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第十二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乐乐的初中生活

美国的调查显示,11到14岁的孩子每天有将近12个小时在使用电子产品,71%的千禧一代表示一周不能上网的度假会让他们感到非常不适。

  我的儿子十二岁,小名乐乐。
 
  乐乐每天傍晚六点从学校回到家,除去写作业和吃饭以外,上床之前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抱着手机或iPad度过。他经常会在玩游戏的时候对着屏幕哈哈大笑,或对着班级同学自己建的微信群手舞足蹈。我和先生多次试图邀请他和我们一起出去散步或运动,几乎都以失败告终。只有寒暑假一年两次的家庭旅行还没有变,这也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最快乐的时间。
 
  我一度以为乐乐这种偏好的养成,也许是因为中国城市的居民楼太挤太高,公共区域可供运动的空间过于局促和稀少。直到看了华盛顿的同事发来的这一期关于国家公园的稿子,文章的名字赫然写着“为自拍一代断网”,我才有所醒悟。其实,即便在拥有百年国家公园历史并且户外资源丰富的美国,“千禧一代”在国家公园游玩人数中的占比,也要远低于他们在美国人口中所占比例;反倒是年纪大一些的游客占比更高。
 
  美国的调查显示,11到14岁的孩子每天有将近12个小时在使用电子产品,71%的千禧一代表示一周不能上网的度假会让他们感到非常不适。在中国,孩子们课业太过繁重,虽然不可能每天有12个小时使用电子产品,但是,有限的剩余时间更是让他们对着屏幕惜时如金,以至于户外运动越来越少。
 
  这是科技的错吗?如此下去人类会进化成什么样子?
 
  在美国国家公园迎来100周年诞辰之际,公园管理局做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市场宣传。总统奥巴马还发起了“全体儿童进公园”的项目。在偌大的国家公园里不仅可以运动,还配备了不少相关资料,能让所有人学到关于自然和物种的知识。于是2016年,造访国家公园的孩子多了起来。已经晚上九点了,乐乐的作业刚刚写完。同学打来电话,说自己还差一篇作文没写。乐乐告诉我,估计同学怎么也得写到十点了,然后就自顾自地拿起了手机。
 
  从十六层的高楼上望向窗外雾蒙蒙的天,我竟忽然思念起我的童年,思念放学以后和同学一起在外面疯跑的日子,思念和父母一起看繁星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