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四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面对死亡

虽然自觉轻松地写下这四个字的题目,但看到“死亡”跃然纸面,心头不禁还是一紧。总觉得这两个字像是一头怪兽,张牙舞爪地在看着我,召唤着我。

  虽然自觉轻松地写下这四个字的题目,但看到“死亡”跃然纸面,心头不禁还是一紧。总觉得这两个字像是一头怪兽,张牙舞爪地在看着我,召唤着我。
 
  面对死亡,人们总是不可避免地感到恐惧和悲伤。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死去的人将不复存在,无法和活着的人再发生瓜葛。于是人们忌谈死亡,比如在中国的某些地方,和“死”字谐音的阿拉伯数字4甚至被处处避讳,电梯楼层号码经常是从3一下蹦到5,在选择电话号码、车牌号码和银行卡号码的时候,4也是不大招人喜欢的选择。与之相似,13这个跟耶稣的死联系起来的数字在西方世界也往往遭遇避讳。
卷首语:面对死亡在印度尼西亚的一个偏僻角落,逝者与家人并不分离。塔庞·拉拉于2006年去世,享年65岁;一位家人照料遗体时扶正他戴的眼镜。
 

  世界三大宗教都对死亡有着自己的解释。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穆斯林相信,在世界末日,每个人都会复生并在真主面前接受审判,死亡只是从今生过渡到后世的一个阶段而已;佛教徒则认为生死相连,生死之间由业力所牵,死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进入六道轮回,周而复始,如果不断修行,最终会达到超越轮回的境界。中国古人也视死如生,相信人死后在另一个世界中仍然保持着以往的生活方式,于是我们看到了那些极尽奢华的王侯将相之墓,包括最近刚刚公布的墓主为废帝刘贺的海昏侯墓。
 
  然而即使相信死去的人会在另一个世界生活,死亡仍然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古往今来,死一直被其它名词替代,来看一看过去那些称乎死亡的词汇吧:崩殂(皇帝)、薨(国戚)、圆寂(僧人)、驾鹤西游(道士)、香消玉殒(美人)。布衣平民的死更是五花八门:有点身份的死叫“呜呼哀哉”“寿终正寝”“撒手人寰”或“与世长辞”,张三李四小狗小猫的死叫“上西天”“回老家”“直溜儿了”“打挺了”“咽气了”“爬烟筒了”……在所有的语言中,如果一件事情能够用如此多词来指涉,那么这一定是“兹事体大”了。
 
  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的偏僻山区,逝去的人经过处理后会继续留在家里,被照顾数周、数月乃至数年,直到所有的亲戚都聚齐。最盛大的送葬仪式要持续一个礼拜。在这个地方,死重于生。
 
  宗教对死亡的抵抗是通过对死后世界的塑造,天国建立之后,死亡这堵高墙也就被打开了一个豁口,成为在两个世界转换的单行道。然而即便相信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多数人依然害怕死亡,也许是因为在生者的生命中的确感受不到逝者的存在吧。恐惧往往源于缺乏认识,而人类对宇宙的认知又太有限了。从毕达哥拉斯提出地球是球形的猜想,到麦哲伦的环球航行最终证实,人类走过了两千年;而引力波在爱因斯坦提出以后一百年的当下才被探测到。在这太多事情尚不为人知的浩瀚宇宙中,面对死亡,谁又能说这不是一个新的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