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四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地球的记录

如果没有科学的分析,我们穷极想象也无法追溯面前的峰林在两三亿年曾有海水,而我和同事的这次南下罗平,就是因为这浅海台地中的生命最终形成的化石。

  颠簸三个小时,终于到了罗平——这个每年以油菜花的盛放而远近闻名的云南小城。
 
  喀斯特地形让罗平山峰林立,圆润雄浑。绿油油的田地游走在起伏的山峰中,别有一翻情趣。每年的二月到四月,各地摄影爱好者便从四面八方涌来,就为了和这神奇地貌下的油菜花海相遇。然而这一次,我们却不是为油菜花而来。
 
  从几十亿年前地球的形成,到两三亿年前的二叠纪和三叠纪,直至现在,我们的地球经过了无数次自然的洗礼,各类物种也由生到灭,交替更迭。陆地和海洋不断漂移、重组,白云苍狗气候变迁。罗平所在的地块在三叠纪的时候部分便是海洋。
 
  如果没有科学的分析,我们穷极想象也无法追溯面前的峰林在两三亿年曾有海水,而我和同事的这次南下罗平,就是因为这浅海台地中的生命最终形成的化石。
 
  从4.4亿年前的奥陶纪,到6500万年前的恐龙时代,地球先后经历了五次生物大灭绝。2.6亿到2.5亿年前的第三次生命大灭绝事件后,经过超过500万年的生命沉寂,海洋生命才开始复苏。2亿多年前,罗平生物群就生活在亚热带温暖的浅海地带,再次灭绝以后,又经过长时间的地质演化,今天的罗平带着逝去的古生物化石,慢慢浮出水面。
 
  从走进罗平生物群化石科普馆那一刻起,我张大的嘴就一直没能合上。灰色石头上的海生爬行动物张牙舞爪,各种龙的骨架清晰可见。还有虾和精细得可以看到鳞的鱼,软体动物和松柏等植物化石。最让人惊诧的是,从一块空棘鱼的化石上可以看到鱼腹中的小鱼胚胎,这是此类动物最早的卵胎生证据。
 
  如今,化石最初被发现的大凹子村已经建起了地质公园,站在化石山上向下俯瞰,只见一座座山峰郁郁葱葱、绵延不尽。此情此景实在让人无法勾画出几亿年前海洋的模样,更无法想象海水中爬行的丁氏滇龙,和四处游窜的鱼和龙虾了。
 
  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我正在四川,刚刚去过彭山张献忠的沉银遗址现场。看到考古人员在挥汗如雨地挖土筛沙,还有静静地躺在库房中的一块块金册银锭,我不禁慨叹:张献忠的所做所为记入史书又被发现只有几百年,人类再早的文字历史记录也不过几千年,不知道我们这看似庞大却实际渺小的人类,再过几亿年,又会被地球记录在哪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