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九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海洋的守护者

随着全球鱼类数量的急剧减少,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的一些社区开始限制捕捞,以达到确保鱼类产量、推动旅游业发展同时保持一种生活方式的目的。

海洋的守护者pic一名游客在圣伊格纳西奥湖从船上将手伸入水中,希望能触摸到时常来海湾交配并抚育后代的众多灰鲸中的一只。渔民曾经很惧怕它们,如今这种出奇友好的动物已经成了当地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
 

  距离日出还有半个小时,浓墨般的海水拍打着沙滩。十几个渔民正懒散地坐在彭塔阿部瑞欧荷斯的船主办公室
里,一边大笑一边谈论着他们将在当晚举办的派对。
 
  这座位于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半岛中部的小村庄里弥漫着过节似的气氛,人们盼这天已经盼了一整年——鲍鱼季开始了。实际上早在四个月前鲍鱼季就到了,但彭塔阿部瑞欧荷斯遵守着一项不同寻常的自我禁令。按照政府规定1月份就可以开始捕捞鲍鱼了,但这个社区却宁愿等到4月,当鲍鱼长得更大时才开始捕捞。
 
  我和三位五十来岁的渔民一起向太平洋进发,他们从少年时就在一起干活了。“马”发动引擎,“鼹鼠”负责把鲍鱼拖上船,自然的,“鱼”是潜水员。
 
  “鱼”一路情绪高昂——他刚从加州的圆石滩回来,他在那儿玩冲浪,打高尔夫球。他穿上崭新的潜水衣。到达捕捞地点前,“马”将船停在一片聚满鲍鱼的礁石上方。“这些是绿鲍。”“鼹鼠”说,“得再过一个月才能捞。”
 
  又开了几公里后,“鱼”跃入水中。不出两小时他就带着微笑和一整袋健康的鲍鱼回到船上。在墨西哥大多数渔业城市,和他们一样的人靠着从资源耗尽的海水里捕捞少许渔获勉强维生。是什么让这些人如此乐观?他们怎么能买得起新工具,能在精英高尔夫球场度假?
 
  城里的渔会成立于1948年,多年来都像其他渔会一样经营——尽可能多地从大海中捕捞。但20世纪70年代,几次让人失望的捕捞后,渔民们决定尝试些新方法。他们要对龙虾(接着是鲍鱼)做长远打算,而不是只看眼前的利润。
 
  如今,阿部瑞欧荷斯和几个理念相同的下加利福尼亚社区用同样的策略捕捞着墨西哥90%的鲍鱼。阿部瑞欧荷斯的房子是新刷的。城里有一支棒球队和一支冲浪队。龙虾和鲍鱼在一家现代化加工厂罐装后直接销往亚洲,赚取最大的利润。这里的水域有雷达、船只和飞机监管。退休渔民能够领取养老金。
 
  他们获得的成功在67岁的萨卡里亚斯·苏尼加身上得到了最清楚的体现。他的父亲参与了渔会的建立,但仍旧要为每天的渔获操劳。苏尼加在罐头厂担任车间工人。得益于渔会提供的大学奖学金,他的儿子现在成了一位计算机科学教授。
 
  “我们都干活,同时我们也都是老板。”他说。
 
  纵观全球,鱼类的数量正急剧下降,金枪鱼、海龟和石斑鱼持续不断地减少。然而,在墨西哥西北部,一些社区已经在着手保护他们的水下资源。这些微型保护区是由社区直接创建或是在社区支持下建立的,许多环保人士将其视作有效环保的关键。他们的做法为全世界的渔业社区提供了范本。

海洋的守护者pic一位自由潜水者与一群六带鲹在普尔莫角附近的加利福尼亚湾水域畅游。自从海湾唯一的珊瑚礁成了一片禁渔区,这里的生物量增长了两三倍。

海洋的守护者pic一只大白鲨在距离下加利福尼亚海岸260公里的瓜达卢佩岛生物圈保护区中游曳。作为世界上仅有的两处有大白鲨聚集的清澈海域之一,它吸引着具有冒险精神的潜水者纷纷前往。下加利福尼亚的生态旅游为墨西哥带来了亿万美元的收入。

海洋的守护者pic奥克塔维奥·阿布尔托在加利福尼亚湾的圣灵岛附近潜水。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正在研究为何有些保护区取得了成功有些却失败了。他发现秘密就存在于周边的社区当中。“要让人们开始产生自豪感。”他说,“这是生态恢复的保障。”
PHOTOGRAPHIC COVERAGE FOR THIS STORY WAS SUPPORTED BY THE SAVE OUR SEAS FOUNDATION.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