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一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对性别的重新思考

当男 女的二元粗暴划分被摒弃,我们的世界就展现出变动不休的性别认同图景。科学能帮助我们认清方向吗?

对性别的重新思考pic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双胞胎凯莱布(左)、艾米(右)1998年出生时,两人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艾米说:“我长到12岁的时候,感觉自己不像个男孩,但并不知道有成为女孩的可能。”17岁,她公开了跨性人的身份,最近又接受了确定性别的手术。她并不把手术看得十分重要:“在那之前我就是不打折扣的女人,现在也并没有变得更女人一点。”

  她向来觉得自己内在的男孩气比女孩气多些。从很小的时候开始,“E”——这是她为本次采访选用的化名——就讨厌穿裙子,喜欢篮球、滑板、电子游戏。我五月份在纽约和她见面那天,正是她随所在高中的演讲协会参加年终比赛的日子。她穿的是一套量身剪裁过的“布鲁克斯兄弟”牌男装,戴着从一大堆私藏领结中选出的精品,超短的红发,奶油色的皮肤,再加上俊美的五官,这个14岁的孩子看起来就像落到地面、穿起正装的小飞侠彼得·潘。
 
  那天晚上谈话的时候,E尝试为自己的性别认同寻找合适的标签。她跟我说,“跨性人”不太贴切。首先她仍在使用出生时起的本名,并且仍愿意被称为“她”。其次,那些跨性少年常说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投错了胎”,而她“只是觉得需要对现有的身体做些改动,让它变得更合我的心意”。她对这个身体的期望是不来月经、没有乳房、面庞更有棱角以及“赤黄色的胡须”。这些能说明E是跨性人吗——或者用E自己的话说,一个“中性到极点”的孩子?抑或只是个
全然排斥传统性别角色束缚的寻常人?
 
  像这样的话题你近来可能听过许多。这正是事态的关键所在:她之所以质疑自己的性别认同,而非仅仅满足于自身作为一个“假小子”的爱好和穿衣风格,是因为我们时下对跨性别问题的讨论如火如荼。这些对话促使美国跨性别人群的统计精度提高,在全国调查中正式计入“跨性别”类的人数在短短十年中翻了一倍;“非常规性别”的人数也增加了,而这个宽泛的类别在一代人之前连名称词语都不存在;质疑自身性别的学龄儿童人数上升;全社会对以上人群蒙受欺凌、性侵或试图自杀的极高风险也有了更深了解。
 
  这场对话还在持续,带动性别观念的不断演化,比如何谓男人,何谓女人,何谓跨性人、顺性人、非常规性别、酷儿性别、无性别、乃至“脸书”为用户档案提供的全部五十余种性别选项。与此同时,科学家们正在从生物学角度揭示新的复杂性,刷新我们对性别的理解。
 
  许多人都在高中生物课上学到,性染色体决定新生儿的性别,绝无疑义:XX染色体说明是女孩,XY说明是男孩。但XX和XY有时不能反映全部的性别内涵。
 
  今天我们知道,我们视为“男性”和“女性”的各种元素并不总是泾渭分明地归入对立阵营:一边是XX——包揽卵巢、阴道、雌激素、女性性别认同、女子性情的全部特质;另一边是XY——独占睾丸、阴茎、睾酮、男性性别认同和男子气概。事实上,基因是XX而身体构造、生理、心理基本表现为男性,或者基因是XY而身心基本表现为女性,都是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每个胎儿最初都会长出一对原性腺,发育到大约6 ~ 8周时会定型为男、女性腺。性别区分通常由Y染色体上的SRY基因启动,促使原性腺长成睾丸。接着,睾丸分泌睾酮和其他雄性激素,令胎儿发育出前列腺、阴囊和阴茎。如果没有SRY基因,原性腺就变成卵巢,分泌雌性激素,令胎儿长出女性构造(子宫、阴道、阴蒂)。
 
  但SRY基因的功能偶尔会发挥异常。这个基因有可能丢失或失灵,导致XY型胚胎无法发育出男性构造,因而在出生时被当成女孩;或者也可能错位落在了X染色体上,使XX型胚胎发育出男性构造、出生时被当成男孩。
 
  此外还可能发生与SRY无关的基因变化,比如患有完全型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CAIS)的XY型胎儿对男性激素信号的反应极其微弱,即使原性腺长成睾丸、产生男性激素,男性器官也不会发育。这种新生儿看似女孩,生有阴蒂和阴道,而且在大部分情况下,长大后对自身的认知也是女孩。
 
对性别的重新思考pic穿男士套装赴八年级的学校舞会,是雷 ·克雷格迈向早期“跨性男”身份的一步,但他决定等到从纽约州的中学毕业之后再正式公开。现在大家说起他都用男性人称。父亲得知雷的内在认同是男孩时并不惊讶,但“我当时不确定这是个会持续六周或四年的成长阶段,还是终身的事情”。下一步:考虑服用激素阻断剂来压抑青春期的身体变化。

对性别的重新思考pic12岁的卡洛斯举着他身为女孩时的照片。多米尼加共和国有一个生来具有某种酶缺陷的儿童群体,卡洛斯就是其中之一。出生时,他们的外生殖器看似女性——之后,随着青春期睾酮水平的急升,他们发育出男性生殖器,渐渐变为成熟的男子。叔叔简明扼要地说卡洛斯“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