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八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神的符号

每次看到远古时代的岩画,我都会肃然起敬。从阿尔泰山岩上的动物,到贺兰山石壁上的头像,总是能从那或是抽象或是写实的图案上,感受到说不清道不明的来自远古的信息……

  每次看到远古时代的岩画,我都会肃然起敬。从阿尔泰山岩上的动物,到贺兰山石壁上的头像,总是能从那或是抽象或是写实的图案上,感受到说不清道不明的来自远古的信息,脑中也会时常驰骋着披着长发的古人手持利石古笔、在岩壁上写写画画的形象。

  岩画在全球很多地方都有发现,并没有明显的传承规律可循。远古时代的岩画多以手印和绘画时代的动物为主,因此可以根据动物的种类判断岩画的大致年代。比如西班牙的阿尔塔米拉洞窟,150多幅壁画绘满了色彩浓重的野牛、野马、野猪、猛犸、山羊、赤鹿等史前动物,为一万多年前的古人所画。再往后发展,狩猎者、面具、舞蹈、房屋、生殖器等生活和战争的元素纷纷出现,有的凿刻而成,有的则用色彩直接涂抹而就。
 
  和欧洲类似,中国的岩画同样遍布大江南北,按照制作技法的不同,大致可划分为北方、西南、东南三个系统:北方地区主要集中在内蒙古、新疆、青海、宁夏等地;西南则以云南广西为多;东南则分布在广东、福建、江苏、香港等地。有趣的是,先人的居住模式也能在岩画中体现出来,比如北方地区,岩画内容随先民畜牧和狩猎的习性而来,以动物为主,形式多为凿刻;东南沿海地区,岩画制作方式也是凿刻,但内容和出海活动及当地特殊的鬼神崇拜相关;西南地区形式却有不同,岩画是用浓重的色彩涂绘出来而非凿刻,只因所用色彩以积淀很多年的天然矿物质为主,方能历久弥新。
 
  提到西南岩画,就必讲左江流域岩画了。几年前我第一回见到花山岩画的照片时,还真的以为那众多蹲踞式双手上扬色彩艳丽的小人儿是今人再次涂抹的结果,后来方知其实不然。但随之而来的是这样一个疑问:如此大规模的岩画群,绝大部分都在高几米、几十米的悬崖峭壁上,如此难以攀登的岩壁,古骆越人为何要不辞辛苦地爬上去画画呢?他们历尽艰辛描绘的这庞大的赭红色篇章,到底讲的是什么?
 
  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在他的《金枝》中指出:人类的精神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即巫术、宗教和科学。巫术阶段就像全世界都经历的石器时代一样,是个必然过程。而世界各地的岩画,或多或少都反应了古人生活中的巫术。也许,前人不畏艰苦攀岩作画,正是因为心中有着某种执着的追求,以岩画来祈求与神的通灵。

  据说,如果你在夜半时分前去花山,风吹船动,在黑暗之中,那岩壁上成群的赭红色小人,就会宛若神舞一般熠熠飘荡。说法万千,不一而足。我们本月的文章就介绍了专家对于花山岩画图像的两种不同解释,看了以后,说不定你会得出自己的答案。
 
  然而对于如此漫长时空遗留下来的奇迹,我们的答案很多只能凭借猜测。也许,今人永远不能完全理解几千年前古人的想法,除非哪一天我们真的可以穿越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