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十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中国水问题

城市化过程中的人水争地导致河湖水面减少、环境恶化和暴雨内涝灾害加剧。

中国水问题pic四川省阿坝县曼扎塘湿地自然保护区的水下世界生机盎然,作为黄河水系源头涵养地,与若尔盖、红原国家级湿地保护区连成一片,拥有十分完整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摄影:陈新宇
 

  从我进入大学水利系开始关心水利建设,毕业后专注于中国河湖水系的治理,到处奔波,至今已近60年。现在放慢脚步回头看,却发现童年时代给我留下许多美好记忆的家乡河湖早已难寻踪迹,幸存的一些河湖也昨是今非,难以相认。我出生在辽宁省沈阳市,小学就读于一经路小学,靠近沈阳市政府,往北就是一条小河,经常与小伙伴到河里去玩耍;初中就读于沈阳七中,位于城南,学校西侧有个浅水小湖,湖水清澈,苇草丛生,也是回归自然的好去处。不幸的是,这些河湖早已消失。
 
  据2016年统计,我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57.35%,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一个突出问题是人水争地,为了获取城市建设用地,大量填埋河湖。北京市在1950年代有名字的河湖有200多个,目前仅存50多个。城市河湖水面减少导致城市生态环境恶化和城市暴雨内涝灾害的不断加剧,这是城市发展规划的最大失误。
 
  有水则灵,城市河湖是城市的宝贵资源,它可以给城市提供多样的服务功能:生产功能如提供各类水产品;资源功能如供水、发电、航运;调节功能如改善气候、调蓄洪水;文化功能如景观、休闲娱乐、旅游;以及改善人居环境等功能。遗憾的是,很多城市在快速的发展过程中忽略了对河湖保护,过度开发,缺少严格的保护措施,使其被绑架、被奴役、被强暴、被扼杀,各类服务功能丧失,甚至成为城市的伤疤。
 
  长期以来,城市河湖在人类活动的严重干扰和胁迫下,出现了种种问题,概括起来有“水多、水少、水脏、水浑、水丑、水呆、水死”等七大水问题。
 
  “水多”是指城市洪涝灾害日趋严重。伴随城市的不断扩大,地表的铺装和硬化使得城区范围内不透水面积增加,透水面积减少,地表产流系数增大,汇入河道内的雨洪流量增加。加上城市热岛效应导致的城市降雨频率和降雨强度加大,以及城市地面沉降等多种原因,导致城市暴雨洪涝灾害在不断加剧。进入21世纪以来,“城市看海”的洪涝灾害连年不断。如北京市2012年7月21日暴雨造成严重内涝灾害,导致79人死亡。
 
  “水少”是指城市河湖源流不足,造成河湖萎缩和断流。由于对河湖水资源的过度开发利用,以及上游地区的拦蓄,城市河湖的源流减少,特别是北方城市的河流,常出现干涸断流现象。河湖萎缩和断流会造成河湖水生态系统的崩溃,也严重影响城市景观和人居环境。因此,通过上游拦蓄工程的合理调度、开源节流、雨水拦截利用、中水回用等措施,保障城市河湖的生态用水成为非常迫切的任务。
 
  “水脏”是指河湖污染造成水质恶化,导致河湖服务功能降低或丧失。按照国家水功能区划标准(GB50594-2010),各类不同水功能区对水质也有相应不同的要求:Ⅰ类水主要适用于源头水、国家自然保护区;Ⅱ类水主要适用于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一级保护区、珍稀水生生物栖息地、鱼虾类产卵场、仔稚幼鱼的索饵场等;Ⅲ类水主要适用于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二级保护区、鱼虾类越冬场、洄游通道、水产养殖区等渔业水域及游泳区;Ⅳ类水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Ⅴ类水主要适用于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而我国河流的污染非常严重,全国主要流域的I~III类水质断面占64.2%,劣Ⅴ类(污染程度超过V类的水)占17.2%,城市河湖的水质普遍较差。截至2017年,全国各省共认定城市黑臭水体2100个。这些黑臭水体不仅服务功能全部丧失,而且成为城市污染源,造成地下水和周边空气的污染。

中国水问题pic一座烟囱林立的钢铁冶炼厂就建在长江支流边上,对河流的水质、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的威胁。供图:吴文庚/视觉中国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