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九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瘾字当头

上瘾令人养成具有自毁倾向的恶习,了解这种渴求,探索如何通过科学与之斗争。

瘾字当头pic
瘾癖拦截大脑的神经传导路径。科学家向把成瘾视为道德败坏的传统观念发起挑战,并研究可将千万人从渴求、放纵、断瘾的恶性循环中解脱出来的疗法。杨娜·雷纳二十年前因工伤服用处方镇痛药而开始对海洛因上瘾。去年,她露宿在西雅图一条高速路下方无家可归者的营地上。

 
  当帕特里克·佩罗蒂的母亲告诉他有位医生用电磁波治疗毒瘾时,他报以轻蔑的嘲笑。“我当时以为那是个骗子。”他说。38岁的佩罗蒂生活在意大利的热那亚市。作为热衷聚会的富家子弟,17岁时他就开始用鼻子吸入可卡因。这种放纵逐渐发展成每日必需,最后演变为不顾一切的冲动。他恋爱生子,开了餐馆。但在毒瘾的重压之下,家庭和生意最终瓦解。
 
  佩罗蒂到康复中心戒毒三个月,但离开后的36小时内就故态复萌。又在另一个戒毒项目里度过八个月后,他回家当天就会见毒贩子,过了把瘾。“我开始狂吸可卡因,”他说,“变得惶恐不安、极度执迷、疯疯癫癫。找不到任何方式停止。”
 
  当母亲逼着他致电医生时,他屈服了。他了解到自己只需像看牙时一样坐在椅子上,让医生路易吉·加林贝蒂将一台仪器靠近他的头部左侧,理论上将抑制他对可卡因的渴求。“已经到了要么看加林贝蒂,要么跳崖的程度了。”他回忆道。
 
  戴眼镜的白发医生加林贝蒂是精神病和毒理专家,他在帕多瓦市开了间诊所,治疗上瘾症已有三十年。他尝试这种名为“经颅磁刺激(TMS)”的技术的决定,缘于瘾癖研究的突飞猛进,以及对传统治疗方式的失望。
 
  药物可以助人戒酒、戒烟或戒毒,但复发十分普遍,而抑制可卡因这种兴奋剂所产生毒瘾的有效药方还不存在。“治疗这类病人极其困难。”他说。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统计,世界上每年死于吸毒过量和毒品相关疾病(例如艾滋病)的人数超过20万,而死于酗酒和吸烟的人还要多得多。全球烟民超过十亿。烟草与前五大致死病因有牵连:心脏病、中风、呼吸道感染、慢性阻塞性肺病以及肺癌。全世界每20名成人中几乎就有一人有酒瘾。而至于赌瘾以及其他陆续被认定为瘾癖的强迫性行为还无人统计。
 
  在美国,阿片类药物成瘾的流行不断恶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报道,2015年的新纪录是33091例服用阿片类过量导致的死亡,包括处方止痛药和海洛因——比仅仅一年前创下的纪录还高出16%。针对这一危机,2016年11月,美国首次由卫生局长发表一份关于瘾癖的报告。报告总结称,2100万美国人有毒瘾或酒瘾,比癌症患者还普遍。
 
  科学家花了数十年时间钻研嗑药上瘾的实验动物的大脑,以及扫描人类志愿者的头部,为瘾癖如何干扰通向欲望、习惯促成、快感、学习、调节情绪以及认知的路径和操作描绘了详尽的图解。瘾癖以数百种方式改变大脑组织构造、化学成分以及细胞间发射信号的方式,包括分子级别的学习机制——神经元之间的突触传达信息的方式。通过利用大脑非凡的可塑性,瘾癖可以改造神经回路,将可卡因、海洛因或杜松子酒设为最高价值,牺牲健康、事业、家庭以及生命等其他利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瘾是一种病态的学习过程。”美国药物滥用研究所的神经专家安东内洛·邦奇说。
 
瘾字当头pic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临床神经科学家安娜·罗丝·奇尔德雷斯通过分析可卡因戒毒者的脑部扫描图,研究下意识的毒品暗示是如何刺激大脑的奖赏系统,促使毒瘾复发的。当她向患者展示一些图片——例如左边屏幕上的可卡因照片——每幅仅33毫秒时,他们的奖赏回路就受到了激发。她致力于寻找排除这种激活反应的药物,让人们不会成为“隐形”扳机的受害者。

瘾字当头pic斩断枷锁
在数次治疗后反复重拾恶习的严重可卡因上瘾者帕特里克·佩罗蒂,终于在意大利帕多瓦市的一间诊所里接受了试验性疗法——对前额叶皮质施加电磁脉冲。疗效甚佳。医生路易吉·加林贝蒂为其他患者进行经颅磁刺激时也取得了类似效果。他和同事打算启动大规模试用。现在这一技术正由世界各地的学者在其他种类的上瘾症上进行测试。

瘾字当头pic
游戏的魔掌
在首尔,电子竞技场和游戏厅收取约每小时一美元的费用,一些场地通宵营业。在韩国推广价格低廉的超高网速后,一些人沉迷游戏、自毁人生的举动暴露无遗。现在,政府出钱提供治疗。美国精神医学学会还未将强迫性游戏沉迷认定为瘾癖,但把网络游戏障碍列入有待进一步研究的名单。


瘾字当头pic
游戏的魔掌
在首尔,电子竞技场和游戏厅收取约每小时一美元的费用,一些场地通宵营业。在韩国推广价格低廉的超高网速后,一些人沉迷游戏、自毁人生的举动暴露无遗。现在,政府出钱提供治疗。美国精神医学学会还未将强迫性游戏沉迷认定为瘾癖,但把网络游戏障碍列入有待进一步研究的名单。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