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已注册用户可直接登录

headlog
食林秘史之千户苗寨稻花鱼
  • 内容来源:本站原创
  • 网站编辑:kate
  • 发布时间:2014.07.24
撰文:董金超
摄影:董金超、陈建
 
 
  来到黔东南,最心动的美食当然是这里的酸汤鱼火锅。在寻找不同口味的酸汤鱼火锅的过程中,我们却有了意外的收获——稻花鱼。
 
食林秘史之千户苗寨稻花鱼
  第一次吃酸汤鱼火锅,是的士司机的推荐。我们来到了凯里最有名的火锅店——快活林。店面布置和装修的风格都是一派最炫苗族风,黑瓦黄墙的门面,红色雕花的窗门,回廊上挂满金黄色的玉米,店员们也都统一穿着苗族服饰。此情此景,让我们这些外地人一见倾心。
  酸汤鱼火锅的地道之处首先体现在酸汤的制作。苗族世世代代都有吃酸的习惯,在这里,几乎每家每户都备有一坛酸汤,各家酸汤口味稍有不同,酿造的工艺也有所不同。一般制作的酸汤,差不多两天就能起缸,用大米在锅内熬制,待水沸腾后,把米沥出,米汤倒入缸中,加上自家独有的秘制酸汤底料,搅匀,呈现出豆浆般的颜色。两天后发酵,待沉淀物沉于缸底,酸汤就可以了。
  下鱼之前,在锅底放上一些豆芽,以提汤味,再佐以花椒和木姜子,这是酸汤鱼非常重要的两道材料,极具风味;之后放入西红柿、鱼香菜和葱等等,放鱼下去,大火烹煮五分钟,就可以吃了。酸辣口味,既开胃,又过瘾。鱼肉吃一半,就用这汤锅涮青菜、煮豆腐,加上一桌地道的小菜,让我们吃得不亦乐乎。

食林秘史之千户苗寨稻花鱼
  我们的目的地是西江,距凯市区里只有短短三十几公里的路程。一出市区,一栋栋木结构的苗族房屋就开始出现在山上沟谷之中,越往前走,寨子越多,规模也越大,仿佛是为此行前来故做作铺垫的。到了西江,转过一个山坡,看到千户苗寨的第一眼,我们还是被这样规模庞大的聚落惊呆了。苗寨依靠两侧山坡一直从山脚盖到山头,接天连地,气势恢宏,整片整片在阴雨中浸泡得发黑的木结构屋子。山谷中央,白水河潺潺流过,沿河道路两侧,是一些商铺和外地人开的小酒吧。避开了旅游旺季,西江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时间倒流一些,这里一定是一片世外桃源。
  这片地区被关注之前,人们生活也是相当贫寒。许多许多年前,此地有一个小孩子,抗战时父亲被抓了壮丁,生活败落,母亲便带着他四处乞讨,由于生活普遍艰难,常常食不果腹,最后不得已,母亲将小小年纪的他送给一个大户人家做帮工,自己另谋生路去了。一别经年。多年后,小孩子读了书,考了当地的一所师范,做了一名小学老师,这份工作,一干就是一辈子。退休后,李老师跟大儿子一起,将家里山头上的房子扩建了,开了一家家庭旅馆。
 
食林秘史之千户苗寨稻花鱼
  瞧着正好到了午饭的点,李老师问我们是要出去吃还是“在家里吃”,我们表示想吃酸汤鱼火锅。“家里都是现成的,什么都有,你们要吃我就马上去给你们弄。”火炉上载上酸汤,放进毛蜡辣果(野生西红柿)和鲤鱼,厨房里叮叮当当忙活一阵,一桌菜就齐了:腊肉、炒猪肝、炒苦瓜、青椒炒肉丝,还有当中一锅被炉火顶得咕噜咕噜直冒热气的酸汤鱼,最后少不了还得添三碗“8+1茶”。李老师不说喝酒,只说喝茶,第一盅浇在地上,先敬了祖先,就跟我们吃喝起来。听说苗寨米酒后劲厉害,我们也不敢多喝,只顾使劲吃鱼吃肉,面前的大火炉将湿冷的空气烘得干燥而温暖,吃得我们倍感温馨。这是第二顿酸汤鱼,充满了地道的农家味。
 
食林秘史之千户苗寨稻花鱼
  李老师答应我们,等儿子回家,要给我们捉几尾活鱼做一次地道的酸汤鱼。第二天下午睡过午觉,李大哥就拿了捕鱼用的去了底部的竹筐,一个小竹篓,两双长筒胶鞋,带我们去他家后山上的稻田里捉鱼。
  山路十八弯,往后山去的是一条一尺宽的被人踩出来的小路,两边都是丛草,草叶上的雨水打湿我们的鞋子和裤脚。一块块形状各异的水田散落在山坳中,水稻早已收割完毕,留下根部在田里。这里家家户户都养一点鱼在水田里,可以时不时捞几条出来吃。
 
食林秘史之千户苗寨稻花鱼
  后山景色同样非常秀美,绿树青山被梯田妆点,细雨中云雾缭绕,一派阒寂,仿若仙境。时不时还有一棵柿子树,掉光了叶子,枝条上挂满红彤彤的柿子,十分夺目。雨水从山上汇流下来。一路攀爬了约摸20分钟,终于走到李老师家的水田。李大哥穿上跟双腿一样长的雨靴,拿起竹筐,就下到田里去了。
  捉鱼这活儿一定要眼明手快,看到哪里有鱼的影子,一把罩下去,把鱼圈在这小小的范围里,就可以伸手进去活捉。捉到的鱼就扔进竹篓里,没一会儿功工夫,四4条肥硕的鲤鱼就把竹篓装满了。据李大哥说,这田里的鲤鱼都是自己繁育、吃着稻花跟田里的小昆虫长大的,所以鱼肉格外细腻。而这个季节的鲤鱼正是鱼籽肥硕的时节,捞上来的鲤鱼都挺着胖胖的大肚子。若我们来早一些,鲤鱼还不够肥,若再晚一些来,则鲤鱼到了产卵季节又不好吃了,所以说,我们这次过来的正是时候!
 
食林秘史之千户苗寨稻花鱼
  苗家人管这种田里长大的鲤鱼叫“稻花鱼”,这种鱼在吃的时候只需取出鱼胆,不掏内脏,不去鳞,酸汤调配好,直接下锅。在厨房里看着李大哥亲自下厨,大火烧起来,锅里浇上油,大把辣子放进去爆炒,腌制好的毛辣果倒进去半坛,酸辣的香味直接引得我们口水直流。
  我们在露台上等菜做好,傍晚的苗寨雾气聚集,各处炊烟升腾,又仿佛置身幻境。远处突然升腾起焰火,不断照亮逐渐暗淡的一角天空。酸汤鱼、蘸水、涮菜准备得一应俱全,我们围坐在火炉前开怀大吃起来,这场景真像是一家人的聚餐。
  这是我们的第三顿酸汤鱼火锅,是用纯正的“稻花鱼”制作的酸汤鱼火锅。这种原汁原味、细腻酸爽的感觉,可遇而不可求,酒足饭饱,幸福感满满溢出。这恐怕是吃货们最渴望的境界了。
本文内容为国家地理中文网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