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九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失落的玛雅帝国

英勇而又雄心勃勃的蛇王朝统治者们通过武力和外交建立起玛雅文明史上最强有力的联盟。

失落的玛雅帝国pic危地马拉的拉科罗纳(曾经是萨克尼克特古城)的一块浮雕展现了即将继位成为蛇王朝君主的尤克努姆钦二世在一次出访时玩球的场景。象形文字注明了日期:公元635年2月11日。GUATEMALAN MINISTRY OF CULTURE AND SPORTS. PHOTOGRAPHED AT LA CORONA LAB, GUATEMALA CITY

  霍穆尔古城看上去并不起眼。对于不够用心的观察者来说,它不过是危地马拉北部靠近墨西哥边境的丛林中部一系列陡峭的、草木丛生的山丘。佩滕盆地的丛林茂密温暖,但比想象中要干燥一些。而且很安静,密林里只有蝉鸣和偶尔传来的吼猴的叫声。
 
  靠近些看,你或许会注意到这些山丘排列成巨大的圆圈,就像寒冷的夜晚围在篝火旁取暖的旅行者。再靠近些你会发现这些山丘有的部分是由切割过的石头建成的,有的侧面还挖有隧道。实际上它们并不是什么山丘,而是古
老的金字塔,1000年前玛雅文明土崩瓦解后,这些无人问津的金字塔便日渐衰败。
 
  这处遗址是古典玛雅时期(公元250 ~ 900年)一处繁荣的聚居地,在这一时期,今日中美洲和墨西哥南部地区的文字和文化发展至鼎盛阶段。但这也是一个政治动荡的时期:两个敌对的城邦在冲突中胶着多年,都想获得至高的统治权。在一段短暂的时间里,其中一个城邦占据了优势,发展成为玛雅历史上最接近帝国的政治形态。它由卡努尔王朝的蛇王统治,对此人们在几十年前还一无所知。多亏了这座城邦附近的遗址(包括霍穆尔在内),考古学家如今正在一点一滴地拼凑起关于蛇王朝的故事。
 
  霍穆尔并不是像附近的蒂卡尔一样著名的大城市,2000年弗朗西斯科·埃斯特拉达-贝利到来之前,它一直被考古学家所忽视。这位出生在意大利的危地马拉人留着一头乱发,气质慵懒,透露出一股粗犷的英俊。他来这里不是
为了寻找任何令人惊叹的东西,比如古典时期写有文字的石板或华丽的墓葬——而是只为探究玛雅文明的根基。他的首批发现之一,是距离霍穆尔中央金字塔群数公里之外的一处建筑。建筑中的壁画描绘了军人远行的场景。
 
  奇怪的是,部分壁画被毁掉了,显然是玛雅人自己干的,他们似乎想要抹去壁画中描述的历史。为了搞清楚原因,埃斯特拉达-贝利钻进附近的几座金字塔。古老的中美洲人分阶段建造起金字塔,一层叠加在另一层之上,就像
是俄罗斯套娃。当霍穆尔人新加一层,同时也会保留下面的一层,这让研究人员得以钻进去看到前代的建筑几乎未曾改变的面貌。

  2013年埃斯特拉达-贝利和他的团队进入到体积较为庞大的金字塔之一,顺着一条古老的楼梯到达一座举行仪式用的建筑入口。从地板上的一个洞口爬出来后,他们在通往一座古墓的入口上方发现了一截8米长的横饰带,保存状况完好得令人吃惊。
 
  灰泥横饰带十分罕见也很脆弱。这段横饰带上刻画了三个男人——其中包括一位霍穆尔王——从奇特的怪兽口中升起,两侧是阴间的生物,两条巨大的长着羽毛的巨蛇盘绕在他们身边。图案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埃斯特拉达-贝利盯着这段横饰带,注意到其底端有一系列雕刻。他跪下来,看到一段文字,或者说是雕刻符号,它列出了霍穆尔的统治者。在接近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符号让他立刻就意识到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为惊人的发现:一条咧嘴笑的蛇。
 
  “在各种各样的符号当中,我看到了卡努尔(的名字),”他说,“在此之前我们默默无闻,霍穆尔也默默无闻。然后,突然间,我们就来到了玛雅历史上最令人激动的阶段。”


失落的玛雅帝国pic
卡拉克穆尔的墓穴中出土的面具是为了让蛇王朝的贵族们能够顺利通过前往来世的路。王室面具用碧玉制成,因为对于古玛雅人来说,绿色的玉石比黄金更珍贵,它象征着每年耕种周期的循环和万物的新生。Conaculta, inah, Mexico photographed at : museo de sitio de comalcalco, MEXICO

失落的玛雅帝国pic
这是经过复原的一位蛇王朝君主的墓葬,人们认为他是死于公元697 年的“火之爪”,裹尸布上摆放的玉器、贝壳珠子以及一些陶瓷器具,是在卡拉克穆尔随他一同下葬的。CONACULTA, INAH, Mexico. PHOTOGRAPHED AT museo arqueolÓgico de campeche fuert e de san miguel

失落的玛雅帝国pic
这座城邦中一段长达8 米的横饰带刻画了一个复杂的神秘场景,它所讲述的故事与蛇王朝有着紧密的关联。中间的人物是在约公元590年去世的霍穆尔君王,他就埋葬在这段横饰带装饰的墓穴中。GUATEMALAN MINISTRY OF CULTURE AND SPORTS. COMPOSITE OF 130 IMAGES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