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八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勇士营救

肯尼亚北部的桑布鲁人与象群比邻而居,如今,在保育机构的倡导下,他们还充当起救助大象的勇士。落难的小象得救后被送往保护区,在那里获得重生的机会。

勇士营救pic
饥饿的大象孤儿们的开饭时间到了。位于肯尼亚北部的的雷泰提大象保护区设立于2016年,这座避难所的工作人员都是当地的桑布鲁人,他们的目标是将营救的幼象放归野外。

  困境中幼象发出的呼救声,在远处听来和人类婴儿的哭声几乎无异。被这叫声吸引的年轻桑布鲁勇士,手持长矛朝着一片开阔的河床走来。在这里,他们发现了落难的大象幼崽,它被困在一口手工挖的井里,这样的人工井在山谷中星罗棋布。小象身体半边已没入泥水中,只能看见窄窄的背部,还有甩来甩去的鼻子。
 
  若在一年前,人们会把幼象拖出来以防水源被污染,然后把它留在那任其死去。但是如今村民们采取了不同的做法:他们用手机给10公里外的雷泰提大象保护区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坐下来等待救援。
 
  雷泰提大象保护区位于肯尼亚北部的荆棘灌木林地之中,这片狭长地带面积39.4万公顷,名为纳姆雅克野生动植物保护基金会,这里也是桑布鲁人祖居地的一部分,该机构由当地保护组织北方牧场基金会进行支持和指导,北方牧场与33个社区保护区一道,共同为促进地区安全、可持续发展和野生动植物保护而努力。这一区域生活着图尔卡纳人、伦戴尔人、博拉纳人、索马里人和桑布鲁人,这些族群曾为了土地和资源拼死而战。如今,他们一道为巩固族群以及保护大约6000头与他们共居此地的大象而努力,尽管有些时候,与大象比邻并非易事。
 
  几位桑布鲁勇士来到的这片河床看上去干涸又坚硬,而实际上地表之下就有水。大象可以嗅到水的味道,于是桑布鲁家庭在大象的挖掘痕迹指引下挖出窄井,就能得到清凉洁净、富含矿物质的生命之源。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水井,深度5米左右。旱季(2 月、3 月、9 月、10月) 里,桑布鲁人会把水井进一步挖深,干渴难耐的大象也会来水井喝水,有时就会失足落入井中。
 
  桑布鲁勇士等不多时,雷泰提的一支救援队就赶到了。带队的约瑟夫·隆格金和里姆兰德·莱蒙琼都是桑布鲁人。人们快速将水井侧壁挖开,把井口拓宽到两个人能够进去。救援人员把一条带子系在大象肚子下面,随后他们哼哧哼哧使劲把大象提了上来,让它重见天日。
 
  下一段等待更为漫长。人们盼望象群还会回到此地饮水,如此一来,小象就能跟母亲和家族团聚,重获安全。但是紧张焦虑的36小时过去了,象群显然是不会回来了。人们用毯子把幼象裹起来抬到车上,一路开往保护区。
 
  雷泰提大象孤儿院由当地桑布鲁人于2016年创立,国际保育协会、圣地亚哥动物园国际、英国塔斯克非洲野生动物保护慈善机构为其提供资金,肯尼亚野生动物管理局和北方牧场基金会对其持续支持。第一头获救的小象名叫苏扬,是2016年9月25日来到这里的。保护区的20多名大象饲养员都是桑布鲁人,如今照管着不足12头大象,他们希望能把这些大象全部放归野外。
 
  幼象刚抵达雷泰提保护区,负责为大象们准备食物的萨沙·桃乐西·洛韦库杜克就备好了一瓶两升的特殊配方奶。保护区的兽医隆格金为小象检查身体,并给所有伤口涂抹上抗生素药膏。人们决定以它遭遇不幸的那口井来为这头雌性小象命名,称它为“金雅”。
 
  在雷泰提保护区,令人心碎的事总是如影随形。与众多离开母象的幼崽一样,尽管人们将金雅奋力解救,它还是没能活下来。“金雅的死实在太令人伤心了,”莱蒙琼说,“我们都竭尽全力,希望给它重生的机会。”

勇士营救pic桑布鲁勇士在一口手工挖的水井里发现了这头被困的幼象。在这里,桑布鲁野生动物巡护员卡拉蒂亚·洛佩塔,和几名雷泰提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一同守护着这头两周大的幼象,期盼它的母亲和象群会回来找它。但是36小时过去了,
小象由于脱水越来越虚弱。于是,救援团队将它包裹起来,抬上卡车,然后送往保护区。这头被命名为金雅的小象,虽然得到了悉心的呵护,几周后还是死去了。

勇士营救pic
马修•穆廷达是一名来自肯尼亚野生动物协会的兽医。他俯身蹲在18个月大的“穆吉”身旁,这头小象获救后在镇静剂作用下还未醒来。它的母亲在和人类的冲突中被射杀。穆吉被空运到保护区附近的一条飞机跑道上,然后运回了雷泰提保护区。

勇士营救pic迈克•莱亚尔卡伸手接过一瓶配方奶,莱尚戈罗把一瓶奶喂进饥饿的小象嘴里。

勇士营救pic
炎热的日子里滚个泥土澡最为惬意。泥土的保护层既是防晒霜,也是驱虫剂,可以保护大象敏感的皮肤。

勇士营救pic莱尚戈罗温柔地抚摸着大象孤儿波克特。她经验丰富,2016年雷泰提保护区设立前,她已经照顾过5头幼象并将它们放归野外。莱尚戈罗自己也是一位母亲,她把这些幼象宝宝视作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