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六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秘鲁的世外桃源

马努国家公园是大自然的奇迹,因其位置偏僻、与世隔绝,加之深居雨林的土著狩猎者们小心庇护,所以暂未受到外界侵扰。

  埃利亚斯·马奇潘戈·舒维里伦尼拿起棕榈木制成的长弓与箭箭头是削尖的竹棍。我们即将前往秘鲁的马努国家公园猎猴。马努国家公园是一大片受保护的雨林也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公园之一。

 

  这种狩猎是合法的。埃利亚斯属于一个名叫马特斯根卡的土著部落该部落有不到一千人生活在公园里其中大部分居住在马努河及其支流流域。公园里所有的土著居民(除了马特斯根卡还有其他一些与外界没有接触的原始部落)拥有采集植物与猎取动物自用的权利但不能在没有特殊许可的情况下将园内资源出 而且狩猎时不能用枪。埃利亚斯与妻子在米巴托河边的一小片空地上种木薯、棉花等作物,孩子们采集水果和草药。埃利亚斯捕鱼、砍树,还负责打猎尤其是蜘蛛猴和绒毛猴——这两种猴类是马特斯根卡人钟爱的食物同时也都是受威胁物种。
 

秘鲁的世外桃源正在野外考察的马特斯根卡族学生们吃的鱼是用传统方式捕捉到的:巴巴可鱼毒草的根被捣成浆,然后在河水中搅散,草根释放出鱼藤酮,这种毒素可以让鱼晕眩,但对食用鱼肉的人没有影响。
 

  许久以来,人们一直是以这样的方式生活,但是如今马特斯根卡人的数量在增长,这让爱护公园的生物学家们颇为担忧。假使他们人口翻倍怎么办?假使他们开始用枪怎么办?猴群能继续存活吗?而猴子在林间穿梭觅食时可以把果树的种子播往各处,假如没有了它们,森林又将变成什么模样?

  园区之外的森林被天然气开采、矿业和伐木作业切割得支离破碎,且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因此保护公园的行动变得至关重要。同时我们必须发问:居住在公园里的人们给它带来的是福祉还是灾祸?而公园对于这些居民来说又是好是坏?

 

秘鲁的世外桃源

上马德雷德迪奥斯河沿马努公园南部边界奔流。要想进入园区,游客们通常需先乘摩托艇顺流行驶5个小时(河水浅时所花时间更久),然后沿马努河向上游继续前进。 

 

  53岁的埃利亚斯满头黑色卷发,目光犀利,上身穿着绿色足球队服,下身穿短裤,脚踩废旧轮胎做成的拖鞋。他的家就是空地上的几间棚屋,屋顶是棕榈叶搭成的。去年11月的一天,我们穿过他家的田地,钻进丛林。同行的有他女儿塔利亚、女婿马丁,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外孙女。塔利亚身上围着手工编织的兜囊,以便将采集到的植物装运回来。我还叫上了人类学家格伦·谢泼德,他与马特斯根卡人共同生活和工作了三十年,是少数能够流利运用他们语言的外人之一。

  
走入丛林五分钟后,我们听见暗黑伶猴的叫声。猎人们没有放慢脚步,因为伶猴是孩子们练手用的狩猎目标。又走了五分钟,我们听见一群卷尾猴的动静。埃利亚斯停下脚步,甚至举起弓,但又放它们走了。他在等待更美味的食物。我们开始检查果树,很快发现有几棵树刚掉了果子。猴子们来过这里,但现在已经走了。又过了一个小时,终于,塔利亚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她小声说道:是蜘蛛猴。


秘鲁的世外桃源
生活在马努国家公园内的马努河及其支流沿岸的马特斯根卡人不足一千名。他们在林中耕种、渔猎,但只获取足以维持生活的数量。蜘蛛猴是他们喜欢的猎物——也是钟爱的宠物
 

  此刻我们看见了猴群,它们从上方二三十米高的茂密树冠中飞速跳跃而过。狩猎开始。只有我被树根绊得踉踉跄跄,不时扎到松树丛里,在泥地上打着滑,一路撞上无数荆丛和蛛网,还要一面提防着有没有蛇出没。埃利亚斯一家动作就从容多了,但即便对他们来说,丛林生存也不是易事。在地面上狩猎,比如抓野猪,已经很有难度,而若想将蜘蛛猴收入囊中,马特斯根卡猎人们首先要追上它,然后将箭射向六层楼高的空中快速移动的目标。

  马特斯根卡猎人有几种天然草药来增加自己获胜的几率。狩猎之前一两天,他通常会先喝死藤水,这种强力的混合饮料可作用于神经,引发呕吐,据称能够涤清饮用者体内的邪灵,并帮助他与掌控猎物的神灵建立联系。为改善准线,他可能会把一种植物的汁液挤到眼睛里。而在打猎时,他会嚼某些种类的莎草,这些莎草上面附着一种菌类,能够对神经产生影响,帮助人集中注意力。谢泼德尝过,他称之为丛林版利他林。

  埃利亚斯冲到前面去,追上一只雌猴,瞄准,射出一支箭。没有射中。猴群迅速散去,没有机会再射第二箭。如果他有一杆猎枪,猴子早已丧命。
 

秘鲁的世外桃源巨獭可以长到1.8米长,每天吃3.5公斤鱼。这种动物曾经在南美洲的湖泊与河流中十分常见,而如今在大多数地区都已成为濒危物种。但马努国家公园的巨獭数量却有所回升,因为1973年禁止了对巨獭的商业捕猎行为。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