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二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保护我们的海洋

奥巴马总统将逾22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划入了美国受保护水域,但海洋保护仍任重而道远。

保护我们的海洋pic科尔特斯浅滩
太平洋 |圣地亚哥以西180公里处
 
在科尔特斯浅滩,一条美丽突额隆头鱼和其他鱼类钻过海藻林和珊瑚藻。海山从海底耸起逾1500米,促使营养丰富的深层海水上移,形成了一片肥沃的绿洲。

  波士顿湾东北方向160公里处,五六条濒临灭绝的塞鲸在水中跃进、翻滚,光滑的白色肚皮闪现在灰暗的北大西洋海面。在每次跃进的顶点,它们甩开硕大无朋、形如鸟喙的巨颚,过滤海水中群集的细小桡足动物,滤过的海水漫涌过它们喉咙的皱褶。远洋船“b计划”的左舷,一群大西洋鲱鱼搅动着海面,追逐着同样的甲壳类美食。与此同时,水下15米处的嶙峋暗礁上,悠长的金色海带中穿梭着觅食的青鳕、大西洋鳕、珠光拟梳唇隆头鱼,都被船上的科学家们尽收眼底。
 
  卡西斯海脊是缅因湾最高的海底山脉,也是一场得天独厚的移动盛宴。海潮冲洗花岗岩山脊和平顶斜坡的同时,也将富含浮游生物的海面暖水的内波带入深层。下涌的海水让底栖鱼类得以像海洋中部的游鱼以及活跃海面的鲸鱼、鲱鱼和海鸟一样分享大餐。这里的海潮与地势联手协作,呵护着昔日盛景的遗迹——其富足与丰饶在被渔业耗竭之前曾是整个缅因湾的特色。
 
  “卡西斯基本上是重返400年前新英格兰海岸的时间机器。” 布朗大学海洋生态学家、留着齐整小胡子的乔恩·威特曼说。他致力这一热点海域的研究已有三十余年。国家地理驻会探险家、海洋学者西尔维娅·厄尔将卡西斯称为“北大西洋的黄石公园”——值得拯救的美国珍宝,尽管我们无法开着房车去参观。
 
  在海洋承受着过度捕捞、污染和愈演愈烈的气候变化冲击的今天,厄尔与一批海洋学者和环保人士一起,致力于将美国海域的最后一些处女地隔离出来。从新英格兰的卡西斯,到阿拉斯加西阿留申群岛的冷水珊瑚林,再到圣地亚哥的科尔特斯和坦纳浅滩,这群倡导者设想着建立一连串美国海洋保护区,与全球保护区互联成网,使其规模大到足以挽救和修复整个海洋系统。
 
  从西奥多·罗斯福的时代至今,美国已设立了超过1200个海洋保护区,占其总海域的四分之一。但它们无法阻止海洋生物数量的急剧下降——犹他大学法律系教授、海洋专家罗宾·昆迪斯·克雷格如是说。绝大部分保护区都允许至少一些捕捞活动或其他能源开发行为。“我们是更想要保护自己的海洋资源,还是更倾向于榨取它们?”克雷格问道,“实在还没有人对这一问题作出定论。”
 
  去年夏末,贝拉克·奥巴马总统试图在两个地区明确这一答复。他利用《文物法》授予他的权力(总统有权保护有重大历史或科研意义的公共地区)首先将夏威夷西北部的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纪念公园的面积扩至原来的四倍,使其占地超过150万平方公里。公园内仅允许娱乐性和自给性捕捞。这里是濒临灭绝的蓝鲸和夏威夷僧海豹的避风港,哺育着金枪鱼和鲨鱼这类顶级猎食者,还滋养世界上最靠北、最健康——也是最有可能在全球变暖中幸存的——珊瑚礁之一。
 
  三周后,奥巴马又创建了美国东岸第一个海洋纪念园区——位于科德角东南210公里处、占地12725平方公里的东北峡谷和海底山脉海洋家纪念园区。环保人士提议的是一个远为广大的区域,并强烈建议将卡西斯海脊也纳入范围,但捕鱼工业在这两点上都予以反对。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一些渔业代言人建议,连奥巴马指定的保护区域也可再次开发。尽管至今还没有哪位总统废除过已经指定的纪念园区,但捍卫海洋中特殊地区以及以及整个海洋的斗争显然已进入紧急状态。


保护我们的海洋pic科尔特斯浅滩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洋哺乳动物聚集场之一,约有三四十个物种每年都会在这里度过至少部分时光,包括这些北露脊海豚,通常每群上百头一同游弋。

保护我们的海洋pic加州鲼在沿科尔特斯浅滩海下山脊分布的绚丽的虾海藻和金色海带的花园中巡游。它用长鼻子挖掘海草和海沙,搜寻软体动物、蠕虫以及食谱中的其他美味。

保护我们的海洋pic附着在海扇上的海尾蛇海星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