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九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寻找李白

作为一个浪漫诗人、酒鬼、侠客、漫游者,一个建功立业和求仙访道的热烈追求者,李白有着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尽管他一生失败,坎坷漂泊,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尽还复来。
⋯⋯
  记得当年背诵《将进酒》,我是那样热血沸腾,今天再重读,已经很平静了,多年前的场景像一个梦境,那么熟悉,那么陌生。
 
  唐代大诗人李白,一生诗作甚多,却十丧其九,留传于世的九百多篇虽真伪混杂,但大都豪气干云、清雄奔放。那些诗歌曾经作为“励志诗”,伴随了我的整个青春时代。当年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像他那样,对酒当歌,仗剑天涯。等到年岁渐长,我就抛弃了李白,因为他的世界离我的现实太过遥远。

寻找李白pic
国清寺是佛教天台宗祖庭,李白两次来此:“天台国清寺,天下为四绝。今到普照游,到来复何别。柟木白云飞,高僧顶残雪。门外一条溪,几回流岁月。”
 
  唐以降,李白的诗歌在各种刻本中代代相传,今天更是出现在课本、小说、歌曲、话剧、影视、网络、手机里,1200多年来滋润了无数人的精神世界。他还是中国最具“国际范”的诗人,日本江户时代的俳圣松尾巴焦,对李白崇敬有加,他最初发表俳句(日本一种短歌体式)所使用的署名便是“桃青”(桃青李白)。194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深受李白的影响,在其作品里多次出现李白诗句。现代以来,李白的诗歌更是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在不同的国家流传。美学家蒋勋说:“李白的诗歌翻译成法语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李白是谁?这个我们熟悉的陌生人,到底具备了什么精神,可以让那么多人迷恋?这些年过去,我为什么不再爱他了,我到底遗忘了什么?
 
  “李白有自主意识,追求个性和自由,这是他身上最可爱之处。这些品质不仅是中国传统文人极其稀缺的,也是今天大多数人最缺少的东西,而且还和现代西方时代对他的解读都不一样,每个时代都会重构和塑造不同的李白,每个人对他的理解也不一样,一千个人心里会有一千个李白。”
 
  林老是著名的李白学者, 1981年,因受人民美术出版社之邀编辑中日合作出版的《李白画传》,重走了李白一生足迹所至之处——史无前例,用时两年。
 
  我问:“我想尽量客观地去认识他,或者说接近认识他!”
 
  他说:“过去习惯于从书本到书本,须知实地考察也是了解他的另一种方式,像李白一样去漫游,去他走过和写过的地方,会对他有一种新的理解。”
 
  带上林老的《太白游踪探胜》,也带上未得其解的问题,我决定重走李白之路。
 
  青莲是四川省江油市的一个小镇,离市区也就十来公里。 2015年9月的某一天,我从江油市坐公交车到青莲镇,车窗外不时闪过一块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国际诗歌小镇”。青莲镇是李白故里,在太白碑林南大门广场上,载重卡车一辆接一辆地鱼贯出入,灰尘滚滚,工人们正在热火朝天地用脚手架搭建一个很大的舞台。
 
  “这个舞台用来干啥子嘛?”买门票时,我问售票员。
 
  “李白文化旅游节呀!这个月的27号,中央电视台与我们政府合作,在这里举办中秋晚会,每个节目都与李白有关,会来很多名人哦。”售票员是个年轻的女士,她欢快地说道。
 
  这个小城里,李白无处不在但又无迹可寻:他的名字出现在故居、道路、广场、公园、祠堂、碑林、纪念馆、学校、产业园里;他的雕像矗立在纪念馆中、公园里、街道上、棚户区……在江油市郊的太平镇小匡山上的李白读书台,一位母亲带着儿子跪拜李白雕像,祈祷儿子来年能顺利考上大学。在大康镇星火村的农地里,由彩叶植物种植的“李白出生地 中国科技城”10个巨大的汉字,面积差不多有100多亩。

寻找李白pic
鹦鹉西飞陇山去 芳洲之树何青青 鹦鹉洲今已不存,但在武汉长江岸边仍能让人想起李白诗句:“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

寻找李白pic所守或匪亲 化为狼与豺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李白在《蜀道难》中影射官场险恶的诗句,如今成了剑门关的广告语。

寻找李白pic万年寺隐藏在峨眉山古松之中,正如李白诗中所写:“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遗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