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八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卷首语:柴达木星球

位于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德令哈市西南的白公山,紧邻克鲁克湖和托素湖,因湖边山洞里有含金属元素较高的管状物,被人们称为“外星人遗址”,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旅游景点。

  “沿着青海省道305公路一路向西行驶。离开冷湖镇以后,150多公里的路上没有行人,路边没有房子,没有电线杆,更没有信号塔;天上没有飞鸟,地上没有动物,迎面没有车辆,路两旁是望不到尽头一片焦黄泛白的土地,看不到一根绿草,只有一条漆黑的公路,笔直地伸向天地混沌发黄的远方……司机全神贯注盯着乏味的道路,其他人都昏沉入睡,除了车轮压过地面均匀而单调的轰轰声,车里没有任何声音,一时间觉得四周一片荒寂,一种亘古的孤独与寂寥无可遏止地涌上心头、慢慢布满周身,如同置身于一个无人的星球之上……在看到一台抽油机之后,没有人迹的感觉陡然消失,但那种彻骨的荒凉与孤寂却深深地刻在脑海。”这段文字是编辑2011年在柴达木盆地采访的手记,他说柴达木盆地差不多就是一个“柴达木星球”,因为荒漠里的景观,会让每个到那里的人都有到了外星球的感觉。
 
  对于一个独特的地理单元来说,“柴达木星球”这样的称呼当然是不科学的,但对于行旅来说,这是形象而直接的感受。5月上旬,为制作“青海道”专题,我们的制作团队沿着柴达木盆地边缘走了一圈,他们说荒漠、雅丹、盐湖等各种景观没有根本改变,改变的是再也找不到那种无边的孤寂感。在荒原上,不时能看到电线杆、信号塔……有了人的痕迹、就能感到人类的存在。千百年来西去东来求法的、经商的人们,正是寻着前人的痕迹、甚至尸骨,知道有同类在这块荒漠上活动,才不至于孤独绝望,才开辟了一条条道路。
 
  本期杂志的主题是太空探索。人类大概在直立行走之后就开始仰望星空了,各古老民族都有自己关于星空的认识理论,虽然对天上的事一直探索不止,但只有现代科技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人类才真正进入外太空,回眸远望自己的星球。为什么一直仰望星空、又为什么花费巨大人力物力去探索太空?或许正是亘古孤独,才导致人类一直希望在地球之外找到同类。以至于今天,人们仍在孜孜不倦地进行太空探索。斯科特·凯利在国际空间站上绕地球飞行5440圈之后,向我们讲述长期太空旅行对身体和情绪的挑战,而在人类登月40多年之后,一项由谷歌公司提供2000万美金奖金的“登月X大奖”正在火热进行。也许,“一个能以适中旅费去往月球及以外空间的新时代”就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