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五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摄影名家日志:男人花

印度花市上的小贩每天都把他们五颜六色的货品穿戴在身上。在加尔各答,视觉上的对比模糊了男性与女性之间的界线。

摄影名家日志:男人花pic
一个名叫库尔温德的小贩展示着橙色金盏花编织成的华服。为了让这些人暂停工作、在正午大太阳下摆姿势照相,我最后把拍摄用到的许多花都掏钱买下了。

  几年前,我在印度执行拍摄任务,有一天空闲时间,于是我去了加尔各答的穆丽卡花市。这是亚洲最大的花卉批发市场之一,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数不清的货摊鳞次栉比,2000多名小贩每天在此开张。每日清晨,当季的鲜花成卡车地运来。
 
  这种疯狂、忙乱的氛围令我着迷,但最重要的是,我被男性卖家携带花朵的方式深深吸引。他们很有男子气魄,但却用一种近乎女性的方式捧着鲜花。有个男人看起来像是穿了花朵组成的裙子。在这种阴阳对比的激发下,我两年后重回此地拍摄一组肖像。
 
  在印度,花朵有各种用途,从节庆到聚会到宗教仪式。种类也是数不清:色调艳丽的木槿、鲜活的深红色玫瑰、茉莉花束、芬芳的莲花和玉兰花。但我决定只拍摄我所看见的小贩们携带的种类。
 
  起初,我想把两种性别都纳入此系列,但我找的女性都告诉我,她们不大愿意被拍,于是我决定只拍摄男性商贩。这些人当中有许多都只会说孟加拉语,有些是非法在此经商,想要赢得他们的信任实属不易。但几天之后,我跟助理与他们中间的一个人建立起关系,在他的帮助下,我们获得拍摄许可与渠道的过程变得容易许多。
 
  市场里太过拥挤,拍不出我喜欢的那种干净画面,于是我在胡格利河岸边为这些男人拍照。我在正午12点至下午3点之间进行拍摄,以捕捉阳光与烟雾交融的情绪化氛围。我还使用了滤光片来柔化正午强烈的光线。
 
  八天的时间里,我拍摄了大约55 名小贩,大部分肖像照花费的时间在10至15 分钟,听起来并不长,但天气如此之热,我们觉得自己简直像着了火。每天拍摄结束后我都得把衣服全换下来,可以说是完全浸泡在汗水里。
 
  我尝试用自己的作品打破刻板印象。有些人认为印度人都很穷、日子过得很苦,而该系列作品展现的是艰苦、看似不可能的环境下产生的美好画面,我希望借此表达自己不同的看法。
 
摄影名家日志:男人花pic戴夫·库马尔手持一束莲花站立

摄影名家日志:男人花pic
迪利普·哈吉拉展示一串串晚香玉

摄影名家日志:男人花pic拉姆达雅·亚达夫怀抱艳红的鸡冠花

 

文字由杰里米·柏林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