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三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塞舌尔:宝岛重生记

风光旖旎的群岛之国塞舌尔仿佛散落在印度洋上的珍珠,这里是各种奇珍异兽的天堂。然而在诸多外来物种的威胁下,许多本土动植物的生存与繁衍受到影响。

塞舌尔:宝岛重生记阿尔达布拉的巨型陆龟躲避日间灼人热浪的办法是到格朗德特尔岛上的洞穴里去。从陆龟食草的地点到藏在崎岖不平的珊瑚礁中的洞穴,要经历一番漫长而笨重的跋涉。
 

  和善可亲的新西兰人尼克·佩奇拥有黑色卷发和饱经日晒的脸,他手举一张阿桑普申岛头号通缉犯——红耳鹎的照片:体型跟北美红雀差不多大,头顶黑色“朋克头”鸟冠,双眼后方各生着一簇火红的羽毛。从2013年开始,一队保育战士枪打网捉,在这块位于马达加斯加以北400公里、面积只有12平方公里、形状似逗号的小岛上捕获了5278只红耳鹎。现在只剩最后一只逍遥法外。
 
  5279号红耳鹎曾两次进入佩奇射程,不巧都让他无功而返。头一次,一只黑鸢从头顶飞过,吓跑要犯,第二次又遭遇天降暴雨。这就是老天给这位凡间射手的考验。但是年轻的保育深造生佩奇说,“只要多打埋伏,再加上一丁点儿好运道”,就准能命中目标。他竖起拇指,咧嘴而笑:“我的猎物就是这么大点。”
 
  红耳鹎是种啁啾爱唱的活泼小鸟,这种原生于亚洲的鸟类在20世纪70年代由采集鸟粪的工人当作宠物从毛里求斯带来岛上。至于它们后来是从笼中逃脱,还是被人放生,已经无从知晓。但种群迅速爆发,从宠物变为害物。消灭它们的原因却不是怕其在阿桑普申岛落户,而是怕它们危及近在咫尺的阿尔达布拉——28公里外隔着印度洋相望的一座岛屿。
 
  阿尔达布拉在塞舌尔115座环礁和岛屿中位于最西端,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自然保护区之一,其生物珍宝包括一种岛上原生的鹎鸟。保育人员担心,一旦来自亚洲的移民物种在此定居,将与本土鹎鸟和其他原生鸟类争夺有限的食物资源,猎取岛上的无脊椎特有物种,并引进入侵植物的种子。

塞舌尔:宝岛重生记
私人所有的圣约瑟夫环礁曾是渔业和椰林的商业开发区,如今凭着海洋生物多样性和海鸟群落而倍受珍视。2014年,该岛成为自然保护区,附近海域也受到保护,由“拯救我们的海洋”基金会管理。

塞舌尔:宝岛重生记猪笼草生有灌满粘液的瓶装体,靠吞食陷落其中的小虫为生。图中的塞舌尔特有种仅幸存于群岛中的两座岛屿。

塞舌尔:宝岛重生记红领绿鹦鹉本是作为宠物引进塞舌尔的。如今它们逃到野外,威胁着国鸟——主要活跃于普拉兰岛的塞舌尔黑鹦鹉,契约猎手们正试图消灭这些入侵者。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