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6年第十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异乡人在欧洲

去年有一百多万难民扶老携幼来到欧陆,许多人是为了逃离在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家园肆虐的战火。今年又有数十万人抵达,它不断搅起政治风浪,考验欧洲的包容、冒犯它的文化认同。

异乡人在欧洲pic“我们在这里过得不错,来的时候就受到了很好的接待。”两年前逃出叙利亚的16口之家的大家长阿比德·穆罕默德·卡迪尔说。他已是88 岁高龄,但“我们还是想回家”。今年2 月他们抵达柏林,与其他1500 名难民一起被安顿在奥林匹克体育场附近的一座大型体育馆里。
 

  如果你是个欧洲人,甚而还是个德国人,那么这一年来你的生活一定避不开那桩令人不得安宁的公案:“认同”意味着什么,而出生于异域的人该怎样立足其中。2015年8月下旬,从中东地区涌来的难民潮所造成的紧张气氛达到极点。从奥地利一辆锁闭的卡车里发现了71名死者,都是被“蛇头”抛弃的偷渡客。新纳粹暴徒在德国海德瑙的一座收容所外袭击了警察。当安格拉·默克尔总理走访此地、以示对难民的支持时,愤怒的示威者迎着她高呼“我们才是人民!”她被人骂作“娼妇”、“缺心眼的贱人”和纳粹党当年挂在嘴边的“人民的叛徒”。
 
  五天后的8月31日,默克尔在柏林举行了该年度夏季新闻发布会。与此同时,布达佩斯的叙利亚难民正在蜂拥抢乘开向德国的火车。默克尔仍像往常一样沉着。她说,政府对2015年德国迎来难民人数的最新预计是80万。(后来
统计是上百万。)她提醒在场的新闻界人士:德国宪法保证外来者有政治避难的权利,而此项下第一条就写道“人类尊严不可侵犯。”而事实上,奉行以上承诺对难民施以援手的德国人比那些扔石头、谩骂的同胞要多得多。“德国是一
个强大的国家。”默克尔说,“我们迄今取得了极大的成就。眼前这桩难事,我们做得到!”
 
  有朝一日,这句话——“我们做得到!”——可能会成为她墓碑上的铭文。单就目前而言,她这样的态度已然促使德国成为一场世界级“大戏”中最引人注目的舞台。近十年,全球人口迁移一直在加快,超过了同期人口增长的速度。
据联合国统计,2015年全世界有2.44亿移民——即居住国并非其出生国的人;其中被迫逃离祖国的难民占2100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高数字。科学家认为气候变化也是推动移民的一个因素,因为它带来更为频繁的旱灾和上升
的海面,有些人说,造成时下大批难民入欧的叙利亚内战背后就有气候变化的影响。

异乡人在欧洲pic“我们住在这里,从出生、长大一直在这里。但我心里怀念的故乡还是土耳其。”34岁的阿里·泰吉曼(后排穿蓝色上衣者)说。他的祖父母(前排)于1970 年代作为客工来到德国,当时他母亲(右一)还小。全家人包括泰吉曼的妻子(左一)和两个孩子如今都在柏林生活。
 
  难民抵达的这片欧洲大陆,从二战至今已收留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移民。几百年前,欧洲的主要国家曾把“挤作一团的大众”渡往美国,如今,它们收留的移民数量已与美国人口相当。但以欧洲人的思想乃至内心而言,已适应这一现实情况的少之又少。即便在约翰·肯尼迪总统称之为“移民国家”的美国,移民也是个制造分歧的话题,历来如此。1750年代本杰明·富兰克林曾发愁来到宾夕法尼亚的德国人太多,嫌弃他们“皮肤黑不溜秋的”。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6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