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五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拯救老屋

江西游垫村虽然只有几十户人家,却先后走出过侍郎、尚书、方伯等大人物,于是就有了挂着进士第、侍郎坊、尚书府、方伯巷、大夫第等匾额的五座门楼为起点的五条青石小巷。

卷首语:拯救老屋老宅门上的认捐木牌

  前几天去了江西省金溪县参加活动,在游垫村明代的老祠堂里见到了村里的文保员胡庆华,他黝黑清瘦,布满皱纹的脸写足了岁月的沧桑。当一脸憨厚的他用我们听不懂的本地话紧张地述说着他的老屋保护计划时,我局促了。 
 
  游垫村虽然只有几十户人家,却先后走出过侍郎、尚书、方伯等大人物,于是就有了挂着进士第、侍郎坊、尚书府、方伯巷、大夫第等匾额的五座门楼为起点的五条青石小巷。还有明代工部侍郎胡桂芳为其家人修建的有明确纪年的总宪第,乾隆年间重建的有着精美雕刻的胡氏宗祠。村里目前仍然完好保存的各种明清古建筑72栋,百米以上青石板古街道7条,牌坊、水塘、古井等十余处。
 
  由于居住不便,古村后山坡上建了新居,部分村民从古村迁出,一些老房子风吹雨打没人修葺,就荒了下来,于是残垣断壁,几百年的古屋一片荒凉,让人看着心疼。
 
卷首语:拯救老屋村文保员胡庆华和施工人员正在测量郑老太老屋。
 
  胡庆华是本村人,今年已经63岁,初中文化,由于熟悉村里情况又有文物保护意识,2013年成为合市镇游垫村的第一个文保员。
 
  然而,老村保护谈何容易,村民都不富裕,有些老屋又是几个兄弟的共同财产,要想说服大家一起拿出钱来修建几乎不住的房子,其艰辛可想而知。2015年胡庆华向合市镇城建所争取到一些老宅维修指标(一个指标为3500元),又四处奔走说服房主也拿出一部分资金,还找来邻村的工匠,于是,在他的奔波下,10栋老宅成功修复。工程费用不多,但恰恰符合了文物保护的最小干预原则。
 
  按照胡庆华的计划,今年还想继续筹资来维修剩下的几栋老屋,有一栋里至今还住着一位八十多岁名叫郑先珠的老太。目前游垫村亟待抢救性维修的老屋还有十几栋,维修费用视破损情况而定,一两万就能救下一栋。
 
  本月的杂志我们花了一整本的篇幅描述了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的壮丽景观和生态系统,发达国家的人居水平与修缮资金不足的老屋的对比益发显得惊人。我不禁胡思乱想,如果住在老宅里的郑老太也能有机会去到美国亲身体验老忠实泉的神奇,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原本我们想利用这一纸版面发动读者一同来拯救古村,但是发刊之前,在数字遗产中国行主办方清城睿现和金溪县政府的支持下,郑老太老屋的测量工作已完成,并会很快得到修复,其他几栋待认领老宅也纷纷被热心人士认领。让古村焕发生机当然不能靠简单修葺,合理居住和利用才是最终目的,中国像游垫村这样的古村落还有很多,希望在你我的共同支持下,房屋修好了,游人多起来了,古村就真的活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