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六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为什么说谎

多伦多大学的一项研究里,儿童被置于一定的情境中,在说谎和诚实之间做出选择,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利用头部神经成像装置观察他们的脑部活动。

卷首语:为什么说谎pic多伦多大学的一项研究里,儿童被置于一定的情境中,在说谎和诚实之间做出选择,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利用头部神经成像装置观察他们的脑部活动。

  关于说谎,著名的莫过于“匹诺曹”和“狼来了”这两个故事。
 
  喊狼来了的小孩虽然一次次让人相信,最后自己却被狼吃了——不断说谎最后吃亏的是自己,因为你可以欺瞒一时而不可能欺瞒一世;皮诺曹说一次谎鼻子就变长一点——说谎是无法掩盖的,你的表情时刻在揭露你的行为。
 
  不同文化背景下两个关于说谎的故事,似乎是东西方文化的隐喻。
 
  研究者认为人类为争夺资源与配偶,普遍拥有欺瞒彼此的能力,并且推测说谎行为源起于语言出现后不久。实际上,为了生存,连昆虫都会应运欺瞒策略,比如伪装、比如拟态。由此可见,欺瞒是生物为了更好地繁衍而进化出的本领,是自然界最基本的现象之一。
 
  心理学有个新名词叫“匹诺曹效应”,2012年西班牙某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实验发现,人在说谎时,由于大脑中的岛叶皮质会被激活,用热成像仪记录下被测试者面部的影像发现,说谎者鼻子及周围肌肉的温度会有所上升。看来,皮诺曹说谎后鼻子变长不是空穴来风。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由于岛叶皮质是大脑中的一个非常复杂难懂的区域,所以关于说谎为什么会引起鼻子及周围肌肉的温度上升,目前还没有准确的分析结果。
 
  科学家对人类自身的探索在不断深入,关于说谎的研究也没有止步不前,本期专题中就提到了一些对说谎者进行研究之后得到的新成果。比如那些说谎更多者的大脑是否具有独特性?
 
  心理学家杨雅铃及其同事通过对测试对象的大脑扫描研究发现,说谎者前额皮层中的神经纤维体积至少多出20%,显示惯于说谎者大脑中有更强的连通性。或许他们有能力更快地编造谎言,使其更倾向于说谎。但同时这一特点也可能是由不断说谎导致。
 
  京都大学心理学家伸仁阿拜和哈佛大学的乔舒亚·格林,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扫描测试者大脑,发现有欺诈行为者位于前脑基部的大脑伏隔核显示出更强活性,而这一组织在处理奖赏中起关键作用,这一发现的潜台词是,贪婪可能令人说谎。
 
  目前为止,科学家的研究也许能够部分解释人为什么说谎,但现实情况是,一方面人们在诘问为什么说谎,另一方面人们很多时候更愿意相信谎言,一些所谓善意的谎言与欺骗,比真话更能博得人们好感,说谎者和接受谎言者有意无意形成一种共谋。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欺诈与说谎的手段也在不断翻新。在新技术与新手段面前,人们随时能发现匹诺曹的鼻子变长,但“狼来了”的谎言依然有人相信。
 
  也许人们最终能够完全解答为什么说谎这个问题,但是科技进步不可能、也没必要完全解决说谎问题。
 
  人类要认识自身,还有漫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