-Ellison认为,伦敦达到51%的绿色空间占比是完全可行的,毕竟现在的占比就已经达到了47%。Wilson在他最新出版的《半个地球》(Half Earth)一书中也提到了半数这个概念,但他强调地球的半数面积应该作为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然保护区来对待,以此来保护物种、荒野生境和不同的生态系统。而人们只能偶尔参观这些保护区,如果想要经常参观,就只能通过网络摄像头的方式。
 
  近日,一支由自然资源保护论者组成的国际团队在《生物科学》(Bio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认为,由于人类推进了城市化发展,促使很多地区的农村人口大幅降低,因此自然资源的生存空间就得以变得更多,让“保护半个地球”的目标不再遥遥无期,反倒变得近在眼前。
 
  尽管如此,为了实现这一愿景,城镇居民可不能仅仅停留在“制造自然”这一阶段,而是要由衷的热爱自然。Raven-Ellison认为,单单要求“不干预自然保护区”是不够的,城镇里还需要创造更多的绿色空间,让居民从各个感官上接触大自然。“半个地球”的概念需要“半个伦敦”来补充完善。
 
  Raven-Ellison总结道:“如果我们希望下一代能真正关心大自然最原始、最荒野的一面,那么我们就必须为他们打造身边的绿色世界,让他们刚刚踏出门阶的那一刻就感受到大自然的魅力。”
 
(译者:清泉石上流)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