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第十二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岛林奇葩红猩猩

科学家们对于红猩猩的私生活刚刚取得了最关键的认识,然而这些隐秘猿类的未来吉凶难料。

岛林奇葩红猩猩pic一只雄性苏门答腊猩猩露出利齿、摇晃树枝,发出对一名对手的挑战。苏门答腊猩猩现在被列为一个独立物种,在野外分布的数量为1.4万只左右。

  “有时候觉得,我自己手贱选了世界上最难搞的家伙来研究。”

  谢里尔 ·诺特坐在她婆罗洲西部猩猩研究站的茂密雨林下和我说道。蝉声铺天盖地,尖锐如牙医的钻子,有时吵得我们只好暂停讲话。我们聊天的时候,诺特的助手们正在帕隆山国家公园四周的密林中工作,带着GPS设备和iPad追踪红猩猩的日常游走,记录它们的行为、饮食以及与其他物种的互动。
 
  虽与黑猩猩、大猩猩同为大型猿类,这两者却是群居动物,较易跟踪观察,而红猩猩基本是独来独往的。它们几乎所有时间都在树冠中度过,游走范围广大,并且大都选择地势崎岖或沼泽地的林区居住,人类难于涉足。因此,红猩猩曾长期跻身最鲜为人知的大型陆生动物之列,只是在过去20年左右,有关它们的科研证据的分量才开始超过推想揣测。这要归功于踏遍婆罗洲、苏门答腊追踪它们的新一代研究人员,而这两个大岛就是它们仅有的栖息地。
 
  诺特在帕隆山督导这项研究已不止20年,从许多方面审视红猩猩的生活史,尤为注重食物的丰匮对雌性激素水平及生育行为的影响。“我们在这儿刚起步的时候,还没人真正研究过野生猿类的荷尔蒙。”她说,“人们都说我疯了。”诺特的研究拥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母猩猩每6~9年才分娩一次,是所有哺乳动物中生育间隔最长的。此外,她的研究对于人类生殖领域还有着尚不明确的启发作用:我们与红猩猩的生理极为近似,以至于诺特可以用药房卖的标准验孕试剂来测红猩猩的尿液,断定它们是否怀孕。
 
  帕隆山的树符合东南亚许多林地的典型特征:在大部分时节不怎么结果。然而每隔4年左右,各种各样的树木会进入一个被称作“桅杆期”的过程,不约而同地奉献出无比丰饶的果实。这种现象使诺特怀疑食物充足与猩猩生育之间
有某种联系。
 
  她发现,研究者可以用滤纸收集、保存雌猩猩的尿液,以备将来的激素检测。其研究结果表明,雌猩猩体内的生殖激素在林中果实最充沛时达到峰值——与丰匮各走极端的生存环境相适应。
 
  “这非常合理。”诺特说,“它们在果实高峰期增加体重,然后在果实稀少阶段消耗体内储备维生。处于果实高峰期的雌性更可能怀孕。”

岛林奇葩红猩猩pic幼小的红猩猩在黑市上作为宠物可以卖出高价,而捕捉它们的唯一办法是杀掉护子心切的母亲。这些猩猩孤儿被送往“国际动物救助院”养育。

岛林奇葩红猩猩pic11个月大的猩猩幼崽在模仿母亲的样子进食。小猩猩可追随母亲到10岁之多,跟它学习必不可少的生存技能。其中包括:如何找到最有营养的雨林果实。


岛林奇葩红猩猩pic婆罗洲的帕隆山国家公园附近,一排排油棕树取代了原始雨林。棕榈油作为烹调、食品、化妆品的高需求原料,其种植产业已经挤掉了大片红猩猩栖息地。composite of three images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