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五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

黄石的意义远非“一座公园”所能概括。它是一百四十多年前,人们开始与荒野举行“和谈”的地方。这场和谈持续到今日,情况反而变得更加紧迫。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代号“莫利”的狼群在黄石的佩利肯山谷查探棕熊踪迹。狼群从1995年开始被重新引入黄石,如今该公园的大型动物物种已经齐备,恢复到欧洲殖民者抵达北美之前的阵容。
PHOTO: RONAN DONOVAN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在今日的黄石区域,有些地方的野性达到了一百年来的最高峰。灰熊的种群在扩大,画面中这一头处于大蒂顿国家公园内,正在驱赶前来分食野牛的乌鸦。公园的工作人员特意把野牛尸体挪到远离道路的地方,避免游客和吃死肉的猛兽碰头。
PHOTO: CHARLIE HAMILTON JAMES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
黄石公园拉马尔谷中,发情的野牛在奔突拼斗。园内无拘无束游走的野牛超过4500头,都是一个多世纪前在此地获得保护的区区几十头野牛的后裔。这个物种因此逃过了灭绝。
PHOTO: MICHAEL NICHOLS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
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生物学家道格·史密斯快步奔向一只被他从直升机上用麻醉枪射倒的灰狼,要赶在它苏醒前进行简短的体检,并安装无线电颈环。眼下黄石的狼群状态繁荣,但研究人员不敢放松监测。
PHOTO: DAVID GUTTENFELDER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自动感应相机抓拍到一头灰熊在苹果树枝条间采摘的画面。这是黄石公园北部边界上的一栋老宅,灰熊是这类住家院子里的常客。荒野与农业区在此处交界,居民们为了自身安全,必须学会谨慎细心地生活。
PHOTO: MICHAEL NICHOLS WITH RONAN DONOVAN AND THE NATIONAL PARK SERVICE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尼克·帕特里克的面部经过多次手术修复,仍无法消除被一头灰熊抓伤的疤痕。2013年,他在怀俄明州肖肖尼河南支沿岸的自家农场中遇袭。他既是养牛户也是自然保护主义者,对攻击他的母熊并不记仇。他说,她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幼崽。
PHOTO: DAVID GUTTENFELDER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蒙大拿州加德纳的89号公路穿过黄石公园的北部边界,一座公路桥上,野牛的步伐决定着交通的流速。冬天会驱使野牛走出公园领地,到海拔较低的地方觅食,这种迁徙与农业、土地开发产生了冲突。
PHOTO: MICHAEL NICHOLS
黄石:美利坚的荒野情结蒙大拿州博兹曼一家牧场放养的这头野牛被射杀,因为它显示出可能感染了布鲁氏菌病的迹象。这种严重的动物疾病可被传染给家养牛群。至于黄石的野牛是否也会造成类似的威胁,两方各执一词,争辩得很激烈。
PHOTO: DAVID GUTTENFE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