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一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性这件小事

好友松说起他在大学时第一次跟同性朋友视频的经历:虽然小心翼翼,但还是被舍友发现了。

  好友松说起他在大学时第一次跟同性朋友视频的经历:虽然小心翼翼,但还是被舍友发现了。舍友略带惊讶地说:“你不会喜欢男的吧?”
 
  松天性阳光,为人善良并且充满了正能量。我曾问过他,你渴望过自己变成女人吗?生而为女人,或者像金星那样,可以毫无遮掩地跟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不想,我觉得做男人挺好。跟男朋友去某些国家旅行的时候,我们还是会幸福地牵牵手的。而且做女人有时候比做gay更难啊!”
 
  我们生活的这短短几十年,几乎是看着中国从一个刻板的一元社会慢慢向多元化发展的。其实古时的中国,并没有像近现代这样不能容忍少数性不同者的存在。反而因为不少帝王对同性的喜爱导致同性之间的情感在某些时候成了文人雅士的一种时尚。从战国时魏王与龙阳君的龙阳之好,到汉哀帝对董贤的断袖之情,虽然是少数人群,但是史书中的记载和流传至今的故事并没有流露出对这些情感的不齿。
 
  人类历史上的同性之爱不仅体现在中国,古希腊、古埃及和古印度,甚至玛雅人,都给同性之爱以很高的地位。我们熟知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凯撒大帝、亚历山大大帝都有自己喜爱的男人,古希腊女诗人萨福也是典型的女同性恋者。
 
  然而基督教的出现让西方世界彻底改变了对小众性取向人群的看法,同性之爱随之被视为可憎的。中国正是因为受到了西方的影响也逐渐视这些小众人群的行为为禁忌。
 
  随着人类对自我权利的不断追求,这个世界对个人权利的捍卫使小众性取向人群不断获得解放。199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列表中除名,到了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全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个宗教势力强大的国家最后还是让自己践行了“启蒙运动”先师们主张的那句话:“我不同意你,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
 
  LGBTQ是一个不算新的概念了,但像我一样,很多人对这些群体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我们习惯给对方贴标签以便初步辨识一个人:男人、女人、同性恋、异性恋。然而现在,这种省事的方式有点行不通了。
 
  一个叫罗密欧星球的同性交友软件上,个人资料填写处有一个“部落”的选项,这里有对标签更精细化的分类。直观性别是一回事,性取向是一回事,性别认知又是另一回事……看看你自己或周围的朋友,是不是觉得有点不认识了?
 
  社会学家李银河和她的女身男朋友幸福地生活了十几年。过去的定义不再有效,而新的定义尚未明确。但起码这些问题让我们明白,我们正在走向一条更为宽容的道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少数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