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一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我九岁

性别如何决定命运?如果你想获得对这个问题的坦率回答,那就问问世界各地的九岁儿童吧。

我九岁pic桑尼·博彼 印度 马哈拉施特拉邦
“当男孩最不好的一点是,他们偷东西,而且‘夜耍’(骚扰妇女)。”

  在九岁的年纪,肯尼亚的女孩就已经知道,父母将来会为了换取一份礼金把她嫁出去,而丈夫可能会在婚后殴打她。九岁的时候,印度的男孩就已经知道,他将在其他男性同伴的胁迫下,当街骚扰女性。
 
  九岁时,从中国到加拿大、从肯尼亚到巴西的孩子们都对未来满怀梦想——但男孩们不把自己的性别视为阻碍,而女孩通常抱有这种看法。
 
  这些还处于青春期前夜、尚未步入剧变阶段的孩子们在对自己面临的可能性进行评估——同时也在估量性别对他们造成的限制。为获得孩子们的观点,《国家地理》的工作人员深入四个大洲的80 户家庭,从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到北京的高层住宅,向形形色色的九岁儿童提出同样的问题。九岁的孩子说话从不拐弯抹角。
 
  当女孩最好的一点是什么?
 
  艾弗里·杰克逊把一绺彩虹色的头发从眼前撩开,一面思索着这个问题。“当女孩什么都好!”

  当女孩最不好的一点是什么?
 
  “男孩们老说:‘那不是女孩玩的——只能男孩玩。’比如当我第一次玩跑酷的时候。”
 
  艾弗里四岁之前是男孩,过得很不开心。2012年以来,这个来自堪萨斯城的孩子开始公开以跨性别女孩的身份生活,如今,在这场关于性别角色与权利的讨论中,她已经成为一个焦点话题。
 
  成年人参与话题讨论——而像艾弗里这样的孩子也想表达自己的看法。“有的九岁孩子极其能言善辩、充满智慧。”哈佛大学儿童健康与人权副教授特雷莎·贝当古说。这些孩子所面临的朋辈压力越来越大、各种责任越来越多,而他们又尚未具备青少年的互相服从与自我审查能力。
 
  住在印度孟买附近一间小屋里的桑尼·博彼说,做男孩最不好的一点是,他要被迫加入“夜耍”,这是当地人对公开骚扰妇女行为的委婉说法。
 
  对于北京的王一奇来说,做女孩最好的一点是,“我们比男孩更冷静、更可靠。”而对里约的朱丽安娜·梅雷莱斯·弗勒里来说,答案是“我们可以先进电梯。”
 
  如果你是女孩而不是男孩(或者是男孩而不是女孩),生活会变得怎么不一样?耶路撒冷的勒夫·赫什伯格说,如果他是女孩,他“就不会喜欢电脑”。同样来自以色列的西门·佩雷尔说,如果他是女孩,就能玩跳绳了。如果是男孩,来自孟买郊区的普加·帕瓦拉要玩滑板车,而中国鸦鹊水村的朱燕要下河游泳,因为奶奶说河水太凉女孩不能游。因为是女孩,鲁安德拉·蒙托瓦尼不能在她居住的里约贫民区街头玩耍,她说那里很危险,有“暴力行为和乱
飞的流弹”。
 
我九岁pic王芳 中国 鸦鹊水
“有时候我偷偷下地里帮哥哥,妈妈发现了就会打我,她说女孩干这些事手上会长老茧,会变丑。”

我九岁pic
纳瓦尔·卡格特 肯尼亚 卡普蒂尔
“不管走到哪都受诱惑。男人们追着你,你去打水有人追着,去砍柴也有人追着。”

我九岁pic
米凯拉·麦克唐纳 加拿大 渥太华
“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因为自己是女孩而做不了的。人人平等。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在过去可并不是这样。”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