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十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元气泉州

泉州仿佛有比其他地方更强的记录和讲述自身历史的能力。历史在这里不仅仅是一种过去的存在,而是通过家族和庙宇的祭祀活动,与每个人缔结了血肉的关系。

  无意中参加的一次文人画笔会,是我认识泉州的开始。一幅现场挥毫而就的“古刺桐港”,巍巍清源山占据了画面的大半篇幅。清源山下,晋江蜿蜒,泉州在山海之间。城中东西塔隐约可见,远处海上几点帆影。作者笑言: “小时候,我住在清源山里。那时候,我以为泉州面朝大海,坐船就可以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去。” 原来泉州的神气在海,更在山。从此,我常常体会和寻找,清源山所标志的神充气足、顶天立地的泉州从何而来。
 
  清源山距泉州城不足五里。一进山门,便有蝴蝶翩翩,古木错落,清气逼人。仙境原来离城这么近!通幽道上,孔子正问道于老子:“今日晏闲,敢问至道。”前往老君岩道旁的这一组雕塑,让入山的人不禁先敛起骄气傲气,所谓“望峰息心”。
 
  泉州有记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国两晋时期,衣冠避乱南渡。泉州城西九日山下的丰州一带,是移民最早的栖居地。考古学家在这里抢救挖掘的六朝墓中,装饰着丰富的人物、乐器纹饰的墓砖、青瓷茶具,无不讲述着魏晋风流。由于泉州在山海之间,海路交通自然十分重要。唐到元代,泉州逐渐成长为一大港口,马可波罗游记中描写过一个香料堆积如山,帆船遮天蔽日的刺桐港,是无数商人梦寐以求之地。世易时移,今天的泉州更像老子告诫的“良贾深藏若虚”,内敛而含蓄。
 
  或许是因为移民心中藏着对中原的记忆,来到泉州,异乡人被问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是“你是哪里人”。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对于泉州人从来不是均质的,在两个字、三个字的地名背后,是一个地方的历史和威仪。“问所从来,具答之”。即使桃花源中人,亦记得秦时地理。地理想象是大千世界在人心中的投影,也是可以被传播和编织的意义网络。本地地名更是如此。只要报上姓氏和家乡那古老的地名,你便被编织进一个活着的脉络,你所属的姓氏,所属的地方,在每句话和行动后面拖着它们长长的影子。
 
  西街可能是泉州城最老的街道。传说早在泉州于唐代建城之前,郡人黄守恭舍宅为寺,到五代时已形成百院规模,后世屡经扩建发展,渐成今日开元寺。以此为起点,西街西段蜿蜒通向十几里外的丰州古城。西街东段则通往传说建于西晋的白云观,也就是今天的泉州元妙观。每月农历廿六,是开元寺“勤佛”的日子。这一天,西街会暂停通车,从早上6点开始,人们便陆续从泉州各地赶来,买上鲜花,敬献佛祖。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