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三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能源远征挺进北极

北极地区正在迅速暖化消融,施工环境却仍然严酷。多国急欲提取它的资源,但这里并无易赚的利润。

能源远征挺进北极
博瓦年科沃是俄罗斯最新开发的天然气田,位于僻远的亚马尔半岛。泛光灯代替太阳照亮了漫长的极夜。这片储量巨大的气田于上世纪70年代已被发现,但被评估为开发成本过高,直到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下令大力推进。

  离2014年的圣诞节还有几天,北极圈以北400公里、西伯利亚的亚马尔半岛上,一张熟悉的面孔闪现于博瓦年科沃天然气田的会议室大屏幕上。通过卫星连接,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脸看起来有些失真。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的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谢·米勒肃立在屏幕前,面对祖国的总统。会议室外,一簇簇简易房和锃亮的管道被强光照着,犹如悬浮在黑暗中的太空站。博瓦年科沃的天然气储量居世界前列,米勒准备抽采一口新气田,此刻正向普京请命。
 
  “你可以开始了。”普京说。
 
  米勒转达指令,一名工程师摁下开关,北极天然气随即流入一千多米长的管道,汇入俄罗斯四通八达的气网。亚马尔半岛是大片平坦的苔原,轮廓像一个拇指,伸入冰封的喀拉海。它在世界版图上很不起眼,直到近代才以涅涅茨族的驯鹿游牧人和斯大林治下的残酷劳改营为世人所知。但据“俄气”公司估计,到2030年,该地区将为俄罗斯供应超过总产量三分之一的天然气,以及很大一部分石油。半岛及紧邻海域已知的油气藏有三十多处,博瓦年科沃只是其中之一。亚马尔有望成为北极的沙特阿拉伯,向急需能源的世界输送碳氢燃料。也许这只是普京的期望。
 
  随着全球变暖令冰海消融,俄罗斯在各国开采北极资源的竞赛中一马当先。2013年末,“俄气”公司凭借伯朝拉海上的一座采油平台,成为首家在北冰洋实现离岸石油生产的企业(在此之前它拘留了30名“绿色和平”组织的抗议者并拖走了他们的船)。亚马尔半岛东端,以另一家俄罗斯企业诺瓦泰克为首的合伙集团正在修建一座巨型液化天然气终端,产品以破冰油轮运输、向东亚和欧洲出口。随着时间推移,其运输航线上的海冰可能越来越无法构成障碍。
 
  俄罗斯并非孤军作战。美国地质调查局2008年的评估结果显示,全球有待发现的常规油气储量中,超过五分之一坐落在北极圈之内,而且该区域还富含其他矿物。去年挪威在巴伦支海锚定了一座采油平台,位置比“俄气”的平台更靠北。加拿大正在该国西北地区、努纳武特地区开采钻石、黄金和铁。而由于西伯利亚沿岸海域如今每年都有几个月解除冰封,货轮开始沿着北极航道往返于欧洲和东亚之间。一艘大型游轮“水晶宁静号”计划在今年夏天载着游客穿行加拿大具有传奇色彩的西北航道。

能源远征挺进北极博瓦年科沃气田的一名钻井工人在宿舍里休息。这样的活动房屋每间最多可安排四人合住。大多数钻井工人是国有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合同工,冬季照样开工,而户外气温可跌至零下45 摄氏度甚至更低。

能源远征挺进北极去年4 月,新建成的格里亚特号浮式采油平台在挪威哈默费斯特附近的峡湾中准备作业。现在它锚定在巴伦支海北纬71 度的位置,是世界上最靠北的离岸采油平台。

能源远征挺进北极在巴伦支堡煤矿中完成了一天的劳作,伊戈尔·沃龙金回到地面。煤矿用的是苏联时代的老设施,位于北纬78 度的斯匹次卑尔根岛(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之一)。这里有大约400 名矿工,多数和他一样来自工作机会稀缺的乌克兰东部。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