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七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冰封下的奇幻世界

冰封大陆之下难得一见的生命奇观,呈现出企鹅、海豹和更多奇特生物繁荣生长的冰冷水域惊人的多彩与活力。

冰封下的奇幻世界pic
海羽星
冰下30米,一只海羽星舞动着它蕨类枝叶似的腕足捕捉食物碎片。它不是植物,而是动物(是海星的表亲),并且会游泳。摄影师劳伦 ·巴列斯塔潜至70米深处拍下了这些照片。
 

  清晨,当我们从东南极洲阿黛利海岸的法国科研基地迪蒙· 迪维尔站徒步抵达这里时,我们不得不先敲掉前一天凿出的洞口上新结的一层薄冰。这个洞径直穿透这块厚达三米的浮冰,洞口宽度刚好能容下一个人,洞的另一端就是大海。我们从没试过从这么小的洞口下潜。我第一个下水。
 
  我用双手、膝盖、脚踝和脚蹼推拉并举,才扭动着身躯穿过了冰洞。终于跳入大海时,我回头望去,看到一个可怕的情景——身后的洞口已经开始关闭。
 
  海冰的底部漂浮着一层厚厚的冰晶,我向下穿行的举动让它们动了起来,它们向洞口聚集,好像它是一个倒置的排水口。我把一只胳膊使劲伸入冰晶层,发现它有将近一米厚,我抓住安全绳,一厘米一厘米地将自己往上拉,但我的肩部卡住了。突然间,头顶遭到的一记猛击让我吓了一跳:我的潜水伙伴塞德里克·让蒂尔正试图将我挖出去,他的铲子击中了我的头骨。最终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拖出水面。今天的潜水结束了——但这只是32次中的一次。
 
  我是和另一位名叫文森特·米尼耶的摄影师一起受邀前来的,邀请我们的是电影导演吕克·雅克,2005年的《帝企鹅日记》让他大获成功,目前他正在拍摄续集。雅克拍摄帝企鹅,米尼耶给它们拍照片的时候,我的团队将对海冰之下的生命进行记录。冬季这里的海冰可扩张到海面上100公里之外的地方,但我是2015年10月来的,正值初春,36天的时间里海冰逐渐消融,退到距离海岸只有几公里的范围内,我们将穿过冰层,潜入70米深的海水中。
 
  此次的南极探险不同以往,我们的潜水深度,将超过此前任何人在南极洲海冰下的潜水深度——“艰难”将不足以描述此次面临的境况。
 
  我们在法国准备了两年。我把一张阿黛利海岸地图钉在墙上,在上面标出一系列不同深度的潜点,每个潜点与迪蒙·迪维尔站的距离都在10公里之内。我们与制造商一起找出传统潜水装备的缺点。水温将达到零下1.8℃。(咸水在淡水的冰点之下仍不结冰。)不穿干式潜水服我们不出十分钟就得丧命。有了升级版的装备,我们能在水下停留5个小时。
 
  每天的潜水准备工作差不多也得花费这么长时间。我们有时会从韦德尔氏海豹用牙齿挖出的冰洞下潜,但在那些没有可利用的海豹洞的地方,我们就只能用钻冰机自己钻洞。海豹需要换气时能顺着原路找回之前挖好的冰洞,我们最担心的则是在水中迷路,困在冰层下出不来。于是我们将一条黄色的荧光绳顺着洞口放下去,拉着这条绳子潜水,工作结束后再顺着绳子返回地面。
冰封下的奇幻世界pic
帝企鹅
帝企鹅前往公海寻找食物。它们上方的棕色团块是附着在海冰下方的微藻,春天开始产生光合作用。摄影师白天就扎营在这里的一块浮冰上。

冰封下的奇幻世界pic
皇冠水母
一只具有生物发光功能的皇冠水母体宽约36厘米,它漂浮在40米深的海水中,散发着微光,身后拖着数十条长着刺细胞的触手。这些以浮游生物为食的钟状生物受到光线直射就会丧命。


冰封下的奇幻世界pic一只几周大的幼年韦德尔氏海豹好奇心满满地游过来,留下了这张特写照片。曾在迪蒙·迪维尔站工作的海洋生物学家皮埃尔·舍瓦尔多纳说这可能是它第一次游泳。韦德尔氏海豹是地球上繁殖地最靠南的哺乳动物。
 
冰封下的奇幻世界pic
海鞘
橙色的海鞘将自己固定在60米深的海底,靠吸取海水捕获食物,它们看起来“非常简单,就像海绵”,舍瓦尔多纳说,“但其实进化程度很高”——它们是无脊椎动物,但幼体有脊髓。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