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七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大白鲨行踪之谜

因为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同名电影,它们成了全世界最知名的鲨鱼。既然如此,我们对它们的了解为何却如此之少呢?

大白鲨行踪之谜pic也许没有其他动物能像大白鲨一样激发原始的恐惧。在澳大利亚近海,这条白鲨一再上前试探藏身铁笼中的潜水员。但科学家称,也许大白鲨的生存受到人类威胁,大于它们对我们的安全威胁。

  与一条大白鲨在荒野海域相遇的情形完全不符合常人的预期。第一眼望去,它绝非我们在电视上看过数不清的鲨鱼节目后所熟知的一脸凶相。它身躯圆滚滚的,近乎肥胖,像填得太满的肉肠。张嘴的时候,挤出褶儿的下巴颤动着向后推;不张嘴的时候,胖乎乎的脸上像咧着一丝傻笑。从侧面看,跻身世界最大型捕食者之列的大白鲨基本就是个合不拢嘴的谐星。
 
  只有当它转过来对着你的时候,你才会明白这水下“谐星”为何是地球上最令人恐惧的动物。从正面看,它的头不再显得柔软肥硕,而是线条锐利,向吻部收窄,形如箭头;黑眼睛因为头部的异常形状而被拉扯成邪恶的V字形。
脸上的傻笑不见了,你眼中看到的只有一排排5厘米长、咬合力近2吨的利齿。它会从容不迫地靠近,转着头打量你,左看右看,估摸你的分量,判断你够不够格当它的猎物。然后,如果你走运,它会转身离去,回复一副谐星嘴脸,懒洋洋游进晦暗的深海。
 
  鲨鱼物种超过500个,然而留在大众想象中其实只有一种。当皮克斯公司需要为其出品的动画片《海洋总动员》选一个水下恶霸的角色时,既不选性情温和的铰口鲨,也看不上凶猛的牛鲨,连生存环境更符合故事发生的珊瑚礁背景的鼬鲨也落选。最后还是大白鲨露出满口利齿的瘆人笑容占据了全世界的电影广告牌。大白鲨是海洋的标志性鱼类,然而我们对它却所知甚少——许多想当然的认识都是谣传。大白鲨并非凶暴的狩猎者(如果说它的袭击有什么特点,那应该是谨慎),它们并不总是单独行动,而其智能也许比专家们一直以来的猜测更高。连《大白鲨》电影中提到的1916年泽西海滩袭击事件,也可能是一条牛鲨犯下的案,并非白鲨。
 
  我们不知道大白鲨寿命多长,怀胎几月,在什么年纪达到成熟。没有人见过白鲨交配或分娩。我们不清楚它们的准确数量和大部分时间里的活动范围。假如有一种陆地动物,身体像皮卡车那样大,在加州、南非和澳大利亚的
沿海地区捕猎,科学家肯定会知道关于其交配、迁徙和行为的每一个细节,因为他们可以在动物园、科研机构甚至马戏团里观察它。水下的规则就不一样了。白鲨随意出没,几乎不可能在深海中跟踪。它们拒绝在玻璃水族箱里生活,被捕获的白鲨有的绝食而死,有的用头撞墙。(有几家水族馆不得不释放它们,因为它们会做危及自身的举动或攻击馆里其他动物。)
 
  不过,当代科学家在精锐科技的辅助下,也许即将能为两个最重大的谜题提供答案:世上有多少大白鲨?它们都在哪里活动?解开这两个谜,对于设计相关保护措施至关重要——人类和白鲨都应该免遭对方的伤害。当我们终于能全方位对白鲨进行清晰观察时,这种世界上最可怕的杀手是值得我们敬畏还是怜悯呢?
 
大白鲨行踪之谜pic
科德角附近的一条大白鲨直盯着相机镜头。相机藏在一个假海豹内部。在该区域难得拍到这样的高清白鲨照片。拍摄难度高是因为大白鲨对工作人员设置的诱饵不感兴趣。
大白鲨行踪之谜pic
内普丘恩群岛附近,一条大白鲨气势浩大地疾冲入水。根据它们的背鳍特征、体表伤痕以及分隔灰色背面和白色腹面的参差界线,科学家能够识别不同的鲨鱼个体。

大白鲨行踪之谜pic
生物学家格列格·斯科迈尔在科德角海域试图给一条鲨鱼录像。此处距一片人气很高的海滨度假区不远。大白鲨已开始定期返回这片度假区,在现代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