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一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男子汉的铸成

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男孩如何成长为“男人”?有些文化背景下的成长路径确实有着较为清晰的分野。

男子汉的铸成pic黎明时分,肯尼亚西部布库苏部落的男人唱着割礼歌,送三个男孩前去参加这项古老的仪式,那将是他们的成人礼。一同受割礼而结成的兄弟情谊会使这些男孩终生相互扶助,有朝一日将为彼此抬棺、为彼此挖掘坟墓。

  14岁的谢德拉克 ·尼翁盖萨与刀锋的约会安排在破晓之后。
 
  从前一天早晨开始,肯尼亚西部布库苏部落中这个尚未接受割礼的少年就在不停地摇晃一对装饰着羽毛的牛铃,使它们与系在两只手腕上的金属箍叮当撞响。当他挥舞手臂、在父亲家门前一棵芒果树下跳舞的时候,年龄较大的朋友和亲戚在他身边列队游走,舞动木棍、番石榴树枝,唱着关于勇气、女人和烈酒的歌。
 
  下午谢德拉克和随行人群到他一位舅舅家进行仪式性的拜会。舅舅给了他一头牛,然而在那之前却先给了个耳光,叱骂他一副娘娘腔,没有即将成人的样子。这个主动申请接受布库苏部落割礼的男孩没忍住眼泪,但神情中愤怒多于畏惧。回到父亲家时,他又带着新的活力摇起铃铛,手舞足蹈,像个炫技的表演家。
 
  太阳下山的时候,赴会的宾客已超过50人。男人们坐在点着灯笼的棚子里,各自将芦苇似的长吸管伸进同一只酒坛中,共享专为这场割礼宴酿造的玉米酒。九点半,人群围坐成圈,中间是从一头新宰的牛腹内取出来的灰蓝色的胃袋。谢德拉克的一位叔父用刀切开鼓胀的牛胃,割下两条肚肉,又掏出一把消化得烂兮兮的绿色食糜。他擎着胳膊走向侄子。
 
  “我们家从没有人怕过!”他喊道,“站稳了!”手电筒的光在谢德拉克脸上晃来晃去,他带着初入军校的新丁一般可怜的坚忍目光。接着,在让所有人印象深刻的一瞬间,叔父把手中那团污秽甩到了侄子的胸口,然后在他的脸上和头上一通乱抹。他将那两条生肉挂在谢德拉克的脖子上,又左右开弓给了两个耳刮子。“要是你割礼时慌张出丑或者叫痛,就别回来了。”叔父说,“过了那条河,一直往前走。现在你是个战士。就算有人戳你的眼珠子,你也不要眨眼!”
 
  对于一个尚未接受割礼的孩子,从这里开始,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当晚,谢德拉克在玉米酒驱动的狂欢中持续舞动了几个小时。年长的人向他传授经验,告诉他成为男人意味着什么,讲述道德准则,解释尊重长者和女人的重要性,也提供实用建议,比如对已婚女子要敬而远之。人们送给他面粉、鸡肉和一点儿钱,并有意奚落他,说他决心不坚。接近午夜时分,他终于获准可以让像灌了铅似的手臂和沾满牛瘪的脑袋放松下来休息一会儿了。他在凌晨两点起床。一小时后,他再次摇动牛铃跳起舞,犹如在肾上腺素刺激下浑身抽搐。亲戚和朋友——有的已经被家酿的啤酒灌醉了——唱着“太阳就要出来了!你嗅出刀上的血气了吗?黎明就在眼前!”

男子汉的铸成pic
在一幅告诫乌克兰人“不要让任何人玷污祖国荣誉”的标语下,孩子们在基辅郊区的夏令营中学习基本的战术。这种经历是为了让男孩为服兵役做好准备,给女孩植入深深的爱国情怀。

男子汉的铸成pic
南非特什弗迪文达部落的男孩参加传统拳击活动,徒手摆开出拳的姿势。参与者年纪小的只有九岁,对于这些男孩子来说,这项活动既能宣泄多余的男性精力,又能节制他们的攻击性。成年人监督比赛以防暴力失控。

男子汉的铸成pic
德鲁·摩尔将匕首刺入一头野猪的胸膛,他父亲皮蒂和家里的猎狗负责控制住野猪。这是一种原始而直接的狩猎体验,同时又给家中的冰箱增添了肉类储备。德鲁从六岁起就敢刺野猪,他说长大后想成为一名生物学家。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