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六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巴音布鲁克

奎克腾格里为巴音布鲁克蒙古族信仰与文化象征的最高体现,意为“青天”。

巴音布鲁克pic
蒙古族逐水草生息,崇拜“腾格里”或“奎克腾格里”为代表的自然神。接受藏传佛教之后,格鲁派的天地观念及达观的处世态度被普遍接受,原有自然崇拜(包括后来的萨满教)与藏传佛教融为一体。婚丧大事、年节庆典以及祭敖包这样的仪式都有喇嘛参加。

  很多年前,由伊犁河谷经天山中道,我曾站在巴音布鲁克的西部边缘长久瞭望。那时候,巴音布鲁克的草深没
膝,有风吹过,你会看到草浪依风低伏,一直荡去天边。
 
  从巩乃斯林地以下,东抵巴伦台山谷,大约200多公里;南北贯穿的独(山子)——库(车)公路超过500公里,这样一片阔地,夏季被绿草覆盖,巴音布鲁克是被分列两旁的天山夹持的一片幅员广大的阔地。同时,跨越南北天山隔山相望,天山以南是塔里木盆地,天山以北是准格尔盆地。与两大盆地大片苍黄的基调不同,作为新疆最大的草原绿地,巴音布鲁克宛如一块儿绿翠嵌在中国西部的大片粗砺与怆凉之间让人匪夷所思:
 
  面貌一致的草原,一色的蒙古族土尔扈特部子孙,地理与人文高度统一。
 
  其实,还有另一种更为辽阔的背景呼应:
 
  塔里木盆地是古往今来丝绸之路的主要过往通道,有人将其更详尽地描述为集探险、朝圣和商贸诸功能为一体的大通道,通道连接的是数千年繁纭复杂的文明交汇;
 
  准格尔盆地由丝绸之路的天山北道与欧亚草原的东方大通道绕盆地南北边缘缓缓划过,阿勒泰的黄金最远曾抵达两河流域和阿拉伯湾;
 
  夹在上述两大通道网束中间的,是穿过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天山中道,两千年的“天马之路”和更久远延续至今的游牧大通道由西向东绵延近1500公里,其间已被发现的多处岩画,无不在表达远古人类对自然的礼赞、欢愉与膜拜。
 
  经两位好友介绍,我来到了巴音布鲁克传统说法的二乡——巴音郭楞乡,最终选择了奎克乌苏村。我所在人家的男主人公叫彭才,三个儿子都在家里随父亲放牧,接近蒙古族传统的一个核心大家庭。我到彭才家的时候,一家人住在春牧场,除不大的挤了三张床的一间土坯房,相距二三十步外,就是一架毡包。显然用的已有些年景了,毡包拼接起来的纯毛毡片尽是被雨雪经过多年浸湿流淌拉出的水纹,与如今“世界自然遗产——巴音布鲁克风景区”夏季遍野的化纤布蒙面的旅游毡包不是一回事。
 
  彭才和他的儿子们,每天早晨都会把数十匹马从四面栅门大开的草场吆进马棚或羊圈,抓好马备鞍,然后骑上马再去吆牛吆羊群。这时候,离不开的就是套马索。彭才和他的三个儿子都是高手,把马群吆起来,挥动套马索,
跑动中追着马群把套马索抛出去,奔跑中的马就会被猛然勒住,很难挣脱。我发现他们套马索的使用很普遍,套牦牛、黄牛,最夸张的就是抓一只羊,也会拎着套马索甩出去。
 
  我看了看彭才家的套马索。有大拇指粗,有高山专业登山索的硬度和韧性,使得一根大绳的索套儿基本固定,扔出去套住马的概率大为提高。这种绳索,十年前还不多见。一个真正的牧人,随手攥根牦牛毛绳,麻绳或哪怕一条用被包带,也能得心应手。带着套马索,说明在巴音布鲁克,出入的环境离不开畜群。同时,也是作为一个牧人一身本事的说明。无形中,套马索已是巴音布鲁克男人们的另一个身份证。
 
  不过,初入彭才家,尚有不少事让人费解。
 
  每日两餐或三餐,或者随意几片包尔茨克(用双面铁锅烤制的大饼)喝茶,第一碗茶或第一碗饭一定不是给客人的,而是给主人的,也论来客的身份和长幼,这与我通常熟悉的新疆其他草原民族不一样。我几次看了看彭才一家的表情,没有谁不舒服,唯有我一下不适应。实际上,经过漫长的战争年代,喝茶喝酒,蒙古人都在用这种方式表示对客人最大的敬意与诚意。自家尝试之后再奉献客人,即使有意外,客人也可无忧,由此形成传统。
 
  一般而言,彭才家每天、每餐的第一碗茶或饭,一定是给男主人的——彭才,是彭才家未置可否的本源与出发点。后来,我发现女主人才才每次茶饭的第一个对象不是彭才,而是二儿子才热。在彭才家的四个孩子中,为了哥哥、弟妹能够顺利上学,才热自小随父亲放羊,进城看一眼的机会都不多。每年牧场数季,转场或守着羊群风雪无阻,别人能离开,唯才热离不开半步。据说,在草原上,每一家差不多都会有才热这样一个孩子,为全家做出了怎么估量都不过分的牺牲。
巴音布鲁克pic巴音布鲁克草原辽阔,牧民尽可以随意调配草场,从三月到六月前,畜群会在春牧场接春羔,夏秋牧场持续不超过三个月,冬前牧场稍呆一个月,到了十月就会转往天山石林最深处的冬牧场。数次转场之中,路距长,行涉难度大,以前往冬牧场的转场最为艰苦。

巴音布鲁克pic
临近天山的巴音布鲁克,气候多变,到了十月大雪就会不期而遇,春牧场用的豪华毡包不再适用,牧民驻扎或转场就使用仅有十几根棍支撑的“角洛姆”——也就是简易野宿帐篷。转场时白天把“角洛姆”绑在驼垛子上,晚上支架起来就是一个家。

巴音布鲁克pic冬季的巴音布鲁克时常会有“风绞雪”这样的风暴驱动雪尘弥漫天地的天气,原本可以透视的旷野,被雪尘密集填塞,如若雪下得太深,牧民要在冬牧场一直留驻到五月,等待小羊降生并稍稍长成,才走向通往春牧场的路。

巴音布鲁克pic巴音布鲁克牧民套马索的使用很普遍,最常见的是象这样套马、套牦牛、黄牛,有时就是抓一只羊也将套马索甩出去。带着套马索,也是作为一个牧人一身本事的说明。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