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17年第十一期

开启

亲,没有更多了

珠海 未来之城

在新一轮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格局中,珠海优势渐显,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珠海 未来之城pic位于野狸岛上的珠海大剧院造型独特,亮丽剔透,是著名景观大道情侣路上引人瞩目的风景线。“贝生于珠,珠生于海”,2017年正式对外开放的大剧院成为这座海滨城市的新文化地标。
 

  没到过情侣路就等于没到过珠海,而情侣路给人的感觉是珠海常年放假,人们都在恋爱。从香洲经吉大到毗邻澳门的拱北海关,左手是白茫茫的伶仃洋,右手是绿油油的花草树木,绵延28公里,移步换景,每一片海湾都有不一样的眼福:海面上漂浮着两个形制宏伟、通体洁白的 “扇贝”,那是刚落成不久的珠海大剧院,昵称“日月贝”;身姿婀娜,高擎宝珠矗立在海中巨岩上的珠海渔女石雕,是珠海特区最“古典”的象征;地中海式灯塔在海中亭亭玉立;即将通车的港珠澳大桥无畏地冲向海洋尽头,甩个大弯儿消失在云雾里……
 
  在情侣路上,珠海人的优雅和散漫尽显无遗,遛弯的,跑步的,骑行的,双双对对卿卿我我的……珠海的交通礼仪名冠全国,当路人站在路口左盼右顾,飞驰的汽车已用一个煞车告诉你,行人优先,情侣路是用来走的。
 
  不要说漫天风沙中的北方人,就连同处珠三角的广州人、深圳人来到情侣路,也会不由自主地松口气,慢下来,就像熬夜加班的职场人,到家之后一头陷入枕席之中。
 
  盘点一下中国城市主干道的命名就能感觉到,情侣路是个异类。这条路始建于1992年,其时政治挂帅的氛围早已淡漠,“想致富,先修路”的口号深入人心,然而情侣路的初心既无关政治又无关财富,而是看景儿。珠海荣升特区之后需要一个代表性的城市景观,1982年,珠海渔女雕像在海岸礁石群中矗立起来,然而沿海都是怪石嶙峋的滩涂,情侣们想去看看象征着爱情的渔女都要冒着石头扎脚的风险,因此情侣路得以立项,多年过去了,其作为景观大道的功能不仅没有淡化,反而越来越强化。
 
  自然之力大于人工雕琢,珠海历来如此。
 
  古代的珠海绝非“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本地见诸史册大多由于战乱。文天祥感天动地的《过零丁洋》一诗就在珠海海域草就;如今繁华的CBD——珠海十字门是崖山之战的序幕十字门海战发生的地方。资格最老的珠海世居家族,历史大多可以追溯到蒙元南下,南宋覆亡那段。其中最显赫者当属珠海最西部的斗门区南门村赵氏家族,祖祠菉猗堂中赫然陈列着两宋皇帝造像,周遭农人都是皇室贵胄。
 
  近现代,骑马犯边的牧人消停了,洋人又乘船从海上袭来,葡萄牙人占领澳门之后,珠海就成了海防前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前,淇澳岛居民就曾和英美鸦片贩子交手并战而胜之,赢得赔款白银三千两,造了白石街。
 
  西风东渐,珠海人成为最早与国际接轨的中国人,中国第一个留学生容闳,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唐绍仪,清华大学第一任校长唐国安……珠海历史名人中,最具传奇色彩者当属陈芳。美国两大文豪,马克·吐温和杰克·伦敦
都曾为他做传;美国建国200周年评选百位最有影响的外籍人士,陈芳名列其中。1849年,24岁的陈芳随叔父到檀香山经商,很快发了洋财,娶公主做驸马,既是夏威夷王国16位议员之一,又任清朝政府驻夏威夷王国第一任领事之职,在夏威夷政商两界权倾一时。在清朝国运颓靡之时,陈芳以一己之力,在海外为华人打出一片天下。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别的种植园主纷纷破产,他却控制了美国北方蔗糖市场。晚年的陈芳遭遇美国排华,回到珠海并得以善终。

珠海 未来之城pic陈芳花园旧址内的梅溪牌坊为光绪帝表彰清政府驻夏威夷领事陈芳及其父母等人造福桑梓赐建。清末民初,珠海得风气之先,首个留学生容闳、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唐绍仪、清华大学第一任校长唐国安等皆出于此地。

珠海 未来之城pic珠海西部海滨的海泉湾度假区加勒比水世界内,游客在人造的碧海银滩中嬉戏。凭借独有的海洋温泉资源,海泉湾是珠海最早开发的休闲产业项目之一,并由此带动了所在平沙镇的区域发展。


珠海 未来之城pic正在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港珠澳大桥全长55公里,是集桥、岛、隧道为一体的超大型跨海通道,工程历时八年,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工程史多项世界之最。

珠海 未来之城pic

珠海湾仔海鲜市场集市场和酒楼一体,是珠海最具人气的海鲜胜地。这里临近横琴岛,横琴蚝曾是食客必点的地道食材,但随着横琴新区的设立与建设,横琴将成为珠海未来最具潜力的金融中心和创新区。

珠海 未来之城pic

巨型蓝色鲸鲨雕像是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的标志性雕塑,也是游客的拍照对象或集合地。凭借优越的气候、粤港澳区位优势及横琴区的未来潜力,长隆国际海洋度假区的入驻将引领珠海向焦点旅游城市转化。

 
陈一鸣曾为本刊撰写过《河西天马考》《文化中国结》等专题报道;摄影师张飞宇为2014年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赛区地方类一等奖获得者,这是他第一次为本刊拍摄专题。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7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